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78|回复: 21

北中版主的学养逻辑

[复制链接]

31

主题

125

帖子

92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277
发表于 2016-2-14 07:3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ize=12.17391300201416px]北中版主的学养逻辑。 (2016-02-11 06:57:57)[编辑][url=][删除][/url][url=]转载[/url]

[size=12.17391300201416px]

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

《庚辰本》第75回有批:“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
有人以此批为据,肯定乾隆朝著书论,否定康熙朝著书论。我认为,其说不成立。理由如次:

1、曲沐等先生认为《庚辰本》是伪本。存疑。
2、有人认为此批有可能是为迎合胡适口味而伪造。存疑。
3、即便1、2两说是多虑,就作为证据的可靠性而言,脂批比《红楼梦》也要低一等。
4、“对清”并不等于刚写出来,不能排除康熙朝著书乾隆朝“对清”之可能。
5、按新红学家的说法,《庚辰本》是1760本,而乾隆二十一年是丙子、1756,1756怎么对清1760本?只有一个可能,《庚辰本》是1700本。(此说取自网名“科学红学”所论,特此说明者,不敢掠人之美也)


《红楼梦》84万字,很复杂的,不能根据“珐琅”、“对清”、“今儿个”之类,仅凭一小点而定整部之成书年代,只能根据《红楼梦》主体确定成书年代。即以故宫言之,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建筑群,故系明代所建,但却未必就不能找出一颗民国的钉子,如果找到了,能说是民国所建吗?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以上引自自詡"读懂红楼仅几人"的红学权威发言。



宫有民国钉,一定是民国人钉上去,谁都不会说故宫乃民国建。没有可比性的话,别说了!


珐琅这颗钉,一定是康熙五十五年后'钉"上去的,并且都钉在所有已发现的版本上。否定它,即是说,你的康熙成书说所依据的全为乾隆后的伪书证拿着假证,还研究什么?


不讲逻辑,无视实证,却言之凿凿,捕风捉影的"隐喻",都成了作者肚内的虫,最清楚作者想说什么,歇歇,别再浪费读者生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1

