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66|回复: 52

《石头记》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的附会“像思病”

[复制链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发表于 2016-2-14 13: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头记》是康熙时期成本成书的一部封建社会世家大族青春礼教御用思品官方标杆高僧幽默还泪搞笑长篇章回杏斋应制小说。封建礼教就像笼子,情是关羽笼中鸟。《石头记》就是用封建礼教对情这种“市场经济”进行封建主义“宏观调控”的一部古典言情教化小说。“引(v.)幻情与警(v.)幻情”是其主题问题上的核心范畴,它们又分别人格化为作品中的人物角色兼美可卿和警幻仙姑,故《石头记》总目录页脂批畸记称为【“警(v.)幻情”榜】——它在第一回之前而非在最后一回中。脂砚斋将【“《十二钗》”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划分为三个相等的部分,这说明作品确实如传统红学所言是以宝黛爱情悲剧为主线的,但内涵却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么回事。这条主线可称为曹学(曹刿学)三进制主线: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鼓作气”段,以第三十二回“你放心”为高潮;“再而衰”段,以第五十七回“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为中潮;“三而竭”段,以第七十九回“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为低潮。高中低三潮一线而终。【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乃是【“《十二钗》”书】的平台部分,相当于DOS、WINDOWS,是操作系统,不计入线内。“主线”这个概念,第一回【甲戌侧批:馀不及一人者,盖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已经交代得十分清楚。“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在逻辑上对所有80后人有投鞭断流之效;【“《十二钗》”书】高潮中潮低潮泊松分布主线等分三进制,则在数学上对所有80后人有釜底抽薪之功。
科学红学作者论的假说体系是:序书人棠村梁清标(1620-1691)论、原著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论、原稿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高士奇(1645-1703)论、版本抄书人讷尔库论(庚辰本)张若霈论(“甲戌”本)励杜讷论(己卯本)、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论、版本赍书人“玉蓝坡”张廷玉(1672-1755)论、版本奏书人曹寅(1658-1712)论、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立松轩”曹天佑(1715-1764)论,和康熙丁亥春【白描美人(《白描仕女图》)】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论。其中,康熙丁亥春【白描美人(《白描仕女图》)】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论是科学红学作者论体系的逻辑轴心。讷尔库在庚辰本第五十一回的落款可称四大原版成本年代的庚辰本“碳-14”,乃科学红学作者论体系的物理轴心。
与之相呼应的盗版版本学体系(抄手或组织抄写者)是:蒙府本抄手“玉田主人”谢墉(1719-1795)、梦稿本抄手“义重冒[名]”的曹家“雪芹”(1715-1764)、列藏本抄手“罥烟主人”敦敏(1729-1796)、“甲辰”本抄手梦觉主人敦诚(1734-1791),郑藏本抄手当廉使胡季堂(1729-1800)、舒序本组织抄写者绮圃主人-绮园陈少海(《红楼复梦》作者),与程甲本同时制作的戚序本“友人”戚蓼生(1730-1792)。程高制作程甲本时与戚蓼生共享性占有蒙府本、“甲辰”本、郑藏本前五十三回残卷、舒序本、由陈少海制作的梦稿本后四十回的简繁分抄性副本(21+19)五大资源,制作程乙本时另行占有由杨畹耕在“雁隅”即福建考场自回粤途中《红楼复梦》作者、郑藏本报抄手、舒序本组织抄写者绮圃主人、庚辰本中落款【绮园】者陈少海手中重价购得的庚辰本(“彼无”)和梦稿本(“得善”)两大资源,但庚辰本因借给鉴堂张问陶(1764-1814)阅览故在程乙本的制作中没有发挥作用。乾隆时期曹家店、胡家铺、高家湾是三大前后相继的盗版集中营,其中,程高甲乙印本的制作都使用的是盗版脂本,没有使用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脂本,故信息含金量为零。
涉雍涉乾,必检其典。如果《石头记》文本与雍乾时期红外文献之间出现了相似性,科学红学将通过典故、熟语、民俗、常识四大二阶原型的检索消歧解悖,以释放出文本中真正有价值的康熙信息,铁血巩固康熙时期成书之论。
战不过攻守,形不过虚实,术不过奇正。雍乾是传统红学之必守,也是科学红学之必攻。
