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batsbird

《石头记》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的附会“像思病”

[复制链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千儿:
第八回
可巧银库房的总领名唤吴新登【甲戌侧批(甲辰夹批):妙!盖云无星戥也。】与仓上的头目名戴良,【甲戌侧批(甲辰夹批):妙!盖云大量也。】还有几个管事的头目,共有七个人,从帐房里出来,一见了宝玉,赶来都一齐垂手站住。独有一个买办名唤钱华,【甲戌夹批(甲辰夹批:亦钱开花之意。)随事生情,因情得文。】(按:从正文“独有一个买办名唤钱华”到脂批“亦钱开花之意”是缺省型谐音幽默三段论推理,而非谐音判断。缺大前提“买办是钱开花之意”;但小前提“钱华是买办【者】”偷换了概念,故脂此推理是幽默推理。作书人完成小前提,批书人完成结论,读书人完成大前提:作-批-读书人三位一体,共同完成三段论游戏。三段论不缺省是个小概率事件,而缺省则是个大概率事件。逻辑学中三段论推理在实战运用中多使用省略大前提的表达,故从小前提和结论反演推出大前提,就是索隐。大前提都是常识,人所共知。语文学中三段论推理在实战运用中多使用省略超前文的表达,故从当前文和后文反演推出超前文,就是索隐。超前文不是典故就是熟语,雅俗共赏。《金瓶梅》中的好事之徒车淡(扯淡)、游守(游手)、郝贤(好闲)就是这种命名,因此,《姑妄言》并不取道于尚未传世的《石头记》——更非《石头记》取道于《姑妄言》,而是取道于早已传世的《金瓶梅》。)【靖藏眉批:沾光、善骗人、无星戥,皆随事生情,调侃世人。余亦受过此骗,阅此一笑。三十年前作此语之人,观其形,已皓首驼腰矣。使彼亦细听此语,彼则潸然泣下,余亦为之败兴。】【甲戌(靖藏紧接)眉批:余亦受过此骗,今阅至此,赧然一笑。此时有三十年前向余作此语之人在侧,观其形已皓首驼腰矣,乃使彼亦细听此数语,彼则潸然泣下,余亦为之败兴。】(按:靖批语义连贯。转换为“甲戌”本批语后,夹批、侧批各各对点。故“甲戌”本眉批是批侧批和夹批的。此眉批当是康熙皇帝之批,“皓首驼腰”者为批书人脂砚斋高士奇。作批时间为1703年康熙庆寿期间。
高士奇《蓬山密记》:
二十九日,上命内待传旨云:“朕所书《千字文》,曾赐大学士张玉书、吏部尚书陈廷敬,尚来赐尔,连日书经,今日少暇,正在临池,先说尔知之。”
三十日,上命内侍以御制《千字文》跋稿赐观。跋曰:“米芾书,原无千字文,朕自幼临摹,深知沉着痛快处,令人起敬,所以集成两部。此一部,乃悬小字,其中无字者,朕书补之。虽不能彷佛古人用笔,亦知朕好书之意也。癸来春,南巡,礼部侍郎高土奇,终养在籍,以色笑孝母,莱衣自欢。当年讲筵时,精神少壮,留心翰墨。尝进《春秋讲义》,夜分不寐。今见齿落发白。三十年间,光阴之速,以至如此。朕甚怜之。故舟中书《莱衣昼锦》匾额并《千字文》赐之,以记不忘旧臣云耳。”
四月初一日,赐下《千字文》一卷,即书前跋于后,又织成夔龙边綾匾,御书“莱衣昼锦”四大字。臣士奇奏云:“本书生,遭逢圣主,年来请养闲居,尺寸未效。蒙皇上垂念微劳,至亲洒宸翰,眷属殷隆,惟有感恸,泪不能止。”因九叩谢恩,赋诗八章。
初九日,申刻,上步至直庐。与臣士奇谈书法许久。因云:“凡事贵乎有恒,即一技一能,亦必须久而后成其名。朕于作字留心非一日,今觉稍稍有进。”臣土奇曰:“皇上聪明天授,于学问又复用功,臣昔侍讲幄,深知皇上精一纯粹,好学无倦。愧才力短薄,不能效涓埃也。”因命内侍引臣登舟至清溪书屋,观树上樱桃,即令摘而食之。周历宛后亭榭而出。)因他多日未见宝玉,忙上来打千儿请安,宝玉忙含笑携他起来。(按:《石头记》中,所有的“打千儿”均为下人对主子,没有晚辈主子对长辈主子的。
《金瓶梅》第三十五回:“那小厮打了个佥(同“签”)儿,慢慢低垂粉颈,呷了一口。余下半钟残酒,用手擎着,与伯爵吃了。方才转过身来,递谢希大酒,又唱了个曲儿。”《石头记》中“打千儿”化用了《金瓶梅》“打佥儿”,其意为代表众小厮或众门客。千同“仟”, 仟佰,谓千人百人之长也。请安是一种礼节,但打千儿并非是什么礼节)
第九回
贾政因问:“跟宝玉的是谁?”只听外面答应了两声,早进来三四个,大汉(按:大汉即众小厮的头领。大汉是被众小厮抬着的神楼中的神,神也能向贾政请安,此乃幽默表达)打千儿(按:打千儿即代表众小厮。千同“仟”。仟佰,谓千人百人之长也。)请安。贾政看时,认得是宝玉的奶母之子,名唤李贵。(按:
《曲江池》中李亚仙为郑元和的一段分辨:
(卜儿云)你只看他穿着那一套衣服。
(正里唱)可显他身贫志不贫。
(卜儿云)他紧靠定那棺函儿哩。
(正里唱)他正是倚官(棺)挟势的郎君。
(卜儿云)他一人摇铃儿哩。
(正里唱)他摇铃子当世当权。
(卜儿云)他与人家唱挽歌儿哩。
(正里唱)唱挽歌也是他一遭一运(韵)。
(卜儿云)他举着影神楼儿哩。
(正里唱)他面前称大汉,只待背后立高门。送殡呵须是仵作风流种,唱挽呵也则歌吟诗赋人。
抬神楼(闯神楼、耍神楼)是借祭神、祈雨、还愿等形式开展的百姓喜闻乐见的特有民间文化艺术娱乐活动。“神楼”,实际是安放神象的木龛,有大、小两种,大的“法王楼”,楼内敬以法王神象,又称为文神楼;小的“黑虎”、“灵官”称为武神楼。抬神楼,因其又称耍爷架,故而它在舞蹈时,始终贯穿以耍而乐的情绪。  
石君宝《李亚仙花酒曲江池》有《元曲选》等刊本,写妓女李亚仙与郑元和相爱,元和金尽被逐,沦落街头以为人送殡唱挽歌谋生。其父认为有辱家门,痛加杖责。李亚仙救他脱离危难,助他奋志读书上进。杂剧取材于唐白行简传奇小说《李娃传》 ,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比原作有所提高,对后世演出的《绣襦记》有着直接影响。