主题

1911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5335
发表于 2016-2-14 09: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专业的知识不论,红楼名之曰楼,逻辑当自严谨,不然,成危楼矣!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发表于 2016-2-14 12: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庚辰: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以己卯本为底本参考梦稿本重抄]对清[后十回]。缺中秋诗,俟“雪芹”——
  □□□开夜宴,发悲音。□□□赏中秋,得佳谶】
(按:P1831。庚辰本第七十八回“祥”字抄袭自己卯本,缺一笔。藏笔是一种书法艺术,并非避讳。庚辰本“祥”字缺笔现象证明:庚辰本第七十八回特别是其中的《芙蓉女儿诔》部分对己卯本的抄录因这部分文字比较繁难并没有采取听抄的方式,而是改用了视抄方式。前七十回部分,两本款式一致的为视抄,不一致的为听抄。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中,“隆”字是个异体字,它与庚辰本第七十八回正文中的异体“隆”字笔迹一致而与前七十回康熙时期庚辰本原版中的非异体“隆”字不一致,故知所谓【对清】就是对清庚辰本后十回,是后十回重抄、补抄对清。康熙庚辰本十回一个【定本】,该版本传播到乾隆中期,最后一个定本可能遗失了故进行了重抄。【对清】与己卯本(脂批)、梦稿本(正文)相关。庚辰本第七十五回中的“专洑上水”作“专没上水”,与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亲笔的梦稿本一致。对清之时,梦稿本已经抄出了前八十回。
所缺中秋诗为“乘槎访帝孙。虚盈轮莫定”两句的一节文字。就像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书未成】是指原稿第二十二回下半回书未成一样,乾隆中期补抄的庚辰本后十回之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中的【缺中秋诗】也仅仅是指缺两句中秋诗,诸版本在此有异文或脱文。
解经以理,校字如仇。曹寅藏书《书史纪原》上钤“楝亭曹氏藏书”印章是曹寅藏书章,但卷末“雪芹校字”题记则是“日照丁氏绂臣京华所得”的丁麟年(1870-1930)之兄丁守存(1812—1883)手迹。“雪芹”因《红楼梦》小说中“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之“增删”(被理解为“修改”)而来,意思是校字者或像曹雪芹一样的校字者,乃丁守存典雅语体马甲,并非曹家“雪芹”落款。
“甲戌”本收藏者刘铨福的后人刘博琴先生处至今还收藏有一方“雪芹”印章,乃赝品。“甲戌”是辗转多人才到刘铨福手中的,“雪芹”也不过是续书人的一个续书性绰号而已。2009年,上海嘉泰拍卖有限公司于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拍卖了一部康熙四十五年曹寅在扬州使院刊刻的《法书考》,书中钤有“曹霑私印(白)”“芹圃(朱)”“时于此种后少佳趣(朱)”“楝亭藏书(朱)”“甲子丙寅韩德钧夫妇两度携书避难记(白)”多方印章和收藏者的题识,乃赝品标记,“楝亭藏书(朱)”与“楝亭曹氏藏书”真钤不合。
FROM基于原书(【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APPE追加内在续书(【[后文]“《十二钗》”之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曰 “后因曹雪芹”(楔子正文中的“雪芹”乃动宾短语意为昭传“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的“几个异样女子”,“曹”意为曹衣乃是与吴带相对而言的绘画术语,人格化的“吴玉峰”“曹雪芹”皆无款非人),此是康熙时期事;FROM基于原著(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APPE追加外在续书(百二十回《红楼梦》后四十回,梦稿本),曰“果然有个悼红轩曹雪芹先生”,此是乾隆中期事。康、乾因“因”、“果”而有天壤之别:原著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弱无定性强,外在续书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强无定性弱。
