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batsbird

《石头记》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的附会“像思病”

[复制链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琺瑯:
第四十回
这里凤姐儿已带着人摆设整齐,上面左右两张榻,榻上都铺着锦裀蓉簟,每一榻前有两张雕漆几,也有海棠式的,也有梅花式的,也有荷叶式的,也有葵花式的,也有方的,也有圆的,其式不一。一个上面放着炉瓶、一分攒盒,一个上面空设着,预备放人所喜食物。上面二榻四几,是贾母薛姨妈;下面一椅两几,是王夫人的,馀者都是一椅一几。东边是刘姥姥,刘姥姥之下便是王夫人。西边便是史湘云,第二便是宝钗,第三便是黛玉,第四迎春,探春、惜春挨次下去,宝玉在末。李纨凤姐二人之几设于三层槛内,二层纱厨之外。攒盒式样,亦随几之式样。每人一把乌银洋錾自斟壶,一个十锦琺瑯杯。(按:明代曹昭《格古论要•古窑器论•大食窑》:“以铜作身,用药烧成百色花者,与佛郎嵌相似。”凌濛初1628年《初刻拍案惊奇》卷一:“主人家手执着一副法琅菊花盘盏,拱一拱手道:‘请将货单一看,好定坐席。’”孙承泽(1593-1676)《天府广记》抄本卷五:“若奇珍异宝进入尚方者,咸于内市萃之。至内造如宣德之铜器、成化之窑器、永乐果园厂之髹器、景泰‘御前所房’之琺瑯,精巧远迈前古,四方好事者亦于内市重价购之。”《天府广记》是抄作“琺瑯”的。“御”乃驾驶车马者,“房”意为房箙,这里指作为箭袋、箭筒用的琺瑯,且名词活用为动词。
《天府广记》在《四库全书》仅于存目中著录。无刻本,只有抄本。朱彝尊《天府广记序》:“北海孙退谷先生博学鸿览,多识轶事。初著《春明梦馀录》,载先代典制景物,刊行传世,几使洛阳纸贵。复有《天府广记》,搜采广罗,文献彰著,洵为艺林之大乘,考核家藉此以为据信也。”《春明梦馀录》卷六“所房”作“作房”。显而易见,《天府广记》抄本“所”字是正字。《春明梦馀录》康熙时期刊本有误,排印者不懂“房”字故将“所”字认为“作”字,以致后期的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琉璃厂店》“厂内官署、作房、神祠之外,地基宏敞,树林茂密”也出现了“作房”字样。
《石头记》“甲戌”本第一回【惟愿造化主(v.)再出一芹,一“脂”(v.)是书何本】中的“脂”与孙承泽(1593-1676)《天府广记》抄本卷五“景泰‘御前所房’之琺瑯”中的“房”字一样,皆名词活用为动词。其中,【再出一芹】意为再出一最后整理版即期望中的此本“甲戌”本,“一芹”为指物谦语。第二回正文中,“二小姐乃赦老爹‘前妻’所出”之“妻”也是名词活用为动词,意为娶妻,“前”为副词,故曰“前妻”非妻而是妾,第六十五回正文“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有照应。
琺瑯的基本成分为石英、长石、硼砂和氟化物,与陶瓷釉、琉璃、玻璃(料)同属硅酸盐类物质。附着在陶或瓷胎表面的称“釉”,附着在建筑瓦件上的称“琉璃”,而附着在金属表面上的则称为“琺瑯”。《石头记》琺瑯杯是铜胎琺瑯杯,但仍与《石头记》产生之后才出现的磁胎琺瑯杯一样属“磁”杯。其中,铜胎琺瑯杯是实用器,磁胎琺瑯杯是赏玩器,用途不一样。
瓷胎杯是瓷杯,但瓷杯并非都是瓷胎杯。陶胎瓷杯、铜胎瓷杯、瓷胎瓷杯都称瓷杯。其中,陶胎瓷杯、铜胎瓷杯是实用器,瓷胎瓷杯是赏玩器,没有实用价值,故《石头记》中的瓷杯不可能是瓷胎瓷杯,又因是十锦琺瑯杯,故只能是铜胎瓷杯)