因不懂当前文之超前文(典故、熟语、民俗、常识),红外学中有所谓索隐学;因不懂当前文之前文,红外学中有所谓80后探佚学。索隐学“问题”须NC反演检索解决,80后探佚学“问题”须PC演绎检索解决。机器思考是了断红外学及其外语——外行话的利器。单个个体的智力无能如何也战胜不了机器智力——这,就是所谓机智了。
盗版抄手因在典故、熟语、民俗和常识等问题上存在“非典”性思维障碍,校改原版而派生异文。他们总是用自己的干瘪的头脑对原版进行格式化阅读,美其名曰“校读”“点校”“汇校”等。其思维病有典故病、熟语病、民俗病、常识病等类型。异文就是其病征,乃是盗版的疮疤而非奖章。当然,也有亚健康问题,如幻听幻视性错误,俗称窜行脱文。亚健康问题其实是很小的问题,无足挂齿,再多的脱文也都属普通的文误,并非战略性错误。对待盗版,首要的问题就是要切入一个很好的角度,揪出盗版抄手姓什名谁,然后将异文归因于其思维错误,而不是将原版与盗版混论,去构造什么“共同祖本“复杂传抄”等莫须有的空概念。像郑庆山那样违背形式逻辑充足理由律、臆造所谓“立松轩本”“丙子本”的行为是非学术行为,而不是学术行为。显而易见,这种人跟盗版抄手一样,是把自己一窍不通的乏味的脑袋当正版,而把一切版本都视作盗版了。须知,版本学研究的对象是古文献,而不是某人的脑袋。再聪明的脑袋也不可能升级为文献,是谓:人不如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康熙时期成书的《石头记》,不可能也不应该有一星半点的雍乾时期内容。若有一星半点疑似是雍乾时期的内容,那一定是科学红学百度检索还不够到位,故须进行深度数据挖掘即二次挖掘。因此,每一个被指认为所谓雍乾时期成书说的“铁证”,都会被科学红学“因粮于敌”擒拿过来做炼钢用,科学红学会使之成为康熙时期成书说的永不生锈的wd-40铁证。
落款时间库中唯一有准确的算术纪年的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是雍乾时期成书说棺木上的一颗寿钉,它全面宣告了雍乾时期成书说的寿终正寝。但我们应该意识到,雍乾时期成书说的系列所谓“铁证”,客观上却阴差阳错地提出了很多高质量的红学论题,因此,科学红学仍有必要对“铁证”论题予以专题研究,用论敌的墓砖,匠造自己的《恶之花》学术花园,这就叫: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零乘任何数得零。雍乾时期成书说的“铁证”堆砌的再多,与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一相乘,最终结果总会是零。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阅读文学作品,只需要典故、熟语、民俗和常识,不需要外来物种入侵。证伪雍乾时期成书谬论与证伪索隐学谬论,其证伪的套路是一样的。典故、熟语、民俗和常识是科学红学原型论四大金刚,它们是原型的四大分类,属于文本论。你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它们比历史更历史,是历史“硬通货”。因此,科学红学不是不讲历史,而是历史至骨灰一级。传统原型论(索隐学)是“上帝第一推动”,它们总是与形形色色的作者论假说“捆绑销售”,是客观唯心主义谬论。
传统曹学(及反曹诸学,如洪学、朱学、李学、吴学、严学、万学等等,五花八门,有六十八种之多)、红外索隐学、80后探佚学、程前脂后红外学乱党是不同名目、不同花样的红外学叛匪。这几股叛匪彼此之间勾心斗角,同床而异梦。奉脂平定传统红学在网络时代的反科学暴乱,是科学红学光荣的历史使命。
日常生活中,关于生态链,我们可以从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推出或曰索隐出黄雀吃蝉。“黄雀吃蝉”是培根经验归纳法无法证明的——你永远也不可能见到黄雀吃蝉,只能靠亚里士多德三段论索隐证明。这就是三段论索隐推理的价值之所在。传统索隐学只是一味地S1是P1、S2是P2、S3是P3…..“是是”不休地作命题判断,甚至是P1是S1、P2是S2、P3是S3…..“是是”不休地作非命题判断——这种搞法叫穿凿附会,他们没搞推理。也就是说,他们玩的始终是柏拉图的判断论,而非亚里士多德的推理论。至于煞有介事、违背形式逻辑充足理由律无证行医玩空概念(如郑庆山“立松轩本”“丙子本”陈庆浩“己-庚本”和80后探佚),那就是不知“以名举实,无实不名”,不懂苏格拉底概念论的结果。
(S/M)×(M/P)=S/P,完成一个三段论逻辑推理,我们就解决了一个红学问题,一个是一个。须知,没有三段论推理的结论就是垃圾,无数没有三段论推理的结论凑成的,只可能是垃圾堆,而不可能是什么“真相”。
太子宫是东宫,但东宫并不特指太子宫。《时宪书》是时‘宪书’,但时‘宪书’并不特指《时宪书》。“东宫”索隐分子刘心武和“时宪书”考证分子郑磊在命题论上犯有贾芸“男是亲男”的错误,故【皆千古未有之奇文。初读令人不解,思之则喷饭】。可以看出,刘心武、郑磊、贾芸的“逻辑”式就是P1是S1、P2是S2、P3是S3…..“是是”不休地作非命题判断,思维十分滑稽、幼稚。他们的思维之病,就叫做像思病。像思病患者无力将概念展开为逻辑性命题,无法形成逻辑性判断,自然,推理就更谈不上了,他们是考而不证的考证分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版本成本时间鉴定