石君宝,元代戏曲作家。姓石,名德玉,字君宝,女真族。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逝世,享年85岁。平阳(今山西临汾)人。以写家庭、爱情剧见长。著有杂剧10种,现仅存3种:《鲁大夫秋胡戏妻》、《李亚仙花酒曲江池》、《诸宫调风月紫云亭》,另7种皆佚。《太和正音谱》评其词"如罗浮梅雪"。)因向他道:“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账!”【蒙府侧批:此等话似觉无味无理,然而作父母的,到无可如何处,每多用此种法术,所谓百计经营、心力俱瘁者。】吓的李贵忙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连连答应“是”,又回说:“哥儿已经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呜,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说的满座哄然大笑起来。贾政也掌不住笑了。(按:呦呦鹿鸣,食野之苹。鲁迅先生的《社戏》“那地方叫平桥村,是一个离海边不远,极偏僻的,临河的小村庄;住户不满三十家,都种田,打鱼,只有一家很小的杂货店。但在我是乐土:因为我在这里不但得到优待,又可以免念‘秩秩斯干,幽幽南山’了”即化用了此处的意境。)因说道:“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李贵忙答应“是”,见贾政无话,方退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回
正闹着,人回:“苏州去的人昭儿来了。”【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接得好!】凤姐急命唤进来。昭儿打千儿请安。(按:昭儿是众小厮的头领,代表众小厮向凤姐请安故曰打千儿请安。“昭儿”名出《礼记•祭法》“瘗埋于泰折,祭地也”。《註》折,昭晢也,必爲昭明之名,尊神也。)凤姐便问:“回来做什么的?”昭儿道:“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按:这是《石头记》中第一次用“二爷”字样指称贾琏。贾珠未死前,宝玉自然是[宝]二爷;贾珠死后,宝玉仍然是二爷,毕竟李纨、贾兰还在。贾政委贾琏、凤姐以家务,站在贾母的角度称谓,贾琏序齿在贾珠之后,自然为二爷;若站在宁荣二府始祖的角度称谓,贾琏序齿在贾珍之后,一为琏二爷一为珍大爷。
自扬州至都中须一月工夫,故知可卿与林如海几乎是同时去世的)【甲戌(庚辰)眉批:颦儿方可长居荣府之文。】二爷带了林姑娘【庚辰侧批:暗写黛玉。】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二爷打发小的来报个信请安,讨老太太示下,还瞧瞧奶奶家里好,叫把大毛服带几件去。”凤姐道:“你见过别人了没有?”昭儿道:“都见过了。”说毕,连忙退去。凤姐向宝玉笑道:“你林妹妹可在咱们家住长了。”【庚辰侧批:此系无意中之有意,妙!】宝玉道:“了不得,想来这几日他不知哭的怎样呢!”说着,蹙眉长叹。
第五十二回
正说话时,顶头果见赖大进来。宝玉忙笼住马,意欲下来。赖大忙上来抱住腿。宝玉便在镫上站起来,笑携他的手,说了几句话。接着又见一个小厮带着二三十个拿扫帚簸箕的人进来,见了宝玉,都顺墙垂手立住,独那为首的小厮打千儿请了一个安。宝玉不识名姓,只微笑点了点头儿。马已过去,【庚辰夹批:总为后文伏线。】那人方带人去了。于是出了角门,门外又有李贵等六人的小厮并几个马夫,早预备下十来匹马专候。一出了角门,李贵等都各上了马,前引傍围的一阵烟去了,不在话下。(按:此处“后文”是超短线后文。前文是宝玉之马,后文是李贵等六人的小厮并几个马夫的马:“前引傍围”是关键词)
第六十二回
忽见迎春房里小丫头莲花儿走来【己卯(庚辰)夹批:总是写春景将残。】(按:P1429。五代齐己《江寺春残寄幕中知己》诗之二:“社莲渐与幕莲同,岳寺萧条俭府雄。”南宋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莲花儿是狗头参谋,正文中的时间行将进入六月)说:“司棋姐姐说了,要碗鸡蛋,炖的嫩嫩的。”柳家的道:“就是这样尊贵。不知怎的,今年这鸡蛋短的很。十个‘钱’,一个还找不出来;(按:这里的“钱”指以钱华领头的买办。买办行中出门的只有十分之九的人能买着鸡蛋。
《金瓶梅》第三十五回:“那小厮打了个佥(同“签”)儿,慢慢低垂粉颈,呷了一口。余下半钟残酒,用手擎着,与伯爵吃了。方才转过身来,递谢希大酒,又唱了个曲儿。”《石头记》中“打千儿”化用了《金瓶梅》“打佥儿”,其意为代表众小厮或众门客。千同“仟”, 仟佰,谓千人百人之长也。请安是一种礼节,但打千儿并非是什么礼节。第八回中,钱华是买办行的领导人,代表买办行全体工作人员向宝玉请安,故称打千儿请安。
第八回中钱华段落是伏笔,第六十一回十个“钱”段落是应笔。伏笔处“钱”有定性强,特指钱华本人;应笔处“钱”无定性强,泛指以钱华为代表的买办行子们。三段论中,中项在大前提中处于主词的地位,有定性强;在小前提中处于宾词的地位,无定性强。
章法是宏观逻辑,逻辑是微观章法。第十七回妙玉出场回为妙玉伏笔,谈的是妙玉本人。第四十一回妙玉二次出场回为妙玉应笔,“妙玉”二字无定性增强有定性削弱,谈的是成窑盅子。第五回所谓“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意为金玉之质的成窑盅子落入泥巴腿子刘姥姥之手,这是借成窑盅子描述妙玉天生洁癖的古怪性格,并非是说妙玉的80后命运。妙玉的这种性格原型,历史上只有倪云林才有。第二回中,已经交代了倪云林此人)昨儿上头给亲戚家送粥米去,四五个买办出去,好容易才凑了二千个来。(按:已婚女子分娩,第五天或第七天娘家备米、面、鸡蛋等食品和一块衣料前往抚慰,称“送粥米”,或作送祝米,又称送米、送汤米、送糖米、送米糖、下汤、送乳汁米、看欢喜、吃面、吃大面、做日子)等我那里找去?你说给他,改日吃罢。”