第七十五回属于【庚辰秋月定本】。若庚辰是指乾隆庚辰1760年,则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对清时,无论庚辰本是对清的对象还是对清的工具(甚或两者皆不是),作为记录的载体——庚辰本都还没有出世呢。故知:【庚辰秋月定本】之庚辰只可能是康熙庚辰1700年,而不可能是乾隆庚辰1760年。此可一步到位鉴定庚辰本成书且成本于康熙时期。因此,正文和脂批中不可能有一星半点的涉雍涉乾内容。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不仅将康、乾区别了开来,也将二者联系了起来。它既解决了版本成本时间问题,也解决了原版版本传播学问题。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在曹家作封闭传播。这个封闭传播期有四十多年,若超过六十年,我们须另寻其他办法来确定庚辰本的成本时间。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五月初七日”如此细致的时间只能是现在时(与表将来的“俟”字搭配),不可能是过去时或过去完成时。【俟】字决定了【对清】是一般现在时,【对清】是一般现在时决定了【庚辰】本是康熙庚辰本。庚辰本后十回的重抄对清是乾隆年间(1756年附近)对康熙年间(1700年附近)版本进行修复的行为,故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是续书人续书起点时间标记,而非原著版本制作终点时间标记。
七十九回《石头记》中中药方剂名称全部出自康熙时期及之前。而续书中第八十三回则出现了只有徐大椿(1693~1771)《医略六书》才开始有的“(加减)黑逍遥(散)”(本方乃《局方》逍遥散加熟地或生地而成),此可证明《红楼梦》后四十回不可能作于康熙时期。续书并非是原著的一部分,两者不是“一个整体”。黑逍遥又见《四明医案》,清•高鼓峰撰,刊于1725年。作者长期行医浙中,治病多效验。本书仅辑录生平所治疑难病证28例,颇多独到的临床见解。本书收入《医宗己任篇》。《医宗己任篇》系集高鼓峰之《四明心法》、《四明医案》、吕用晦之《东庄医案》及董废翁之《西塘感证》四种而成。因此《医宗己任篇》必作于乾隆时期。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中的时间【乾隆二十一年】即1756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敏感时点。如果这个时间过迟,迟于乾隆庚辰1760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庚辰本(前七十回)成本于康熙时期(所谓庚辰乃康熙庚辰1700年)。如果这个时间过早,早于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赍书人“玉蓝坡”张廷玉(1672-1755)的卒年1755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立松轩”曹天佑(1715-1764)是欺世盗名者,顶多只能说他是一个幽默之幽默者。通过梦稿本前八十回拙劣的续书人改文,我们可以推知其卑劣的人格。“甲戌”本凡例页开头、第十三回回前总评页和靖藏本第一册封面下长方形字条上的落款当均为续书人曹家“雪芹”撕去,这些地方有钤印标示版权。
【乾隆二十一年】另一个用处是判定乾隆中期曹家店四大盗版的成本时间。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成本于康熙时期。庚辰本后十回以己卯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补抄对清于乾隆二十一年,故知曹家“雪芹”亲笔的梦稿本前八十回即抄袭删改自原著的部分必抄成于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之前。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以“甲戌”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梦稿本前八十回海量删改形成“甲辰”本海量脱文并为程高本所沿袭,故知“甲辰”本必成本于梦稿本前八十回抄成之后即1756年之后。以靖藏本为底本己卯本为参本的“玉田主人”谢墉蒙府本没有使用过梦稿本,信息独立性强,更多地保留了原著文本的信息,抄成于1756年之前。以己卯本为底本靖藏本为参本的“罥烟主人”敦敏列藏本和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均或少或多地使用了梦稿本。“甲辰”本与诸盗版脂本相比唯一的出色之处,就是它在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七回采用了原著文本,两回可代原版。总体来讲,四大盗版的抄写时间都在1756年附近,时间差别不大。至曹家“雪芹”去世前一年的五年时间是其续书时间,乾隆中期后四十回续书的创作进度与康熙时期前七十九回原著的创作进度具有古典一致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发表于 2016-2-14 12: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回