科学红学作者论体系在时间数轴上有两大定海神针,一个是第二十三回【白描美人】,一个是第七十五回【对清】题记。前者用于前向闪击南明痛经史乱党,后者用于后向截杀家族便秘史贼寇。两大定海神针确定时间线段的两个端点,它稳定地将《石头记》原版原著的成本成书时间确认为康熙时期。因此,康熙时期数据库就成为科学红学作者论体系的数据聚宝盆,“康熙”字样也成为科学红学出类&拔萃网络数据挖掘中“出类”用重要的核心关键词之一,如以“‘干涉政事’+康熙”为特征关键词百度检索而知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是高士奇(1645-1703),以“山子+康熙”为关键词百度检索而知山子野的原型为与山子张(张然)合作、在奏对时尚自称“山农”的康熙时期画家叶洮,以“四月二十六日 四月二十七日 圣诞 康熙”为关键词百度检索而知狱神庙是以曾做过刑部大司寇的五王范承业为代表,供奉五位遮天大王的第二十九回清虚观,以“坐马势+康熙”为关键词百度检索而知拳谱是指成谱于康熙三十九年(1700庚辰年)前张横秋所撰《拳经》,等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回
回来只见地下还有许多,宝玉正踟蹰间,只听背后有人说道:“你在这里作什么?”宝玉一回头,却是林黛玉来了,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行囊,【庚辰侧批:一幅采芝图,非葬花图也。】(按:该侧批批的是花锄和行囊,不涉及花帚。采芝图指明代中期浙派大师吴伟《采芝仙》图轴,故下批中所谓【偶识一浙】之“浙”指浙派画风的传人)【蒙府侧批:真是韵人韵事!】【甲辰夹批:写出扫画仙女。】手内拿着花帚。宝玉笑道:“好,好,来把这个花扫起来,【庚辰侧批:如见如闻。】撂在那水里。我才撂了好些在那里呢。”林黛玉道:“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遭塌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庚辰侧批:好名色!新奇!葬花亭里埋花人。】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庚辰侧批:宁使香魂随土化。】岂不干净。”【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写黛玉又胜宝玉十倍痴情。】【庚辰眉批:此图欲画之心久矣,誓不过仙笔不写,恐亵我颦卿故也。己卯冬】(按:P523。脂批。眉批上一排字被剪头,“一剪眉”悖论)【庚辰(靖藏)眉批:丁亥[1707年]春间,偶识一浙。省[xǐng]发其白描美人真神品物,甚合余意。奈彼因宦缘所缠无暇,且不能久留都下,未几南行矣。余至今耿耿,怅然之至。恨与阿颦结一笔墨缘之难若此,叹叹!——丁亥夏,笏叟[张英]】
(按:宋代朱熹《答何叔京书》:“熹近日因事,方有少省发处。”宋代叶梦得《避暑录话》:“钱勰为如皋县令,会岁旱蝗发,而泰兴令独绐群将云:‘县界无蝗。’已而蝗大起。郡将诘之,令辞穷,乃言县本无蝗,盖自如皋飞来,乃檄如皋请严捕蝗,无使侵邻境。穆甫得檄,辄书其纸尾报之曰:‘蝗虫本是天灾,即非县令不才。既自敝邑飞去却请贵县押来。’未几,传旨都下,无不绝倒。”【省发】意为领会、品悟,【都下】雅指南宋都城杭州。
【一浙】指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白描美人】指华喦《白描仕女图》。【南行】说的是华喦从杭州回福建老家娶老婆,如八戒回高老庄。闽是华喦的伦理祖籍,【浙】是华喦的艺术祖籍。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畸记中的【浙】字承上文原稿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高士奇(1645-1703)狭义脂批【采芝图】(指明代中期浙派大师吴伟《采芝仙》图轴)而来。
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康熙南巡,张英(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再次迎驾于清江浦(今江苏淮安市,二月二十日)。《桐城耆舊傳卷八張文端公傳弟七十九》:“四十六年再迎駕清江浦,扈蹕江寧(今江苏南京市,三月初六)。逾年薨,年七十有二。”
玩【白描美人】(《白描仕女图》)的新罗山人华喦(1682-1762以后,一作1682-1756)是校书人畸笏叟同时代人。若【丁亥春】是指乾隆丁亥(1767年)春,则校书人畸笏叟见到的就是一个死人(1762-1767<0或1756-1767<0),故知丁亥春为康熙丁亥(1707年)春,此时新罗山人华喦25岁左右,正当年轻但尚未成名。很显然,丁亥春不可能是顺治丁亥年春,因为此时新罗山人华喦尚未出世。【白描美人】可准确敲定《石头记》的成书时间——康熙时期,故知正文、脂批、畸记中不可能有一星半点的涉雍涉乾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回
【庚辰(戚序、蒙府):夹写“醉金刚”一回,是“处中”之大净场,聊醉看官倦眠耳。然亦书中必不可少之文,必不可少之人。今写在市井俗人身上又加一“侠”字,则大有深意存焉。】(按:《汉书•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赞》:“车丞相履伊、吕之列,当轴处中,括囊不言,容身而去,彼哉!彼哉!”大净场即大花脸显弄之处。周邦彦《满庭芳•夏日溧水无想山作》:“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靖藏:“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按:第三十七回秋爽居士探春的秋爽斋)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复不少,惜不便一一注明耳。壬午孟夏】(按:“探”庵指的是第三十七回秋爽居士探春的秋爽斋,第二十三回则名“秋掩书斋”。