第六十四回
仍欲往下说时,只见有人回道:“琏二爷回来了。适才外间传说往东府里去了好一会了,想必就回来的。”宝玉听了,连忙起身迎至大门以内等待,恰好贾琏自外下马进来。于是宝玉先迎着贾琏跪下(按:程乙本为“跪下打千儿”,袭自梦稿本的旁改旁添。其他版本均无“打千儿”。
第六十七回简文版有“旺儿又打着千儿回道”这样的表达,这就明确地将“千儿”理解为一个词了,也就是说,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将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打千儿请安(代表众属向主子请安,特指奴才中的头领向主子请安的行为)之“打千儿”视作了一种跪拜礼,不请安也打千儿。),口中给贾母王夫人等请了安,又给贾琏请了安。(按:此时贾母王夫人等离场而不在场,故贾琏是代表贾母王夫人等接受跪拜请安礼)二人携手走了进来。只见李纨、凤姐、宝钗、黛玉、迎探惜等早在中堂等候,一一相见已毕。因听贾琏说道:“老太太明日一早到家,一路身体甚好。今日先打发了我来回家看视,明日五更仍要出城迎接。”说毕,众人又问了些路途的景况。因贾琏是远归,遂大家别过,让贾琏回房歇息。一宿晚景不必细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养生堂:
第八回       
他父亲秦业【甲戌夹批:妙名。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也。】现任营缮郎,【甲戌夹批:官职更妙,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道家]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甲戌侧批:一顿。】只剩女儿,小名唤可儿,【甲戌夹批:出明“秦”氏,究竟不知系出何氏,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如此写出可儿来历亦甚苦矣。又知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甲戌眉批:写可儿出身自[道家]养生堂,是褒中贬。后死封龙禁尉,是贬中褒。灵巧一至于此。】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甲戌侧批:四字便有隐意。《春秋》字法。】因素与贾家[贾敬]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按:用典《全元散曲•贺圣朝》“春夏间,遍郊原桃杏繁,用尽丹青图画难。道童将驴鞴上鞍,忍不住只恁般顽,将一个酒葫芦杨柳上拴”。可儿在秦业抱养前,为道童,待淫——若可儿不被秦业抱养,长大后就会成为道士“采三峰”的工具。从出身来讲,秦可儿确实是下半身若似涉淫的,这也是第五回可儿新婚得意后被小男生宝玉意淫的原因。宝玉与袭人试云雨,与钗、黛闻袖香,与鸳鸯吃嘴上的胭脂,则化用的是道家采三峰典故,从下至上,分别是采紫芝峰,采双荠峰,采红莲峰。)
十一月三十日冬至:
第十一回
且说贾瑞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遇见凤姐儿往宁府那边去了。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到交节的那几日,贾母、王夫人、凤姐儿日日差人去看秦氏,回来的人都说:“这几日也没见添病,也不见甚好。”(按:冬至总在冬月。民间有以冬至日的天气好坏与来到的先后,来预测往后的天气。俗语说:“冬至在月头,要冷在年底;冬至在月尾,要冷在正月;冬至在月中,无雪也没霜”。第十一回“十一月三十日冬至”是为第十二回“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作铺垫的,两者一伏一应:冬至在十一月三十日月尾,则腊尽春回次年正月最冷,故“病更又沉重”)
乙卯科进士:
第十三回
贾珍看了,忙送与戴权。看时,上面写道:
    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曾祖,原任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祖,乙卯科进士贾敬;父,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按:“乙卯科”假借汉唐名色)
恭人:
第十三回
【庚辰眉批:贾珍是辞费[于]可卿,却实如此。】(按:用典《礼记•曲礼上》“礼不妄说人,不辞费。”“辞费”乃不及物动词活用为及物动词。【辞费】指的是贾珍将“宜人”升级为“恭人”。第十三回“恭人”与第十四回“享强寿”是配对的,意思约略是:若可儿享受到长寿之年,则可为“恭人”,这相当于是英语中的用一般现在时表将来。所以“恭人”的本义为待恭人或预备恭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题‘一丈红’》:
第十五回
【甲戌:秦、智幽情,忽写宝、秦事,云“不知算何帐目,未见真切,不曾记得,此系疑案蓁创”,是不落套中,且省却多少累赘笔墨。
昔安南国使有《题‘一丈红’》句云:“五尺墙头遮不得,留将一半与人看。”】(按:《晋书•皇甫谧传》:“陛下披榛采兰,并收蒿艾,是以皋陶振褐,不仁者远。”
明代敖英《东谷赘言》卷下:“安南陪臣来朝贡,道出汉阳宿邮亭时,亭中芙蓉盛开,亭长诳之曰:此花名一丈红,请咏之。陪臣佯为不知,赋诗曰:原来不是芙蓉树,花与芙蓉却一般。五尺阑干遮不尽,尚留一半与人看。太守闻之,以亭长不诚于远人,乃诟而杖之。译者以告陪臣,叹服而去。”)
修理海塘:
第十六回