第四十一回
话说刘姥姥两只手比着说道:“花儿落了结个大倭瓜。”众人听了哄堂大笑起来。于是吃过门杯,因又逗趣笑道:“实告诉说罢,我的手脚子粗笨,又喝了酒,仔细失手打了这磁杯。有木头的杯取个子来,我便失了手,掉了地下也无碍。”(按:琺瑯的基本成分为石英、长石、硼砂和氟化物,与陶瓷釉、琉璃、玻璃(料)同属硅酸盐类物质。附着在陶或瓷胎表面的称“釉”,附着在建筑瓦件上的称“琉璃”,而附着在金属表面上的则称为“琺瑯”。《石头记》琺瑯杯是铜胎琺瑯杯,但仍与《石头记》产生之后才出现的磁胎琺瑯杯一样属“磁”杯。其中,铜胎琺瑯杯是实用器,磁胎琺瑯杯是赏玩器,用途不一样。
瓷胎杯是瓷杯,但瓷杯并非都是瓷胎杯。陶胎瓷杯、铜胎瓷杯、瓷胎瓷杯都称瓷杯。其中,陶胎瓷杯、铜胎瓷杯是实用器,瓷胎瓷杯是赏玩器,没有实用价值,故《石头记》中的瓷杯不可能是瓷胎瓷杯,又因是十锦琺瑯杯,故只能是铜胎瓷杯。)众人听了,又笑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玻璃窗:
第七回
那周瑞家的又和智能儿劳叨了一会,便往凤姐儿处来。穿夹道从李纨后窗下过——隔着“玻璃窗户”(按:“玻璃窗户”即敞开着的窗户,比喻修辞格。“玻璃窗”一词出自宋代释宝昙《题磐庵作玻璃窗》。高士奇《蓬山密记》载畅春苑观剧处“高台宏丽,四周皆楼,设玻璃窗,上指示壁间西洋画。”),见李纨在炕上歪着睡觉呢,【甲戌(戚序、蒙府)夹批:细极!李纨虽无花,岂可失而不写者?故用此顺笔便墨,间三带四,使观者不忽。】(按:“甲戌”本出现“过过”串行脱文,脱20字。蒙府本(和戚序本)、“甲辰”本、列藏本(和舒序本)亦脱,己卯本、庚辰本、梦稿本未脱)遂越过西花墙,出西角门进入凤姐院中。
第四十九回
到了次日一早,宝玉因心里记挂着这事,一夜没好生得睡,天亮了就爬起来。掀开帐子一看,虽门窗尚掩,只见窗上光辉夺目,心内早踌躇起来,埋怨定是晴了,日光已出。(按:宋代释宝昙《题磐庵作玻璃窗》:“晨曦入檐水到户,老子肉醉人眼寒。博山一丝坐正稳,不许童稚褰帷看。”此处的窗是天窗)一面忙起来揭起窗屉——从“玻璃窗”内往外一看,原来不是日光,竟是一夜大雪,下将有一尺多厚,天上仍是搓绵扯絮一般。(按:潮汕俗语“捅破棚窗纸”是指揭开事物的真相,其意义与“拆穿西洋镜”相近。此处“玻璃窗”是比喻,意思是打开了的窗户,用“玻璃”一词的‘透明’义。
高士奇《蓬山密记》载畅春苑观剧处“高台宏丽,四周皆楼,设玻璃窗,上指示壁间西洋画。”)宝玉此时欢喜非常,忙唤人起来,盥漱已毕,只穿一件茄色哆啰呢狐皮袄子,罩一件海龙皮小小鹰膀褂,束了腰,披了玉针蓑,戴上金藤笠,登上沙棠屐,忙忙的往芦雪庐来。出了院门,四顾一望,并无二色,远远的是青松翠竹,自己却如装在玻璃盒内一般。于是走至山坡之下,顺着山脚刚转过去,已闻得一股寒香拂鼻。回头一看,恰是妙玉门前栊翠庵中有十数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宝玉便立住,细细的赏玩一回方走。只见蜂腰板桥上一个人打着伞走来,是李纨打发了请凤姐儿去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御医:
第四十二回