芸窗即书斋,古人藏书用芸香避蠹虫,故借芸以称书斋。贾芸送白海棠。“探”字乃非谓语动词活用为名词,借代修辞格。畸记。此批当为“甲戌”本所沿袭,故关于所谓“日本”三六桥本(即伪满州国三多,号六桥)的记载中有所谓“探监”之论。“探监”之论是最早将“甲戌”本第二十四回【芸哥仗义“探”庵】(第三十七回秋爽居士探春的秋爽斋)第二十七回【狱神庙回内】(第二十九回清虚观一回中)第二十七回【“红玉”后有宝玉大得力处】(第六十回宝玉因红玉、坠儿退出而收柳五儿进园)混解为80后的探佚学谬论。根据所谓“日本”三六桥本提及的所谓“后三十回”等的信息我们知道,“甲戌”本第二十一回有【后“[第]卅回”】之批,第二十二回有【探春远适】(即不再做“镇山太岁”)之批,第三十一回有【若“兰在射圃”】之批。三多等因不解“甲戌”本第二十八回中所谓【《终始》】,遂校认“始”字为“胎”字,【宝卿得同《终始》】成【宝卿得同终胎】即宝钗与腹中胎儿同归于尽,这就是所谓“宝钗分娩、难产而死”了。
所谓的端方本也是“甲戌”本。“端方本”信息中“八十回以后,黛玉逝世,宝钗完婚情节亦同”字样证明:“甲戌”本第四十二回有【代王“逝(通‘誓’)‘后’”】(“我以后再不说了!”)回前总评。
也就是说,在胡星垣之前,收藏“甲戌”本的是三多(1871-1941);在三多之前,收藏“甲戌”本的是端方 (1861-1911),端方之前是王秉恩 (1845~1928)。
“脂研斋”砚盒侧面刻有“万历癸酉姑苏吴万有造”字样,右上篆“红颜素心”四字。盒盖内刻一女子肖像,凭栏立帏,眺望窗外,笔极纤雅,据说为明代女画家仇珠所画。砚下边刻隶书小字“脂研斋所珍之砚其永保”,砚背刻有一首行草写就的五言诗,有上款和下署“调研浮清影,咀毫玉露滋。芳心在一点,余润拂兰芝。素卿脂研,王穉登题”。王穉登风流韵事很多,对花界之事烂熟于心,津津乐道,曾对冯梦龙讲过很多这方面的见闻,“嘉靖间,海宇清谧,金陵最称富饶,而平康亦极盛,诸妓著名者,前则刘、董、罗、葛、段、赵,后则何、蒋、王、杨、马、褚,青楼所称十二钗也”。《重修白公堤疏》“晚村人语,远归白社之烟;晓市花声,惊破红楼之梦”《花市茉莉曲》“满笼如雪叫拦街,唤起青楼十二钗”。 “脂研斋所珍之砚其永保”十字隶书乃是占有过“甲戌”本的端方因“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所刻,相当于端方用“甲戌”本对该砚作“文物鉴定”。很显然,端方是阴差阳错了。
贾芸这一角色的设计,用典舍己芸人《孟子•尽心下》“人病舍其田而芸人之田,所求于人者重,而所以自任者轻”。 贾芸舍己芸人,仁(“二人”);卜世仁不是人。脂砚斋对“卜世仁”使用的是谐音幽默辩证推理。“三十年”用典宋 你 代邵雍 《三十年吟》“比三十年前,今日为艰难。比三十年后,今日为安闲。治久人思乱,乱久人思安。安得千年鹤,乘去游仙山”。
《石头记》文本中有“探丫头”(高频),却无“惜丫头”或“迎丫头”。《明史》食货志载:“其上供茶,天下贡额四千有奇,福建建宁所贡最为上品,有探春、先春、次春、紫笋及荐新等号。旧皆采而碾之,压以银板,为大小龙团。太祖以其劳民,罢造,惟令采茶芽以进,复上供户五百家。”
亚里士多才转基因艺术发散思维互文反切概念乘法指数双因素分析二维复方三段论出类&拔萃审“丑”容“错”幽默推理:
∑p1•q1/∑p0•q0=∑p0•q1/∑p0•q0×∑p1•q1/∑p0•q1
探•庵/秋掩•书斋=秋掩•庵/秋掩•书斋×探•庵/秋掩•庵
“醉金刚”伏笔所在章回第二十四回与应笔所在章回第三十七回形成两个黄金分割点。其黄金分割恒等式为:24+37=6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庚辰眉批:读阅“醉金刚”一回,务吃“刘铉”(按:用刘铉慧眼识才典故。清修《明史列传第五十一》有载刘铉。“刘铉”在此藏代修辞,指同是詹事府詹事的作书人梅溪——张英长子张廷瓒(1755—1702))丹家山查(同“楂”)丸(按:《丹溪心法》山楂丸)一付,一笑。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不少,惜书上不便历历注上芳讳,是“余‘不是’”心事也(按:“卜世”,谐音藏代“仁”字。意思是宅心仁厚,大发慈悲。“余‘不是’”藏代修辞,意为“芸哥”。此是函数中套函数,复合藏代修辞格,乃藏代之藏代)。壬午孟夏(畸记)】(按:P542。倪二是泼皮无赖,王熙凤是泼皮破落户、放账破落户,“芳”说的是王熙凤之流。“卅年”用典宋代邵雍 《三十年吟》“比三十年前,今日为艰难。比三十年后,今日为安闲。治久人思乱,乱久人思安。安得千年鹤,乘去游仙山”。第五回中,巧姐判曲中的狠舅奸兄即说的是卜世仁:站在贾芸的角度,卜世仁是狠舅;站在贾芸母亲的角度,卜世仁是奸兄。卜世仁的女儿冠名银姐即因“爱银钱”而来。
【“刘铉”】与【袭人】一样,属数量指标q;【丹家】与【“昌花”】一样,属质量指标p。数量指标q与质量指标p可以实施概念乘法(【“昌花”袭人】【“刘铉”丹家】),进行因素分析,但数量指标q与数量指标q,质量指标p与质量指标p相乘、“杂交”则形成典型的悖论,如平方元悖论、平方吨悖论等。
“刘铉”•丹家山查(同“楂”)丸/梅溪•滋阴学派(婉约派)方剂=梅溪•丹家山查(同“楂”)丸/梅溪•滋阴学派(婉约派)方剂ד刘铉”•丹家山查(同“楂”)丸/梅溪•丹家山查(同“楂”)丸
朱丹溪倡导滋阴学说,创立丹溪学派,对祖国医学贡献卓著,后人将他和刘完素、张从正、李东垣一起,誉为“金元四大医家”。朱丹溪的医学成就,主要是“相火论”、“阳有馀阴不足论”,并在此基础上,确立“滋阴降火”的治则,倡导滋阴学说及《局方发挥》一书,对杂病创气、血、痰、郁的辨证方面。其他,如恶寒非寒、恶热非热之论,养老、慈幼、茹淡、节饮食、节情欲等论,大都从养阴出发,均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