赵嬷嬷道:“阿弥陀佛!原来如此。这样说,咱们家也要预备接咱们大小姐【庚辰侧批:文“忠公之嬷”。】了?” (按:P332。⊙式鉴定法。“接咱们大小姐”就是接驾。【庚辰侧批:文“忠公之嬷”】一批中的“文”字因上文【甲戌眉批:赵嬷一问是文章家进一步门庭法则】而来。《石头记》全部文本中,有且只有此处有“文章家”字样。脂批是文学批评,文学批评是哲学,故总能战胜史学,且能以挑逗、勾引的方式,轻挑牙签战胜史学。当前脂批所批当前正文是“[‘咱们’]大小姐”几个字,而“[‘咱们’]大小姐”又与上文“周贵人”“吴贵妃”相对,故应读为【文“忠公之嬷”】。“文”为谓语动词,“忠”为非谓语动词,“忠公之嬷”用典《后汉书•左雄传》“时顺帝新立,大臣懈怠,朝多闕政,雄数言事,其辞深切。尚书僕射虞詡以雄有忠公节,上疏荐之”,翻译成现代汉语类似于“公仆”“公务员”之类;公仆、公务员赵嬷痛饮惠泉,两个儿子,一曰赵天梁一曰赵天栋,皆“栋梁之材”。李嬷并不姓李,赵嬷并不姓赵。其子随父姓而不随母姓,并无证据证明栋梁之父是倒插门的女婿。)贾琏道:“这何用说呢!不然,这会子忙的是什么?”【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一段闲谈中补明多少文章。真是费长房“壶”中天地也。】(按:明•陈继儒《小窗幽记卷二•集情》“费长房,缩不尽相思地;女娲氏,补不完离恨天。”)凤姐笑道:“若果如此,我可也见个大世面了。可恨我小几岁年纪,若早生二三十年,如今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了。【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忽接入此句,不知何意,似属无谓。】说起当年太祖皇帝访(按:诸本中,只有戚序本校改为“倣”(仿)字,这是戚序本为盗版的标志)舜巡(按:访巡,察访巡查。皇帝察访巡查,口头就叫“访‘舜’巡”。第四十三回脂批中【刚“丙”庙】[第三次修建后的金刚庙]的造词方式与此类似。有清一代,太祖未南巡,南巡非太祖,“太祖南巡”对于清代而言是个悖论。这种悖论就像“西洋酒令”一样。
《康熙三十六年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祭舜帝文》
康熙三十六年,遣翰林院侍读学士张廷瓒致祭,告平漠北:
自古帝王,受天景命,制治绥猷,必禁暴除残,以乂安黎庶。缅怀往烈,道实同符。朕钦承帝祉,临御九围。兹以狡寇跳梁,亲征漠北,荡涤寇氛,廓清边徼,永靖兵革,以与普天率土,乐育太和。敬遣专官,代将牲帛,昭告古先哲后,虔修禋祀,式彰安攘之模,用展景行之志。
仰企明灵,俯垂鉴飨!)的故事,比一部书还热闹,【庚辰侧批:既知“舜”巡而又说热闹,此妇人女子口头也。】(按:【“舜”巡】是借代修辞格。皇帝察访巡查,关防甚严,不可能热闹,让妇人女子看到,所以她们只是过嘴瘾,耳闻而不目睹)我偏没造化赶上。”【庚辰侧批:不用忙,往后看。】赵嬷嬷道:“嗳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按:唐•韩愈《潮州刺史谢上表》:“当此之际,所谓千载一时不可逢之嘉会。”)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按:此处是接龙驾)一次,【庚辰侧批:又要瞒人。】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说起来……”凤姐忙接道:【甲戌侧批:又截得好。】【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忙”字妙!上文“说起来”必未完,粗心看去则说疑团,殊不知正传神处。】“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候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点出阿凤所有外国奇玩等物。】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赵嬷嬷道:“那是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儿呢,说‘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庚辰侧批(甲辰夹批):应前“葫芦案”前文。】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嗳哟哟,【庚辰侧批:口气如闻。】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按:接凤驾,四人次),【庚辰侧批:点正题正文。】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按:甄家是钦差,钦差是由皇帝亲自派遣,代表皇帝出外办理重大事件的官员,故曹家店的钦差接龙驾就像张爱玲的西洋有酒令一样,是一个悖论。
语言的最小单位是词汇词而非短语词,也非貌似词汇词的短语词。短语词只有基于辩证逻辑或曰辩证论理进行概念乘法因素分析,分解为词汇词后,才能够被理解。这种“理”“解”过程,称为“拆词”。双音短语词拆词后形成的是两个“义节”,如“现在”这个双音短语词拆出来的就是“现•在”——“现”“在”都是不可再分的词汇词。