一时只见贾珍、贾琏、贾蓉三个人将王太医领来。(按:贾珍三品,贾蓉五品。第六十七回繁文版有“五六品的顶带”字样。贾琏等是着官服请太医的,故太医来时也着官服。太医的品级与贾琏平级或略低。王太医“穿着六品服色”是第六十七回繁文版为原版的证据。)王太医不敢走甬路,只走旁阶,跟着贾珍到了阶矶上。早有两个婆子在两边打起帘子,两个婆子在前导引进去,又见宝玉迎了出来。只见贾母穿着青皱绸一斗珠的羊皮褂子,端坐在榻上,两边四个未留头的小丫鬟都拿着蝇帚漱盂等物;又有五六个老嬷嬷雁翅摆在两旁,碧纱橱(按:王建《赠王处士诗》“青山掩障碧纱幮”)后隐隐约约有许多穿红着绿戴宝簪珠的人。王太医便不敢抬头,忙上来请了安。贾母见他穿着六品服色,(按:唐代即有“殿中侍御医”,这里仍用的是汉唐名色。《明史•百官志》载:“太医院,院使一人,正五品;院判二人,正六品;其属御医四人,正八品。”清皇室继承明制,亦设太医院。)便知御医(按:“御医”“太医”是对太医院所有医生的通称。此处“御医”王太医职位较高,为院判一级“侍御医”。正因王太医职位较高,所以贾母与之寒暄时说“供奉好”,而“王君效”一名也因“君前效力”一义而来。《石头记》中只有此处用“御医”一词,而别处皆为“太医”)了,也便含笑问:“供奉好?”(按:奉通“俸”)因问贾珍:“这位供奉贵姓?”贾珍等忙回:“姓王。”贾母道:“当日太医院正堂王君效,好脉息。”王太医忙躬身低头,含笑回说:“那是晚——晚生家叔祖。”(按:王太医很紧张,声音打结巴)贾母听了,笑道:“原来这样,也是世交了。”一面说,一面慢慢的伸手放在小枕头上。老嬷嬷端着一张小杌,连忙放在小桌前,略偏些。王太医便屈一膝坐下,歪着头诊了半日,又诊了那只手,忙欠身低头退出。贾母笑说:“劳动了。珍儿让出去好生看茶。”
金表:
第四十五回
宝玉却不留心,【庚辰夹批:必云“不留心”方好,方是宝玉,若着心则又有何文字?且直是一时时猎色一贼矣。】因见案上有诗,遂拿起来看了一遍,又不禁叫好。黛玉听了,忙起来夺在手内,向灯上烧了。宝玉笑道:“我已背熟了,烧也无碍。”黛玉道:“我也好了许多,谢你一天来几次瞧我,下雨还来。这会子夜深了,我也要歇着,你且请回去,明儿再来。”宝玉听说,回手向怀中掏出一个核桃大小的一个金表来,(按:钟表是钟和表的统称。钟和表都是计量和指示时间的精密仪器。钟和表通常是以内机的大小来区别的。按国际惯例,机心直径超过50毫米、厚度超过12毫米的为钟;直径37~50毫米、厚度4~6毫米者,称为怀表;直径37毫米以下为手表;直径不大于20毫米或机心面积不大于314平方毫米的,称为女表。手表是人类所发明的最小、最坚固、最精密的机械之一。早期的随身钟表体积较大,都属于怀表。其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1462年,意大利钟表匠Bartholomew Manfredi的一封信中提到了“怀钟”。15世纪末,发条驱动的钟表促进了小型怀表的生产。到1510年的时候,德国纽伦堡的钟表匠彼得•亨莱因(Peter Henlein)制造了很多怀表。此后怀表逐渐在欧洲流行开来,成为上流社会人士的常见用品和装饰。宝玉的金表是金壳怀表,直径37~50毫米、厚度4~6毫米,故称核桃大小。用核桃比方大小,第八回就有“核桃大的绛绒簪缨”)瞧了一瞧,那针已指到戌末亥初之间,忙又揣了,说道:“原该歇了,又扰的你劳了半日神。”说着,披蓑戴笠出去了,又翻身进来问道:“你想什么吃,告诉我,我明儿一早回老太太,岂不比老婆子们说的明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司马和军机:
第五十三回
当下已是腊月,离年日近,王夫人与凤姐治办年事。王子腾升了九省[xǐng]都检点(按:九门提督),贾雨村补授了大司马,(按:平步青《霞外攟屑•掌故•文武互任》:“《在园杂志》云:本朝文武并重,有以尚书补授都统,以侍郎补授副都统者;有以都统补授大学士,以公补授尚书,以副都统补授侍郎者”)协理[王子腾][处置]军机(按:即协理九门提督相关事务)、参赞朝政,不题。(按:《四库全书•东林列传》“(天启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己丑,赐魏良卿寜国公铁劵。袁可立致仕,以刘廷元为南京兵部尚书叅赞机务”。《东林列传》为清代陈鼎(1650年——?)撰,共二十四卷、附录二卷。宋代宋无《送牟都事景阳赴浙东师幕》:“吏牌分占授,军机妙转旋”。《水浒传》第六回:“林冲猛省道:‘这节堂是商议军机大事处,如何敢无故辄入!”李渔《风筝误•蛮征》:“虽然是初出茅庐,这戎事与军机似曾经惯。”)