朱丹溪《丹溪心法》山楂丸:
【处方】
山楂 1000g 六神曲(麸炒) 150g 麦芽(炒) 150g
【制法】 以上三味,粉碎成细粉,过筛,混匀;另取蔗糖600g,加水 270ml与炼蜜600g,混合,炼至相对密度约为 1.38(70℃) 时,滤过,与上述粉末混匀,制成大蜜丸,即得。
【性状】 本品为棕红色或褐色的大蜜丸;味酸、甜。
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皇都品汇》:
“欲识真诚药饵,京师地道为先。毓成栈、天汇号,聚川广云贵之精英;邹诚一、乐同仁,制丸散膏丹之秘密。史敬斋鹅翎眼药,不让空青;益元堂官拣人参,还欺瑞草。刘铉丹山楂丸子,能补能消;段颐寿白鲫鱼膏,易脓易溃”。(按:丸散膏丹是中药的四种剂型。白鲫鱼膏组分有白芷和鲫鱼,无法简称鲫鱼膏)
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序》作者《自序》:
“昔刘宗正校书天禄,有《说苑杂记》诸书行于世,而后之为杂说者宗之。如班令史之侍读禁中而作《白虎通》(王灿炽注:按:《白虎通》即汉班固所撰《白虎通义》。),蔡邕之校汉典而作《独断》是也。嗣此,则唐、宋诸家,短裁促笔,各自为书,不必尽出秘府。致长安举人,净房佛殿,争相写记,为销夏之举,谓之‘夏课’。元、明以来,山人园客作稗官野乘,以夸诩闻见。故说者谓谈议之盛,至唐后始备,而不知《汉书•艺文》,已早有杂说千家,见于书目。陛自辛亥秋从事禁庭,癸丑冬奉置史馆,叨窥内府图书,金匮石室之秘,而充楹负欐,汇今古藏书之所未备。然陛恭膺宫阙制作督销之职,晨入夜出,负星而趁瞑,亦何尝有顷刻之暇可涉笔札。乃自丙寅冬,告养归来,凡有所经历者,随意记录成帙。如《工务纪由》、《月令集览》、《昏仪便俗》、《读礼须知》、《旷怀闲草》诸书,搜微剔隐,详加删订。惟是皇都品汇万方,泽流九有,而岁时令节,风土景物,典仪之盛,远迈前古,岂可茫无记述?因自不揣鄙陋,敬以耳目之馀,汇集为编,颜曰《帝京岁时纪胜》。而谬以促笔短裁,杂志街谈巷语,略记熙朝景物仪文之盛。匪敢以蝉鸣蛙响,妄附鼓吹于盛世休明也。是为序。乾隆二十三年戊寅冬月长至谷旦,大兴潘荣陛在廷甫识。”
“谬以促笔短裁,杂志街谈巷语,略记熙朝景物仪文之盛”,潘荣陛见过庚辰本或闻听过第二十四回【山查】畸记上的内容。至迟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庚辰本《石头记》已为世人所知。【“刘铉”丹家山查丸】这条畸记被二道贩子潘荣陛等望文生义、断取阅读为【“刘‘铉丹’”山楂丸子】,它是庚辰本等传播过程中的重要信息,也是脂批为真的核心证据。而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对清】庚辰本,则证明庚辰为康熙庚辰(1700年)而不可能是乾隆庚辰(1760年),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对清】时,乾隆庚辰(1760年)还未出世呢。1756-1700>0,1756-1760<0。【对清】是脂本抄成于康熙时期的核心证据。
用滋阴学派朱丹溪《丹溪心法》“山楂丸”方剂,治疗传统曹学康乾悖论之病。红学问题中医学解决。【历历】乾隆乳名犯讳,故壬午不可能是乾隆小儿的壬午。潘荣陛的记载,证明了【“刘铉”丹家山查丸】畸记的落款【壬午孟夏】是【[康熙]壬午孟夏】(1702年)而非【[乾隆]壬午孟夏】(1762年)。在《帝京岁时纪胜》出版(1758年)时,【[乾隆]壬午孟夏】还在娘胎里未出世呢。1758-1702>0,1758-1762<0。
刘铉丹山楂万应丸药签上的落款【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正月】,则是庚辰本传播情况和脂批为真的又一佐证。
《礼庭吟》二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明孔承庆撰。承庆字永祚,曲阜人,至圣六十代孙也。年三十一,未及袭封而卒。其外祖王惟善为裒其遗诗以成此集,有景泰间同郡许彬《序》,又有天顺丁丑长洲刘铉《序》,岁久散佚。康熙庚辰,衍圣公孔毓圻检校先世遗稿,又得而重刊之。
袁栋《书隐丛说》杂抄小说家言,参以己之议论,亦颇及当代见闻。其中“苏州风俗奢靡”情况云:“其宴会不常,往往至虎阜大船内罗列珍羞以为荣。春秋不待言矣,盛夏之会者,味非山珍海错不用也。鸡有但用皮者,鸭有但用舌者。”这是袁栋见识或听闻过《石头记》抄本的证据。童岳荐《童氏食规》“糟鸭舌,冬笋片穿糟鸭舌。 苏州亦行此食”是童岳荐见识或听闻过《石头记》抄本的证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五回
【庚辰: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以己卯本为底本参考梦稿本重抄]对清[后十回]。缺中秋诗,俟“雪芹”——
  □□□开夜宴,发悲音。□□□赏中秋,得佳谶】
(按:P1831。庚辰本第七十八回“祥”字抄袭自己卯本,缺一笔。藏笔是一种书法艺术,并非避讳。庚辰本“祥”字缺笔现象证明:庚辰本第七十八回特别是其中的《芙蓉女儿诔》部分对己卯本的抄录因这部分文字比较繁难并没有采取听抄的方式,而是改用了视抄方式。前七十回部分,两本款式一致的为视抄,不一致的为听抄。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中,“隆”字是个异体字,它与庚辰本第七十八回正文中的异体“隆”字笔迹一致而与前七十回康熙时期庚辰本原版中的非异体“隆”字不一致,故知所谓【对清】就是对清庚辰本后十回,是后十回重抄、补抄对清。康熙庚辰本十回一个【定本】,该版本传播到乾隆中期,最后一个定本可能遗失了故进行了重抄。【对清】与己卯本(脂批)、梦稿本(正文)相关。庚辰本第七十五回中的“专洑上水”作“专没上水”,与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亲笔的梦稿本一致。对清之时,梦稿本已经抄出了前八十回。