男女授受不亲。赵嬷嬷耳闻接龙驾,目睹接凤驾。如今现在江南,“当时”在都中——接[凤]驾四[人]次是“当时”事。甄家有两个女儿在宫中为妃(第五十六回中),甄妃每妃有两次省亲机会,4人次÷2人=2次,故贾妃在第十八回用一“倘”字期待二次省亲,2次-1次=1次,而第五十五回开头文字则是应笔。)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庚辰侧批:极力一写,非夸也,可想而知。】(按:化用明•冯梦龙《警世通言》第32卷:“然尊大人所心怒兄者,不过为迷花恋柳,挥金如土。”)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按:化用明•凌蒙初《初刻拍案惊奇》卷十七:“那日观看的人,何止挨山塞海。”)——‘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按:【忆、惜感今】)【庚辰侧批:真有是事?经过,见过?】凤姐道:“常听见我们太爷们也这样说,岂有不信的。【庚辰侧批:对证。】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甲戌(庚辰)侧批:是不忘本之言。】(按:化用元•萧德祥《杀狗劝夫》:,“既然哥哥有酒,我们借花献佛,与哥哥上寿咱。”)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最要紧语。人苦不自知,能作是语者吾未尝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曲柄七凤黄金伞:
第十八回
一时传人一担一担的挑进蜡烛来,各处点灯。方点完时,忽听外边马跑之声。【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净极,故闻之细极。】(按:【净】,指文字表达干净利落。可对照第十六回【文“忠公之嬷”】中的【文】字。有“马跑之声”,岂能【静极】?《孔雀东南飞》:“新妇识马声,蹑履相逢迎。怅然遥相望,知是故人来。”
明代胡震亨《唐音癸签》评聂夷中等人:“洗剥到极净极省,不觉自成一体”“夷中诗尤关教化”。)一时,有十来个太监都喘吁吁跑来拍手儿。【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神异,画出内家风范。《石头记》最难之处别书中摸不着。】这些太监会意,【庚辰侧批:雅得他的“出”,是《绎》至之人也。】(按:P380。指元妃出场,出众。“绎”字写法见金代张天锡辑《草书韵会》。《三命通会卷十二络绎赋》:“一气为根,秀出群英之表;两干不杂,名出众彦之先。”)都知道是“来了,来了”,各按方向站住。贾赦领合族子侄在西街门外,贾母领合族女眷在大门外迎接。半日静悄悄的,忽见一对红衣太监骑马缓缓的走来,【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形容毕肖。】至西街门下了马,将马赶出围幕之外,便垂手面西站住。【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形容毕肖。】半日又是一对,亦是如此。少时便来了十来对,方闻得隐隐细乐之声。一对对龙旌凤翣,雉羽夔头,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黄金伞过来,(按:《石头记》假借汉唐名色。元代睢景臣散曲《高祖还乡》对仪仗等有极为传神幽默的描绘:“红漆了叉,银铮了斧,甜瓜苦瓜黄金镀。明晃晃马蹬枪尖上挑,白雪雪鹅毛扇上铺。这几个乔人物,拿着些不曾见的器仗,穿着些大作怪衣服。”“辕条上都是马,套顶上不见驴。黄罗伞柄天生曲。车前八个天曹判,车后若干递送夫。更几个多娇女,一般穿着,一样妆梳。”“那大汉下的车,众人施礼数。那大汉觑得人如无物。”“你道那大汉是谁?白什么改了姓更了名唤做汉高祖!”。此处正文用典“黄罗伞柄天生曲”。脂批中“阿凤”又谐音写作“阿风”,也是典出刘邦《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便是冠袍带履。又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一队队过完,后面方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绣凤版舆,缓缓行来。(按:南朝•梁•梁元帝《金楼子•立言》:“金樽玉杯,不能使薄洒更厚;鸾舆凤驾,不能使驽马健捷。”)贾母等连忙路旁跪下。【庚辰侧批:一丝不乱。】早飞跑过几个太监来,扶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来。那版舆抬进大门、入仪门往东去,到一所院落门前,有执拂太监跪请下舆更衣。于是抬舆入门,太监等散去,只有昭容、彩嫔等引领元春下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穿衣镜:
第二十六回
一回头,只见左边立着一架大穿衣镜,(按:1688年,纳夫发明大块玻璃生产工艺。據王士禎《池北偶談》所載,康熙六年(1667)荷蘭遣使卑獨攀呵閨等入貢,貢品有刀劍八枚、四頭西洋小白牛、四匹荷蘭馬、玻瓈箱、牡丁香、哆囉絨等。《朔方備乘》卷二十九〈北徼方物考〉玻璃鏡條說:「臣何秋濤謹案張玉書『外國記』曰:『俄羅斯康熙十五年來貢玻璃鏡。』」康熙二十五年(1686)荷蘭再度遣陪臣賓先吧芝來貢,眾多禮品中,有照身大鏡、琉璃盞異式、大琉璃燈、聚耀燭台(水晶玻璃燈)等玻璃製品。南懷仁《熙朝定案》記載,康熙二十八年二月,帝南巡,駕幸杭州,接受教士殷鐸澤(Drosper Introrcetta)進獻的玻璃彩球,駕幸蘇州時,接受教士潘國良(Emmanuel Laurifice)小千里鏡、照面鏡及兩枚玻璃瓶的禮品。康熙三十九年(1700)十月,康熙帝祝賀太后六秩聖壽的禮物中有千秋洋鏡和百花洋鏡各一架。)从镜后转出两个一般大的十五六岁的丫头来说:“请二爷里头屋里坐。”
四月二十六日:
第二十七回
【庚辰(戚序、蒙府):《葬花吟》是大观园诸艳之归源小引,故用在饯花日诸艳毕集之期。饯花日不论其典与不典,只取其韵耳。】(按:【归源小引】典出明代秦景明《症因脉治》“夫引火归源而用附桂,实治真阳不足,无根之火,为阴邪所逼,失守上炎,如戴阳阴躁之症,非龙雷之谓也” ,用中医术语论文章章法。所谓引火归源,就是引虚浮之火、离源之火归于本源。《石头记》中,【诸艳之归源】指的是诸艳偶建海棠社、雅集吟诗,在第三十七回中。此批论的是文章的章法,并非像传统红学所言诸钗最后都像被葬的花儿一样一个个死翘翘了。