光禄寺:
第五十三回
二人正说着,只见人回:“哥儿来了。”贾珍便命叫他进来。只见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陪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按:明代光禄寺负责的是御膳食材的采买,凡祭飨、宴劳、酒醴、膳羞之事,都由光禄寺“辨其名数,会其出入,量其丰约,以听于礼部。”)贾珍笑道:“他们那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
除夕进宫朝贺:
第五十三回
已到了腊月二十九日了,各色齐备,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次日,由贾母有诰封者,皆按品级着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行礼。(按:爱新觉罗•昭梿(1776年-1833年)《啸亭杂录》卷八《内务府定制》:“凡燕外藩之礼,岁除及正月十五日赐外藩蒙古宴,奏请钦命进酒大臣、内管领备筵九十席,宴于保和殿及正大光明殿。届时,鸿胪寺、理藩院引蒙古王、公、台吉入,领侍卫内大臣序王公班次,八旗一二品武职亦预焉。皇上升殿,奏《隆平》之章,蒙古王公武大臣各就席,行一叩礼,座。尚茶正升迩御筵,降乃进茶。丹陛清乐作,奏《海宇升平》之章,尚茶正率侍卫等举茶案由中道进,至檐下正中北向跪,注茶于碗。进茶大臣奉茶入中门,群臣皆就本位跪,进茶大臣由中陛升至御前进茶,退立于西。上饮茶,与宴之臣僚咸行一叩礼。进茶大臣跪受茶碗,由右陛降,出中门,众皆坐。侍卫等分赐与宴臣僚茶,皆于本位一叩,饮毕复行一叩礼。尚茶正撤茶案退,乐止。展席幂,乃进酒如进茶仪。进酒大臣出,尚膳正率尚膳进膳。殿廷靖乐奏《万象清宁》之章,尚膳正奉旨分赐食品于各席遍,乐止。奏《庆隆舞》、《扬烈舞》。以次毕,殿内奏《喜起舞》毕,上简召王公大臣赐酒,群臣咸跪受,一叩,卒饮。朝鲜国俳进,百伎并作,退。尚膳正升,撤御筵,降,与宴之王公大臣等谢宴,行一跪三叩礼。丹陛大乐作, 奏《治平》之章,皇上还宫,鸿胪寺、理藩院引外藩及百官以次退。皇子成婚,公主下嫁,设宴其邸,与内廷宴同。”)领宴毕回来,便到宁国府暖阁下轿。诸子弟有未随入朝者,皆在宁府门前排班伺候,然后引入宗祠。
……至次日五鼓,贾母等又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并祝元春千秋。领宴回来,又至宁府祭过列祖方回来。受礼毕,便换衣歇息。所有贺节来的亲友一概不会,只和薛姨妈李婶二人说话取便,或者同宝玉、宝琴、钗、玉等姊妹赶围棋抹牌作戏。王夫人与凤姐是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那边厅上院内皆是戏酒,亲友络绎不绝,一连忙了七八日才完了。早又元宵将近,宁荣二府皆张灯结彩。十一日是贾赦请贾母等,次日贾珍又请,贾母皆去随便领了半日。王夫人和凤姐儿连日被人请去吃年酒,不能胜记。
衍圣公孔继宗:
第五十三回