所缺中秋诗为“乘槎访帝孙。虚盈轮莫定”两句的一节文字。就像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书未成】是指原稿第二十二回下半回书未成一样,乾隆中期补抄的庚辰本后十回之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中的【缺中秋诗】也仅仅是指缺两句中秋诗,诸版本在此有异文或脱文。
解经以理,校字如仇。曹寅藏书《书史纪原》上钤“楝亭曹氏藏书”印章是曹寅藏书章,但卷末“雪芹校字”题记则是“日照丁氏绂臣京华所得”的丁麟年(1870-1930)之兄丁守存(1812—1883)手迹。“雪芹”因《红楼梦》小说中“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之“增删”(被理解为“修改”)而来,意思是校字者或像曹雪芹一样的校字者,乃丁守存典雅语体马甲,并非曹家“雪芹”落款。
“甲戌”本收藏者刘铨福的后人刘博琴先生处至今还收藏有一方“雪芹”印章,乃赝品。“甲戌”是辗转多人才到刘铨福手中的,“雪芹”也不过是续书人的一个续书性绰号而已。2009年,上海嘉泰拍卖有限公司于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拍卖了一部康熙四十五年曹寅在扬州使院刊刻的《法书考》,书中钤有“曹霑私印(白)”“芹圃(朱)”“时于此种后少佳趣(朱)”“楝亭藏书(朱)”“甲子丙寅韩德钧夫妇两度携书避难记(白)”多方印章和收藏者的题识,乃赝品标记,“楝亭藏书(朱)”与“楝亭曹氏藏书”真钤不合。
from基于原书(【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APPE追加内在续书(【[后文]“《十二钗》”之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曰 “后因曹雪芹”(楔子正文中的“雪芹”乃动宾短语意为昭传“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的“几个异样女子”,“曹”意为曹衣乃是与吴带相对而言的绘画术语,人格化的“吴玉峰”“曹雪芹”皆无款非人),此是康熙时期事;from基于原著(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APPE追加外在续书(百二十回《红楼梦》后四十回,梦稿本),曰“果然有个悼红轩曹雪芹先生”,此是乾隆中期事。康、乾因“因”、“果”而有天壤之别:原著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弱无定性强,外在续书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强无定性弱。
第七十五回属于【庚辰秋月定本】。若庚辰是指乾隆庚辰1760年,则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对清时,无论庚辰本是对清的对象还是对清的工具(甚或两者皆不是),作为记录的载体——庚辰本都还没有出世呢。故知:【庚辰秋月定本】之庚辰只可能是康熙庚辰1700年,而不可能是乾隆庚辰1760年。此可一步到位鉴定庚辰本成书且成本于康熙时期。因此,正文和脂批中不可能有一星半点的涉雍涉乾内容。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不仅将康、乾区别了开来,也将二者联系了起来。它既解决了版本成本时间问题,也解决了原版版本传播学问题。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在曹家作封闭传播。这个封闭传播期有四十多年,若超过六十年,我们须另寻其他办法来确定庚辰本的成本时间。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五月初七日”如此细致的时间只能是现在时(与表将来的“俟”字搭配),不可能是过去时或过去完成时。【俟】字决定了【对清】是一般现在时,【对清】是一般现在时决定了【庚辰】本是康熙庚辰本。庚辰本后十回的重抄对清是乾隆年间(1756年附近)对康熙年间(1700年附近)版本进行修复的行为,故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是续书人续书起点时间标记,而非原著版本制作终点时间标记。
七十九回《石头记》中中药方剂名称全部出自康熙时期及之前。而续书中第八十三回则出现了只有徐大椿(1693~1771)《医略六书》才开始有的“(加减)黑逍遥(散)”(本方乃《局方》逍遥散加熟地或生地而成),此可证明《红楼梦》后四十回不可能作于康熙时期。续书并非是原著的一部分,两者不是“一个整体”。黑逍遥又见《四明医案》,清•高鼓峰撰,刊于1725年。作者长期行医浙中,治病多效验。本书仅辑录生平所治疑难病证28例,颇多独到的临床见解。本书收入《医宗己任篇》。《医宗己任篇》系集高鼓峰之《四明心法》、《四明医案》、吕用晦之《东庄医案》及董废翁之《西塘感证》四种而成。因此《医宗己任篇》必作于乾隆时期。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中的时间【乾隆二十一年】即1756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敏感时点。