第二十七回中交芒种节就是芒种节行将结束,不几日将进入夏至。也就是说,四月二十七日(或六日)是芒种节中的后两三天,并非此节的第一天,乃是芒种向后与夏至相交,而非芒种向前与小满相交。“交节”这个概念因台历而来。台历表中,本月最后一天或下月的第一天为某节的首日,则此日及其前几日为交节日,这两三日一过就从上月翻到下月——从台历表的一页、一个版块翻到另一页、另一个版块了,这就跟我们阅读《石头记》从上一回翻到下一回一样)
(按:第二十七回标题“甲辰”本“燕”字错为“尘”字。三家评本杨妃写作宝钗,飞燕写作黛玉,乃不知借代修辞之故)
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按:庚辰本第二十六回及之前有夹批而第二十七回无夹批,这说明此回文字用的不是己卯本而是靖藏本。靖藏本上是“四月二十六日”,故庚辰本写作“四月二十六日”。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上也写作“四月二十六日”。从梦稿本和列藏本写作“二十七日”我们可以推知两本均采纳了己卯本的“四月二十七日”。四月二十七日是遮天大王(五府千岁)中五王范承业(做过刑部大司寇)的圣诞,四月二十六日是大王李大亮圣诞,己卯本改“六”为“七”,是因狭义脂批【狱神庙回内】而改)原来这日、未时(按:第七十八回有“未正二刻到任司花”。 《石头记》第二十七回之未时是点明祭祀的时辰(与第五十八回一样),并非交节的时辰。时辰在古代是最小的时间单位,两节气的切点是以时辰计的,故两节气的“交节”即相交就必须跨越两个时辰,须以日来“交节”。若刚好子时进入下一节气,则须两日才能形成“交节”。第十一回交节就是这种情况。相切与相交是两种不同的几何关系。下位概念使之相切,上位概念使之相交),交芒种节、尚(V.)古风俗(按:这日交芒种节,未时尚古风俗。列藏本圈改“尚”为“上”,乃盗改。第二十七回“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种节”是为第二十九回“遮天(遮卫天子)大王(台湾五府千岁之李大亮)圣诞”作铺垫的):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庚辰侧批:无论事之有无,看去有理。】须要饯行。然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了。(按:未时之前做准备,未时作法事)
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颗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颻,花枝招展,【庚辰侧批:数句、彼省亲一回文字,反觉闲闲有趣有味的领略。】【甲戌侧批:数句大观园景,倍胜省亲一回。在一园人俱得闲闲寻乐上看,彼时只有元春一人闲耳。】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甲戌(庚辰)侧批:桃杏、燕莺,是这样用法。】一时也道不尽。(按:苏轼《浣溪沙•端午》:“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参:
第二十八回
王夫人又道:“既有这个名儿,明儿就叫人买些来吃。”【庚辰眉批:写药案是暗度颦卿病势渐加之笔,非泛泛闲文也。丁亥夏,畸笏叟[张英]】宝玉笑道:“这些都不中用的。太太给我三百六十两银子,我替妹妹配一料丸药,包管一料不完就好了。”王夫人道:“放屁!什么药就这么贵?”宝玉笑道:“当真的呢。我这个方子比别的不同,那个药名儿也古怪,一时也说不清。只讲那头胎紫河车、【庚辰侧批:只闻名。】人形带叶参,(按:人參,藥名。本作薓。又作“葠”)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庚辰侧批:听也不曾听过。】(按:p635。《本草纲目》:“介虫三百六十,而龟为之长。龟,介虫之灵长者也”“龟能通任脉,故取其甲以补心、补肾、补血,皆以养阴也”。 明代杜文燮《药鉴》:“东垣以为强阴治崩,补遗以为去瘀血,何哉?盖由阴强而气血调和,则瘀血自去也,总是一意。”“介虫之灵长者”的龟板能治气血两不足,故称三百六十“两不足”龟。宝玉此称有兼言三百六十两银子不算多的意思,龟谐音“贵”。此是正文中对“三百六十两银子”的裂词修辞。由此可知,脂批中大量使用的裂词修辞是得体的,与正文是协调一致的),大何首乌、千年松根‘茯苓’胆,(按:《本草图经》:“何首乌......秋冬取根大者,如拳,各有五棱瓣,似小甜瓜。”“大何首乌”即“如拳,各有五棱瓣,似小甜瓜”的何首乌,这是指生何首乌且是整根不切片的,须等上半年,秋冬才能得。
《淮南子》:“千年之松下有茯苓,上有菟丝。”唐代李贤等注《后汉书卷八十六/南蛮西南夷列传第七十六》:“《博物志》曰:松脂沦入地千年化为伏苓,伏苓千岁化为虎魄(按:即琥珀)。今太山有伏苓而无虎魄,永昌有虎魄而无伏苓。”“茯苓”藏词修辞指琥珀。按照十二经脉中药归经理论,宝玉所用琥珀是归入“胆经”大类“化石”小类的,故称“茯苓胆”。由此可知,“千年”实为两千年,省“两”字。《石头记》中,第二十八回“茯苓胆”、第四十一回“鸡瓜”、第七十七回“芦须”都使用了中医术语后置表达,故十分令人费解。梦稿本“松”字写得变形。列藏本“招”字当是误认己卯本“松”字而致。