且说宝琴是初次,一面细细留神打谅这宗祠,原来宁府西边另一个院子,黑油栅栏内五间大门,上悬一块匾,写着是“贾氏宗祠”四个字,旁书“衍圣公孔继宗书”。(按:“继”字辈典故元代就有了。元代时孔子的第54代孔思晦(衍圣公)制定字辈排序,从他开始排序依次为“思、克、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礼庭吟》二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明孔承庆撰。承庆字永祚,曲阜人,至圣六十代孙也。年三十一,未及袭封而卒。其外祖王惟善为裒其遗诗以成此集,有景泰间同郡许彬《序》,又有天顺丁丑长洲刘铉《序》,岁久散佚。康熙庚辰,衍圣公孔毓圻检校先世遗稿,又得而重刊之)两旁有一副长联,写道是:
  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
  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庚辰眉批:此联宜掉转。】(按:P1239。因违背上下联仄起平落常规,“此联宜掉转”。【庚辰眉批:此联宜掉转】是后世眉批。原版自第三十一回起就再无原生眉批这种批评形态。批者是在形而上学地看待仄起平落问题。对联这种文体的“仄起平落”二进制章法,是后人对前人对联经验的理论概括,但其内涵尚须进一步明确。像《石头记》第五十三回“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这种所谓的“长联”,上、下联都分节,形成话题-说明语法结构,其“仄起平落”二进制章法是体现在主题词(话题词)上的,即“肝脑涂地,功名贯天”仄起平落;副题词(说明词)“兆姓赖保育之恩,百代仰蒸尝之盛”相当于后置成分,不特别要求仄起平落。如江西樟树铺惠列侯聂友庙联“聂生三耳,听天听地听阴阳;丁着一钩,悬国悬民悬社稷”,就是这种情况。《石头记》中有且只有这一副“长联”,故有且只有此联“违背”了仄起平落的规矩。
衍圣公是一个封爵名,为孔子嫡系后裔的世袭封号,各朝皆置。孔继宗书与此衍圣公的书法水平毫无关系。孔继孟,字德隐,桐乡人。康熙己丑进士、解州知州传忠次女,乌程夏祖勤室。有《桂窗小草》。这说明,康熙时期即有继字辈的孔姓人)亦衍圣公所书。(按:梦稿本改为“旁书特晋爵太傅前翰林掌院事王希献书”“也是王太傅所书”,程甲本此回参考了舒序本,舒序本使用了梦稿本,故与梦稿本改文相同。程乙本同程甲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续琵琶》的《胡笳十八拍》:
第五十四回
 [一时,梨香院的教习带了文官等十二个从游廊角门出来。婆子们](按:庚辰本窜行脱文25字。文官是技术教习,乃是在姑苏聘请的教习,不是小生等。这里的“梨香院的教习”指的是贾府老戏子,是管理教习而非技术教习)抱着几个软包,因不及抬箱,估料着贾母爱听的三五出戏的彩衣包了来。婆子们带了文官等进去见过,只垂手站着。贾母笑道:“大正月里,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逛逛。你等唱什么?刚才八(按:蒙府本因“大”“八”同形而脱文,戚序本袭其脱文。此脱非属第五十七至六十二回后补部分,故是蒙府本为盗版的核心胎记)出《八义》闹得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你瞧瞧,薛姨太太、这李亲家太太,都是有戏的人家,不知听过多少好戏的。这些姑娘们都比咱们家姑娘见过好戏,听过好曲子。如今这小戏子又是那有名玩戏家的班子,虽是小孩子们,却比大班还强。咱们好歹别落了褒贬,少不得弄个新样儿的。