回来只见地下还有许多,宝玉正踟蹰间,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你在这里作什么?”宝玉一回头,却是林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行囊,【庚辰侧批:一幅采芝图,非葬花图也。】(按:该侧批批的是花锄和行囊,不涉及花帚。采芝图指明代中期浙派大师吴伟《采芝仙》图轴,故下批中所谓【偶识一浙】之“浙”指浙派画风的传人)【蒙府侧批:真是韵人韵事!】【甲辰夹批:写出扫画仙女。】手内拿着花帚。宝玉笑道:“好,好,来把这个花扫起来,【庚辰侧批:如见如闻。】撂在那水里。我才撂了好些在那里呢。”林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遭塌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庚辰侧批:好名色!新奇!葬花亭里埋花人。】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庚辰侧批:宁使香魂随土化。】岂不干净。”【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写黛玉又胜宝玉十倍痴情。】【庚辰眉批:此图欲画之心久矣,誓不过仙笔不写,恐亵我颦卿故也。己卯冬】(按:P523。脂批。眉批上一排字被剪头,“一剪眉”悖论)【庚辰(靖藏)眉批:丁亥[1707年]春间,偶识一浙。省[xǐng]发其白描美人真神品物,甚合余意。奈彼因宦缘所缠无暇,且不能久留都下,未几南行矣。余至今耿耿,怅然之至。恨与阿颦结一笔墨缘之难若此,叹叹!——丁亥夏,笏叟[张英]】
(按:宋代朱熹《答何叔京书》:“熹近日因事,方有少省发处。”宋代叶梦得《避暑录话》:“钱勰为如皋县令,会岁旱蝗发,而泰兴令独绐群将云:‘县界无蝗。’已而蝗大起。郡将诘之,令辞穷,乃言县本无蝗,盖自如皋飞来,乃檄如皋请严捕蝗,无使侵邻境。穆甫得檄,辄书其纸尾报之曰:‘蝗虫本是天灾,即非县令不才。既自敝邑飞去却请贵县押来。’未几,传旨都下,无不绝倒。”【省发】意为领会、品悟,【都下】雅指南宋都城杭州。
【一浙】指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白描美人】指华喦《白描仕女图》。【南行】说的是华喦从杭州回福建老家娶老婆,如八戒回高老庄。闽是华喦的伦理祖籍,【浙】是华喦的艺术祖籍。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畸记中的【浙】字承上文原稿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高士奇(1645-1703)狭义脂批【采芝图】(指明代中期浙派大师吴伟《采芝仙》图轴)而来。
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康熙南巡,张英(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再次迎驾于清江浦(今江苏淮安市,二月二十日)。《桐城耆舊傳卷八張文端公傳弟七十九》:“四十六年再迎駕清江浦,扈蹕江寧(今江苏南京市,三月初六)。逾年薨,年七十有二。”
玩【白描美人】(《白描仕女图》)的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是校书人畸笏叟同时代人。若【丁亥春】是指乾隆丁亥(1767年)春,则校书人畸笏叟见到的就是一个死人(1762-1767<0或1756-1767<0),故知丁亥春为康熙丁亥(1707年)春,此时新罗山人华喦25岁左右,正当年轻但尚未成名。很显然,丁亥春不可能是顺治丁亥年春,因为此时新罗山人华喦尚未出世。【白描美人】可准确敲定《石头记》的成书时间——康熙时期,故知正文、脂批、畸记中不可能有一星半点的涉雍涉乾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发表于 2016-2-14 12: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学的科学治学思维路经应该是这样循序渐进的:       
第一,典故是永不生锈的WD-40铁证,它们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鲜明的矢量性。因以曲沐-欧阳健为代表的程前脂后脂伪论的存在,我们需要利用网络数据挖掘技术面向网络数据库“大海捞针”检索关键性典故(如己卯本、庚辰本用典宋代陈造《定海县厅事落成致语口号》“翚飞华屋酒如池,宾主风流况一时”的第三十一回正文“况一时,进来归坐”和三脂本用典唐寅《对菊图》“天上秋风发,岩前菊蕊黄。主人持酒看,漫饮吸清香”的第一回正文“二人归坐,先是款斟漫饮”及己卯本、庚辰本用典宋代朱敦儒《朝中措》“先生馋病老难医”的第五十七回正文“着(zháo)天风馋时气”,三个“坐”文将原版与盗版显著地区分了开来),利用盗版抄手过不了典故这个鬼门关的特点,当“机”立断,铁血甄别出原版与盗版。没有电脑平定不了的人脑。科学红学的这种版本甄别技术,称作“无典不经”公理。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作书人正文、批书人脂批、校书人畸记是三位一体的,脂批畸记是原著版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三种文本都是我们所要阅读的原著,原著并非只有正文。
典故是区别于避讳、方言、混文的版本鉴定方法。避讳法和方言法捆绑作者,它无法实现版本对作者的独立;混文法或脱文法捆绑版本,它无法实现一个版本对另一个版本的独立。三种方法都不是科学的版本学治学方法。只有典故法才是甄别原版与盗版的高端、科学方法。“书法避讳玩的是书法几何美学,无重不避”“被前辈小说家使用过的方家之言是不分地舆邦国的”“脂批须是句子,不是句子就不是脂批”是科学红学证伪传统红学版本学三大幻方法的重要命题。而“典故是盗版抄手难以逾越的智力珠穆朗玛峰”,则有效地保证了科学红学典故甄别法的正确性。