诸盗版在此有各种异文,独程甲程乙与原版相同,故知程本参考了郑藏本)【庚辰眉批:写得不犯冷香丸方子。】【庚辰眉批:前“玉生香”回中颦云“他有金你有玉;他有冷香你岂不该有暖香?”是宝玉无药可配矣。今颦儿之剂若许材料皆系滋补热性之药,兼有许多奇物,而尚未拟名,何不竟以“暖香”名之?以代补宝玉之不足,岂不三人一体矣。己卯冬夜】诸如此类的药都不算为奇,【庚辰侧批:还有奇的。】只在群药里算。那为君的药,说起来唬人一跳:前儿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给了他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寻了二三年,花了有上千的银子,才配成了。太太不信,只问宝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遮天大王圣诞:
第二十九回
贾珍到贾母跟前,控身陪笑说:“这张爷爷进来请安。”贾母听了,忙道:“搀他来。”贾珍忙去搀了过来。那张道士先哈哈笑道:“无量寿佛!老祖宗一向福寿安康?众位奶奶小姐纳福?一向没到府里请安,老太太气色越发好了。”贾母笑道:“老神仙,你好?”张道士笑道:“托老太太万福万寿,小道也还康健。别的倒罢,只记挂着哥儿,一向身上好?前日四月二十六日,我这里做遮天大王的圣诞,人也来的少,东西也很干净,我说请哥儿来逛逛,怎么说不在家?” (按:南鲲鯓代天府,建于清康熙元年(公元1662年),是全台王爷庙之始,也是规模最大的王爷庙,俗称“南鲲鯓庙”或“五王庙”。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六、二十七两日为李、范两位王爷圣诞。南鲲鯓王爷祭香期以五王的诞辰为主,一年四次(农历四、六、八、九月)乩童和阵头会串是最大的特色。著名的王爷祭,尤以农历四月二十六、二十七两日李、范两位王爷圣诞最具代表,分灵在各地的王爷都会在此时回来进香过炉,一为“南鲲鯓王”暖寿,二为自家王爷“充电”增强神力,随之而来的除了信徒、进香团之外,乩童也大批涌进,宛如全台乩童大会串,蔚为奇观,其规模之大,号称南台湾最大的祭典。
“遮天大王”李大亮是一位文武双全的武将,是台湾台南供奉的五府王爷之一。李大亮是京兆泾阳人士,文武双全,在其结拜兄弟池梦彪、吴孝宽、朱叔裕、范承业之中,李大亮为大哥,五人辅助唐高祖李渊建立唐朝。李大亮不但忠君爱国、体恤百姓,也赋有君在臣在、君亡臣亡的伟大情操,随着唐高祖李渊驾崩后,李大亮则追随唐高祖于黄泉之下。玉皇大帝得知李大亮一事,被如此伟大的爱君爱国情操所感动,敕封李大亮为代天巡狩,驻守人间,拥坐王船,巡狩四方,以驱疫除瘟,圣称为“大王李府千岁”,四月二十六日为他的圣诞千秋。
五王范承业,江苏吴县人,博通经史,智勇超群,精通医术,时常医人救世,做官时,打败巴东流寇,授封折冲都卫。唐高祖在位之时,以七篇文章高中进士,不久出任刑部大司寇。唐太宗在位时,担任武州刺史以及太原尹,四月二十七日为其圣诞千秋。
脂批中,以【狱神庙】指称供奉五位遮天大王的清虚观,当以出任过刑部大司寇的五王范承业为代表。
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康熙以施琅为福建水师提督,收复了台湾。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清政府在台湾设一府(台湾府)三县,即台湾县(今台南)、凤山县(今高雄)、诸罗县(今嘉义),隶福建省,并在台湾设巡道一员,总兵官一员,副将二员,兵八千。在澎湖设副将一员,兵二千。从而加强了中央对台湾的管辖,促进了台湾经济文化的发展。《石头记》第二十九回文本,自是形成于统一台湾之后。
“遮天”乃遮卫天子意,遮天也就相当于“护驾”,乃典雅语体词。典出《[昭明]文选•颜延之<赭白马赋>》“进迫遮列,却属辇辂”唐代刘良注解:“遮犹卫也。列,行也。言马进速于前行者,则遮卫天子以为行列也;却后者,则充属徒之车也。”)
贾母说道:“果真不在家。”(按:张道士提前一日,于二十五日差人请宝玉,但宝玉当日却被薛蟠骗请去,几人乐到很晚才回。)一面回头叫宝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美人:
第三十七回
次看宝钗的是:
  珍重芳姿昼掩门,【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才技为末。)纤巧流畅之词,绮靡浓艳之语,一洗皆尽,非不能也,屑而不为也。最恨近日小说中一百美人诗词语气只得一个艳稿。】(按:何焯(1661—1722)《与澹人书》:“仆诗何足道,《梅花》诸咏,《平山冷燕》体,乃蒙称说,惶愧!”高士奇、何焯《唐三体诗评》中有《题李凝幽居》“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五六亦百炼苦吟而得。直是深山写幽趣,乃觉应接不暇。鸟栖,月上,起“去”字;五六徘徊不舍,起“来”字。将他人顺叙语倒转说。】,高士奇与何焯是有诗的交集的且只有高士奇与之有交集,故可自此批而知批书人脂砚斋为高士奇(1645-1703))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看他清洁自厉),终不肯作一轻浮语。】
  淡极始知花更艳,【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好极!高情巨眼能几人哉!)正“一鸟不鸣山更幽”也。】(按:王安石《钟山即事》:“涧水无声绕竹流,竹西花草弄春柔。茅檐相对坐终日,一鸟不鸣山更幽。”)愁多焉得玉无痕。【己卯(庚辰、戚序 、蒙府)夹批:看他讽刺林宝二人。省(xǐng)乎?】(P846。张卣臣少詹廷瓒以翰林内直,扈从塞外,赐新笋数枝,名「雁来笋」,纪诗云:「箨解香生绿玉痕,得尝珍昧荷君恩。宵来清梦留人处,家在江南水竹村。」其名某隽,可增入《竹谱》。张廷瓒《守宫词》:丹砂夜捣饲龙子,玉痕血溅胭脂紫。曾共君王带笑看,阑干十二秋如水。长门一入梦难通,纨扇迎凉泣晚风。纵使羊车终不到,殷勤还护守宫红。 )
  欲偿白帝凭清洁,【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看他讽刺林,收到自己(庚辰本作“自己收到”)身上来,是何等身份。】不语婷婷日又昏。李纨笑道:“到底是蘅芜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汝窑花囊”:
第四十回
凤姐儿等来至探春房中,只见他娘儿们正说笑。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按:明•袁宏道《瓶史》:“养花瓶亦须精良。譬如玉环、飞燕,不可置之茅茨,又如嵇、阮、贺、李,不可请之酒食店中。尝见江南人家,所藏旧觚,青翠入骨,砂斑垤起,可谓花之金屋;其次官、哥、象、定等窑,细媚滋润,皆花神之精舍也。大抵斋瓶宜矮而小,铜器如花觚、铜觚、尊、罍、方汉壶、素温壶、匾壶,窑器如纸槌、鹅颈、茄袋、花尊、花囊、萅草、蒲槌,皆须形制短小者,方入清供,不然,与家堂香火何异?虽旧亦俗也。然花形自有大小,如壮丹、芍药、莲花,形质既大,不在此限。”明•高濂《遵生八笺》:“定窑者,乃宋北定州造也......更有坐墩式雅花囊,圆腹口坦如橐盘,中孔径二寸许,用插多花。”“秋取黄蜜二色菊花,以均州大盆,或饶窑白花圆盆种之。或以小古窑盆,种三五寸高菊花一株,旁立小石,上几。”《石头记》文本中的“汝窑花囊”指明代宣窑(1426年-1435年)仿宋汝窑(釉)粉青色撇沿盆。)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按:米芾《江山烟雨图轴》,画心100.5x40.5厘米)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按:“墨迹”即字画的真迹。颜鲁公即唐代书法家颜真卿(709年—784年)。颜鲁公墨迹配米芾《江山烟雨图轴》),其词云:
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按:出处:《新唐书•田游岩传》:“臣所谓泉石膏肓,烟霞痼疾者。”田游岩约公元六七o年前后在世。烟霞:指山水;痼疾:久治不愈的病,比喻积久成习,不易改变的嗜好、习惯。指爱好山水成癖。)
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按:宋代官窑。大观(1107年-1110年)是宋徽宗赵佶的年号。北宋使用这个年号共4年)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那板儿略熟了些,便要摘那锤子要击,丫鬟们忙拦住他。他又要佛手吃,探春拣了一个与他说:“顽罢,吃不得的。”东边便设着卧榻、拔步,(按:明代郎瑛 《七修类稿•天地一•生平奇见》:“尽则石牀一张,上下四柱,菱花片壁,即人间之拔步耳。”)床上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板儿又跑过来看,说:“这是蝈蝈,这是蚂蚱。”刘姥姥忙打了他一巴掌,骂道:“下作黄子,没干没净的乱闹。倒叫你进来瞧瞧,就上脸了。”打的板儿哭起来,众人忙劝解方罢。贾母因隔着纱窗往后院内看了一回,说道:“后廊檐下的梧桐也好了,就只细些。”正说话,忽一阵风过,隐隐听得鼓乐之声。贾母问:“是谁家娶亲呢?这里临街倒近。”王夫人等笑回道:“街上的那里听的见,这是咱们的那十几个女孩子们演习吹打呢。”贾母便笑道:“既是他们演,何不叫他们进来演习。他们也逛一逛,咱们可又乐了。”凤姐听说,忙命人出去叫来,又一面吩咐摆下条桌,铺上红毡子。贾母道:“就铺排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借着水音更好听。回来咱们就在缀锦阁底下吃酒,又宽阔,又听的近。”众人都说那里好。贾母向薛姨妈笑道:“咱们走罢。他们姊妹们都不大喜欢人来坐着,怕脏了屋子。咱们别没眼色,正经坐一回子船喝酒去。”说着大家起身便走。探春笑道:“这是那里的话,求着老太太姨太太来坐坐还不能呢。”贾母笑道:“我的这三丫头却好,只有两个玉儿可恶。回来吃醉了,咱们偏往他们屋里闹去。”
  说着,众人都笑了,一齐出来。走不多远,已到了荇叶渚。那姑苏选来的几个驾娘早把两只棠木舫撑来,众人扶了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刘姥姥、鸳鸯、玉钏儿上了这一只,落后李纨也跟上去。凤姐儿也上去,立在舡头上,也要撑舡。贾母在舱内道:“这不是顽的,虽不是河里,也有好深的。你快不给我进来。”凤姐儿笑道:“怕什么!老祖宗只管放心。”说着便一篙点开。到了池当中,舡小人多,凤姐只觉乱晃,忙把篙子递与驾娘,方蹲下了。然后迎春姊妹等并宝玉上了那只随后跟来,其馀老嬷嬷散众丫鬟俱沿河随行。宝玉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天天逛,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工夫?”林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按: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宋代吴炯《五总志》:“唐李商隐为文,多检阅书史,鳞次堆集左右,时谓为獭祭鱼。”李商隐的诗用典过多,晦涩难解,黛玉所说不喜欢的,就是指其胶柱鼓瑟的“獭祭”用典风格。《石头记》本身也是这种獭祭鱼,用典过多,以至无人能解,只百度搜索引擎对付得了。与用典相配套的,就是修辞;修辞会改变语词的本来意义,使“逻辑”显得混乱。因此,搞红学研究,千万不要盲目迷信自己的脑袋会比别人强。任何人,只要不借重机器思维,就没法玩转这部作品,甚至连一词半句也玩不转。)宝玉道:“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说着已到了花溆的萝港之下,觉得阴森透骨,两滩上衰草残菱,更助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