叫芳官唱一出《寻梦》,只提琴至管箫合,笙笛一概不用。”文官笑道:“这也是的。我们的戏自然不能入姨太太和亲家太太姑娘们的眼,不过听我们一个发脱口齿,再听一个喉咙罢了。”贾母笑道:“正是这话了。”李婶薛姨妈喜的都笑道:“好个灵透孩子,他也跟着老太太打趣我们。”贾母笑道:“我们这原是随便的顽意儿,又不出去做买卖,所以竟不大合时。”说着又道:“叫(按:列藏本在此处抄错)葵官唱一出《惠明下书》,也不用抹脸——只用这两出叫他们听个疏异罢了,若省一点力我可不依!”文官等听了出来,忙去扮演上台。(按:这段话中,“梨香院的教习”是关键词。贾母所言,自然是对白,不过不是直接对文官等白,而是通过对“梨香院的教习”白而间接对文官等白,所以用“叫芳官唱一出《寻梦》”“叫葵官唱一出《惠明下书》”。用孟华《符号表达原理》的术语来说,“梨香院的教习”是在场者而非离场者,但却是省略者。该段落中文官科诨属穿插,这种穿插,显示“文官”二字乃灵透、打趣之意,故十二个以文官为代言人,曰“文官等十二个”。)先是《寻梦》,次是《下书》。众人都鸦雀无闻。薛姨妈因笑道:“实在亏他,戏也看过几百班,从没见用箫管的。”贾母道:“也有。只是象方才《西楼•楚江晴》一支,多有小生吹箫和的。这大套的实在少。这也在主人讲究不讲究罢了,这算什么出奇?”指湘云道:“我象他这么大的时节,他爷爷有一班小戏,偏有一个弹琴的凑了来,即如《西厢记》的《听琴》,《玉簪记》的《琴挑》,《续琵琶》的《胡笳十八拍》(按:《琵琶记》,元末南戏,高明撰。明《红雨楼书目》著录《续琵琶胡笳记》,但未云作者名氏。明《远山堂曲品》著录《胡笳记》,又称《续琵琶记》,题撰者为黄瘁吾。清《传奇汇考》在顾彩名下著录有《续琵琶》。顾彩,[约公元一六九二年前后在世]字天石,号梦鹤居士,江苏无锡人。生卒年均不详,约清圣祖康熙中前后在世。官至内阁中书。工曲,与孔尚任友善,尚任作小忽雷传奇,皆彩为之填词。自作有《南桃花扇》及《后琵琶记》各一本,《曲录》传于世。刘廷玑《在园杂志》卷三•一八零条“前后琵琶”载:“(曹寅)复撰后《琵琶》一种,用证前《琵琶》之不经。故题词曰:‘琵琶不是那琵琶’,以便观者著眼。大意以蔡文姬之配偶为离合,备写中郎之应征而出,惊伤董死,并文姬被掳作《胡笳十八拍》,及曹孟德追念中郎,义敦友道,命曹彰以兵临塞外,胁赎而归。旁人铜爵大宴,弥衡击鼓,仍以文姬原配团圆,皆真实典故。”
从这些历史陈述可以看出:《在园杂志》中所说的《琵琶》是《续琵琶》——《续琵琶》是个专称,且是《琵琶记》的典雅语体,其“续”乃煎胶续弦之意。杜甫《病后过王倚饮赠歌》:“麟角凤觜世莫辨,煎胶续弦奇自见。”前《续琵琶》与后《续琵琶》形成一对同因对偶辩证范畴。曹寅修改前《续琵琶》,形成后《续琵琶》。传统红学界关于曹寅“后琵琶”的论辩,不明白概念的辩证关系,论辩双方谁也没有战胜谁,这对学术来说是不可以的。学术必须要求一胜一负,不能打成平手),竟成了真的了,比这个更如何?”众人都道:“这更难得了。”贾母便命个媳妇来,吩咐文官等:“叫他们吹一套《灯月圆》。”媳妇领命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西洋自行船:       
第五十七回
一时宝玉又一眼看见了十锦格子上陈设的一只金西洋自行船,(按:自行船是弹簧驱动的)便指着乱叫说:“那不是接他们来的船来了,湾在那里呢。”贾母忙命拿下来。袭人忙拿下来,宝玉伸手要,袭人递过,宝玉便掖在被中,笑道:“可去不成了!”一面说,一面死拉着紫鹃不放。
第十七回
【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皆系人意想不到、目所未见之文。若云拟编虚想出来,焉能如此?