科学红学利用电子技术对版本的典故主义甄别形成了一个重要的科学版本学术语:版本数组。《石头记》十四大版本共分三大数组:原版脂本数组、盗版脂本数组和印本数组。三大数组之间在时间上前后相继。其中,原版脂本数组有靖藏本、己卯本、庚辰本三大预备版本和正式版本“甲戌”本,共四个版本。盗版脂本数组有预备续书蒙府本、正式续书梦稿本、变相续书“甲辰”本、列藏本、郑藏本、舒序本、戚序本,共七个版本。印本数组有程甲本、程乙本和东观阁白文本,共三个早期代表性版本。盗版脂本和一切印本都是盗版。盗版脂本成本于程高印本之前,直觉即知,不证自明,无须多言。所谓直觉即知,就是连外行也都明白的,不用翻阅即可先验地知道的,生而知之。电子技术的主要目的在于甄别出盗版脂本,找到程高印本的家。程高印本有了盗版脂本这个家(程高本脱文出自“甲辰”本脱文,“甲辰”本脱文源于梦稿本删改),程前脂后论就终生疲软,再也折腾不起来了。
程高甲、乙系列印本统治红学史有一百多年,印本可名“航”。乾隆时期盗版脂本可曰航母,而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脂本则可曰航祖母(外婆)。盗版脂本中的程甲所用“甲辰”本、舒序本、蒙府本和程乙所用梦稿本是航嫡母,其他乃航庶母(列藏本、郑藏本)或航干妈(戚序本)。
无论曲欧蚂蚱如何蹦跶,只要承载后四十回文字的梦稿本、程甲本、程乙本、东观阁白文本被典鉴为伪本,那后四十回文字就是伪文,它就不是原著中固有的东西。这叫以皮证毛,皮伪则毛假。只要程甲本的底本“甲辰”本和参本舒序本、蒙府本,程乙本的底本梦稿本被典鉴为伪本,那程高甲乙印本就是垃籍之垃籍,即二阶垃籍。由程高甲乙印本衍生的历史上所有的程甲系本、程乙系本,就是垃籍的N次方或垃籍集中营。传播过程中的这种不可逆律,叫做信息衰变律。一切垃籍都是没有读解价值的。
典故鉴定法是鉴定艺术品和古文献的网络时代特有的高科技方法。这种方法可吸纳海量的网络外行参与鉴定,令其一夜之间“立地成佛”“垂直飙升”速成为超级内行,睥睨以经验为方法的那些前网络时代所谓的内行,使鉴定工作平等、交流、共享。例如现存日本、叫价2000多万元的王羲之“妹至-大报”帖,我们可以典鉴其为唐代诗人兼画家刘商所摹,是由当时的日本遣唐僧戒明带回日本的。再如现存英国伦敦大不列颠博物馆的顾恺之《<女史箴>图》,我们可以典鉴其为后人对顾恺之原《<女史箴>图》的摹本,它并非像某人所说的是后人的盗名本。典故鉴定是人脑无力完成的,很显然,像“妹至-大报”帖、《<女史箴>图》这样的超级古董,人脑连从何处入手进行鉴定都是懵然无知的。王羲之因与《石头记》航祖母级原版本靖藏本第十五回脂批【堕泪笔】有瓜葛,顾恺之因“三绝”和《画云台山记》“三分倨一以上”而与《石头记》脂批有全面战略裙带关系,两者都是红学的无尚贵宾且二人乃是书画史上重量级的人物,故科学红学顺带研究了与其相关的其他艺术品的鉴定。
思维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思维,电脑力量还得靠电脑力量来摧毁。正文中的一个字,诸本皆同,独某本不同,这种不同又无法用典故或熟语或典雅化表达等来说明而诸本皆同却可以典故或熟语等来说明,则该版本为盗版。此字是该版本为盗版的充分条件。这种版本鉴定技巧,称为“版本审丑”。无典故支撑的独有异文是一个版本的疮疤而非奖章,俗语云:鸡巴毛撑不起裤裆。
孙子云: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石头记》十四个版本中,某个版本某处出现独有异文,科学红学就会实施“十则围之”之法,予以聚歼。科学红学通过饮食化文PK饮食文化的饮食之战建立饮食医药数据库,澄明“御田”的本义——田通“佃”,御田即钦拨佃户,聚歼蒙府本独有异文“玉田京米”“玉田胭脂米”,隔世猎捕蒙府本抄手谢墉(1719—1795),就是“十则围之”战法的经典战例。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文不在异,有典则经——第六十回所谓“玫瑰露”事件中,“还道是宝玉吃的西洋葡萄酒”之“道”字,乃庚辰本独有文字,诸盗版皆为“当”字。很显然,盗版抄手不明白“玫瑰露”是五儿等人对西洋葡萄酒的称谓,不懂葡萄酒的用途出典于《本草纲目》,认为“胭脂一般的汁子”是玫瑰露、像葡萄酒,遂集体校改原版“道”字为“当”字。因此,这个“当”字就成了诸盗版的共同胎记。《石头记》中,玫瑰清露瓶高三寸(第三十四回中),西洋葡萄酒瓶高五寸(第六十回中),两者是有区别的;
第二,利用原版上的题记鉴定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成本于康熙时期,用成本时间证明成书时间,并根据题记时间分布的等差数列规律,结合汉家伦理常识,落实落款者的作书人、批书人、校书人等“一物克一物”的不同身份,再利用特征关键词e-考证其姓什名谁;
第三,根据红外文献曹学资料中的曹雪芹是乾隆中期人的历史事实,利用原版楔子中的曹雪芹在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无落款的版本学事实,证明楔子中的曹雪芹不是人,令作为一个人的曹雪芹与吴玉峰一起从《石头记》原著文本研究中双双蒸发;
第四,将楔子中的曹雪芹由作者论切换为文本论(第五回《红楼梦》判词判曲与全部七十九回完璧《石头记》小说的吴带-曹衣纲目体裁转换论)即切换论题,提出名著因著“名”而著名、作品是一个文本自解释系统的科学命题,打通文本的奇经八脉,形成读解良性循环,建立原著读解上美仑美奂的曹衣美学;
第五,研究红外文献中的曹学资料,根据续书中有曹雪芹变相落款(“曹雪芹先生”)的文本现实,将作为一个人的曹雪芹问题即姓氏曹学问题当作“幽默之幽默”的续书人问题和原版传播问题处理并将二敦、谢墉和续书人曹家“雪芹”当作盗版制作者处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1