如果这个时间过迟,迟于乾隆庚辰1760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庚辰本(前七十回)成本于康熙时期(所谓庚辰乃康熙庚辰1700年)。如果这个时间过早,早于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赍书人“玉蓝坡”张廷玉(1672-1755)的卒年1755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立松轩”曹天佑(1715-1764)是欺世盗名者,顶多只能说他是一个幽默之幽默者。通过梦稿本前八十回拙劣的续书人改文,我们可以推知其卑劣的人格。“甲戌”本凡例页开头、第十三回回前总评页和靖藏本第一册封面下长方形字条上的落款当均为续书人曹家“雪芹”撕去,这些地方有钤印标示版权。
【乾隆二十一年】另一个用处是判定乾隆中期曹家店四大盗版的成本时间。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成本于康熙时期。庚辰本后十回以己卯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补抄对清于乾隆二十一年,故知曹家“雪芹”亲笔的梦稿本前八十回即抄袭删改自原著的部分必抄成于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之前。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以“甲戌”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梦稿本前八十回海量删改形成“甲辰”本海量脱文并为程高本所沿袭,故知“甲辰”本必成本于梦稿本前八十回抄成之后即1756年之后。以靖藏本为底本己卯本为参本的“玉田主人”谢墉蒙府本没有使用过梦稿本,信息独立性强,更多地保留了原著文本的信息,抄成于1756年之前。以己卯本为底本靖藏本为参本的“罥烟主人”敦敏列藏本和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均或少或多地使用了梦稿本。“甲辰”本与诸盗版脂本相比唯一的出色之处,就是它在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七回采用了原著文本,两回可代原版。总体来讲,四大盗版的抄写时间都在1756年附近,时间差别不大。至曹家“雪芹”去世前一年的五年时间是其续书时间,乾隆中期后四十回续书的创作进度与康熙时期前七十九回原著的创作进度具有古典一致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十六回
湘云也望月点首,联道:       
    [乘槎访帝孙。虚盈轮莫定,(按:程甲本程乙本“槎”为提手旁,使用了舒序本)
  黛玉笑道:“又用比兴了。”(按:梦稿本划掉“又用比兴了”五字,旁改为“对句不好合掌。下句推开一步,倒还是急脉缓受法”。蒙府本第六十四回有谢墉所作的【急脉缓受法】字样回前总评)。
因联道:](按:庚辰本、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脱此段。“罥烟主人”敦敏列藏本、“玉田主人”谢墉制作或组织制作的被曹家雪芹充作预备续书的蒙府本、曹家“雪芹”正式续书梦稿本有此段。
这段文字梦稿本处在修改状态,但仍未定型。庚辰本、“甲辰”本脱此段回避了这个问题。乾隆二十一年重抄对清的庚辰本后十回在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中的【缺中秋诗,俟雪芹】当是指这两句中秋诗。“甲辰”本在妙玉续作诗歌部分抄袭了梦稿本的旁改部分。)
    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按:“甲辰”本作“犹”,乃盗改。程甲本程乙本为“将”, 使用了舒序本)
  湘云方欲联时,黛玉指池中黑影与湘云看道:“你看那河里怎么象个人在黑影里去了,敢是个鬼罢?”湘云笑道:“可是又见鬼了。我是不怕鬼的,等我打他一下。”因弯腰拾了一块小石片向那池中打去,只听打得水响,一个大圆圈将月影荡散复聚者几次。【庚辰(列藏)夹批:写得出。试思若非亲历其妙境者,如何模写得如此?】(按:模通“摹”)只听那黑影里嘎然一声,却飞起一个大白鹤来,【庚辰夹批:写得出。】直往藕香榭去了。黛玉笑道:“原来是他,猛然想不到,反吓了一跳。”湘云笑道:“这个鹤有趣,倒助了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正文
关键词:
捐纳同知、打千儿、养生堂、十一月三十日冬至、乙卯科进士、恭人、《题‘一丈红’》、修理海塘、曲柄七凤黄金伞、大穿衣镜、四月二十六日、人参、遮天大王圣诞、一百美人、“汝窑花囊”、琺瑯、“瓷”杯、玻璃窗、御医、金表、大司马和军机、光禄寺、除夕进宫朝贺、衍圣公孔继宗、《续琵琶》的《胡笳十八拍》、金西洋自行船、西洋葡萄酒、宝玉的生日、时“宪书”、闲為仙人扫落花、“金星玻璃”宝石、献俘、官、顶带、参膏芦须和就三十换、姽婳词
汉、唐等年纪
第一回
石头笑答道:“我师何太痴耶!若云无朝代可考,今我师竟假借汉、唐等年纪添缀,又有何难?【甲戌侧批:所以答得好。】(按:《石头记》正文的一切语词,除提及的作品名、药剂名外,都不具有确定成书时间的作用。用非作品名非药剂名的正文确定成书时间注定是徒劳的。任何词,甚至是字,作书人都有可能原创,它不需要任何原型。只有书中提及的作品名、药剂名作书人是非“抄袭”不可的。被“抄袭”的最晚的作品(第十一回《弹词》《双官诰》)或最晚的药方(第八十三回“黑逍遥”),其成书(或出版)时间或诞生时间,就可用于确定《石头记》正文的起创时间。)