主题

1911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5335
发表于 2016-2-14 12: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内容啊,可见是下了功夫的,学习下先!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6

帖子

568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689
发表于 2016-2-28 21: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珐琅这颗钉,一定是康熙五十五年后'钉"上去的,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6

帖子

568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689
发表于 2016-2-28 21: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拙作封面词:

《红楼梦》:120回。诡写满汉争天下之隐书也。就文意言之,当系明朝遗老、抗清志士,在康熙中叶,1694年许著,而后又由原作者至亲好友的后代,在乾隆中叶,1754年许润色改定,并运用某种诈术,方得以传之后世者。
《〈红楼梦〉烛隐》:是颜采翔对《红楼梦》的校订、评点、考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6

帖子

568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689
发表于 2016-2-28 21: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珐琅,元代即似已传入。至康熙中叶,已是源远流长,谁能将有关问题讲得一清二楚?讲得斩钉截铁?
即便能证明康熙五十五年才有此物或此词,那也不能排除康熙五十五年以前成书,康熙五十五年以后,修改润色者写入之可能。
《红楼梦》88万字,珐琅二字,40万分之一,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
就此二字,无论怎么说,也说不出太大的造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125

帖子

927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277
 楼主| 发表于 2016-2-29 07: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珐琅,你不懂,可以无视。但你无资格说胡话,否定专业知识。

《红楼梦》88万字,珐琅二字,40万分之一,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而你的立论,在红楼找是0分之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