……诗后便是此石坠落之乡、投胎之处,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其中家庭闺阁琐事以及闲情诗词,倒还全备,或【甲戌侧批:“或”字谦得好。】可适趣解闷;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甲戌侧批:若用此套者,胸中必无好文字,手中断无新笔墨。据余说,却大有考证。】(按:脂批所说的“大有考证”说的是文本中的用典,典故都是有自己特定的历史的,有汉唐之分。
高士奇《蓬山密记》:又面向左右云:“当日初读书教我之人,只云熟读四书本经而已,及朕密令内侍张性成钞写古文时文读之,久而知张性成不及。后得高士奇,始引诗文正路。高土奇夙夜勤劳,应改即改。当时见高士奇为文为诗,心中羡慕,如何得到他地步也好。他常向我言:‘诗文各有朝代,一看便知。’朕甚疑此言,今朕迩年探讨家数,看诗文使能辨白时代。诗文亦自觉稍进,皆高土奇之功。”臣逊谢。
高士奇《左传纪事本末》对传闻失实的记载,尽心了纠正的叫“辩误”;对记载的史实有依据,可以为典要的,即给予指出,称“考证”;对加进了作者自己意见的称 “发明”。
有清一代最早使用“考证”一语的是高士奇。这是一个术语性特征关键词。很显然,考证派并没有领会【考证】一词的本义)
唐、宋、元、明:
第二回
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蒙府侧批:巧笔奇言,另开生面,但此数语,恐误尽聪明后生。】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刘伶、王谢二族、顾虎头、陈后主、唐明皇、宋徽宗、刘庭芝、温飞卿、米南宫、石曼卿、柳耆卿、秦少游,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再如李龟年(按:宋代传奇《杨太真外传》:“李龟年以歌擅一时之名,手捧檀板,押众乐前,将欲歌之。上曰:‘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遽命龟年持金花笺,宣赐翰林学士李白立进《清平乐词》三篇。承旨,犹苦宿醒,因援笔赋之。”)、黄幡绰、敬新磨、卓文君、红拂、薛涛、崔莺、朝云之流。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按:崔莺莺的原型,宋代王铚《〈传奇〉辩证》考证为是唐永年县尉崔鹏之女)
第五十三回
凡这屏上所绣之花卉,皆仿的是唐、宋、元、明各名家的折枝花卉,故其格式配色皆从雅,本来非一味浓艳匠工可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捐纳同知:
第二回
雨村道:“正是,方才说这政公,已有衔玉之儿,【蒙府侧批:灵玉却只一块,而宝玉有两个,亦如六耳悟空之意耶?。】又有长子所遗一个弱孙。这赦老竟无一个不成?”子兴道:“政公既有玉儿之后,其妾又生了一个,【甲戌侧批:带出贾环。】倒不知其好歹。只眼前现有二子一孙,却不知将来如何。若问那赦公,也有二子。【蒙府侧批:本族家谱,记不清者甚多,偏是旁人说来,一丝不乱。】长名贾琏,(按:《魏书/李平传》:“实廊庙之瑚琏(liǎn),社稷之桢干。”)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作亲,娶的就是政老爹夫人王氏之内侄女,【甲戌侧批:另出熙凤一人。】今已娶了二年。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按:捐同知康熙年间即行。岳钟琪(1686~1754),清朝名将。字东美,号容斋。四川成都人。康熙五十年(1711),由捐纳同知改武职,任四川松潘镇中军游击。五十七年,任四川永宁协副将。五十八年,准噶尔扰西藏,次年,钟琪奉命率军随定西将军噶尔弼入藏,直抵拉萨,击败准噶尔兵。六十年升四川提督。雍正二年(1724),率军随年羹尧平定罗卜藏丹津叛乱。授三等功,赐黄带。三年,兼甘肃巡抚、署川陕总督。奏请于河州、松潘及丹噶尔寺为互市所,以便各族人民进行交易。五年,在陕甘两省推行摊丁入地。又对四川乌蒙等土司实行改土归流。六年,湖南靖州生员曾静使学生张熙投书岳钟琪,称他是岳飞的后裔,劝他起兵反清。岳钟琪向朝廷告发,曾静等被捕解京,构成雍正朝最严重的文字狱,杀戮惨重。雍正年间,屡征准噶尔。官拜宁远大将军。后因刚愎自用,坐失战机,致使准噶尔入犯哈密,劫掠牲畜,抢夺粮饷,被大学士鄂尔泰、副将军张广泗所劾,削爵夺职,拘兵部,后获释家居。乾隆十一年(1746)金川之役(见大小金川之役),师久无功,因钟琪久官四川,以总兵衔启用。不久,授四川提督。十四年正月,随经略大学士傅恒参与大金川之战,轻骑入勒乌围,说降大金川土司沙罗奔,金川平定。加太子少保,授兵部尚书衔,还四川提督任,赐号威信。乾隆十九年,于镇压陈琨起义时,病死于四川资州(今四川资中)。谥襄勤。著有《姜园集》、《蛩吟集》等。
  岳钟琪沈毅多智略,御士卒严,而与同甘苦,人乐为用。终清之世,汉族大臣拜大将军,满洲士卒隶麾下受节制,唯他一人。高宗称之为“三朝武臣巨擘”。)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所以如今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帮着料理些家务。谁知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甲戌侧批:未见其人,先已有照。】【甲戌眉批:非警幻案下而来为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