一段极清,极细。后文鸳鸯瓶、“紫”玛瑙碟、“西洋酒”、“令”自行船等文,不必细表。】(按:P371。汉•扬雄《法言•渊骞》:“七十子之于仲尼也,日闻所不闻,见所不见,文章亦不足为矣。”晋•陆机《日出东南隅行》:“鲜肤一何润,秀色若可餐。”
鸳鸯瓶指第三十七回“联珠瓶”,“紫”玛瑙碟指第三十七回“配上鲜荔枝才好看”的“缠丝白玛瑙碟”——借代修辞格,“西洋酒”藏词修辞指第六十回五寸高的西洋酒(口头称玫瑰露。玫瑰清露瓶高是三寸)瓶,“令”自行船即第六十三回行令过程中湘黛互逗所提及的自行船——它是弹簧驱动的。西洋表示西洋机括,也就是弹簧之类的玩意儿。西洋自行船也就是装有西洋机括的普通船,至于配的是桨橹还是风帆,那是不重要的。脂批所列皆为壁上器具,故【“西洋酒”】必是使用了藏词修辞格,能指与所指逻辑上被器具所“逼”,产生了分化。
“紫”•玛瑙碟/鲜荔枝•缠丝白玛瑙碟=鲜荔枝•玛瑙碟/鲜荔枝•缠丝白玛瑙碟ד紫”•玛瑙碟/鲜荔枝•玛瑙碟
《康熙几暇格物编•瀚海石子》:“瀚海沙中生玛瑙石子,五色灿然,质清而润,或如榴房乍裂,红粒鲜明;或如荔壳半开,白肤精洁。如螺、如蛤、如蝶、如蝉,胎厣分显,眉目毕举。三年刻楮之巧,未能过也。又有白质黑章若画,寒林秋月,雾岭烟溪,以至曳杖山桥、放牛夕照之景,宛然化笔。朕亲征额鲁特时,检得数百枚,赋形肖像,奇奇怪怪,莫可敷陈。造化生物之巧,一至此乎!”第十七回作于1690年后,以康熙皇帝的“瀚海石子”为原型。马其昶《桐城耆旧传》第八十四:詹事张公,讳廷瓒,字卣臣,号随斋,文端长子也。康熙十八年(1679)进士,由编修累官至少詹事。二十六年(1687)典试山东,所拔皆宿学士。三十四年(1695)六月,上召翰詹八人至畅春园赐宴,时文端以尚书兼掌院事,公同时官翰林侍读学士,又同为日讲官,父子并与宴。车驾三征绝漠(1690,1696,1697)皆扈从。性谨厚,每迁除,悚然若不胜。先文端卒。)
西洋葡萄酒:
第六十回
原来这柳家的有个女儿,今年才十六岁,虽是厨役之女,却生的人物与平、袭、紫、鸳皆类。因他排行第五,便叫他是五儿。【庚辰夹批:五月之柳,春色可知。】(按:P1418。用典唐代崔护《五月水边柳》,正文中的时间是五月,与第六十一回“莲花儿”配对,是用人物名兼表时间)因素有弱疾,故没得差。近因柳家的见宝玉房中的丫鬟差轻人多,且又闻得宝玉将来都要放他们,故如今要送他到那里应名儿。正无头路,可巧这柳家的是梨香院的差役,他最小意殷勤,伏侍得芳官一干人比别的干娘还好,芳官等亦待他们极好。如今便和芳官说了,央芳官去与宝玉说。宝玉虽是依允,只是近日病着,又见事多,尚未说得。
  前言少述,且说当下芳官回至怡红院中,回复了宝玉:宝玉正在——[那时在蘅芜苑,]听见赵姨娘厮吵,[宝玉]心中自是不悦(按:“正在”是短语词,不是做副词的词汇词。“在”为动词),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只得等吵完了,打听着探春劝了他去后方从蘅芜苑回来,劝了芳官一阵,方大家安妥。今见他回来,又说还要些“玫瑰露”(按:西洋葡萄酒。柳五儿称其为“玫瑰露”)与柳五儿吃去,宝玉忙道:“有的,我又不大吃,你都给他去罢。”说着命袭人取了出来,见瓶中亦不多,遂连瓶与了他。
  芳官便自携了瓶与他去。正值柳家的带进他女儿来散闷,在那边犄角子上一带地方逛了一回,便回到厨房内,正吃茶歇脚儿。芳官拿了一个五寸来高的小玻璃瓶来,迎亮照看,里面小半瓶胭脂一般的汁子,还道是宝玉吃的西洋葡萄酒。(按:玫瑰清露瓶高三寸,葡萄酒瓶高五寸,两者有差别。《本草纲目》:“葡萄酒:酿酒【气味】甘、辛,热,微毒。〔时珍曰〕有热疾、齿疾、疮疹人,不可饮之。【主治】暖腰肾,驻颜色,耐寒。烧酒【气味】辛,甘,大热,有大毒。〔时珍曰〕大热大毒,甚于烧酒。北人习而不觉,南人切不可轻生饮之。【主治】益气调中,耐饥强志。消痰破癖。”
唐诗中就有“蒲桃美酒夜光杯”之语,但西洋葡萄酒却是清初从欧洲输入的舶来品,惟教堂中有之,士大夫与西洋传教士有交往者偶亦尝试,以为奇缪。方豪在《从<红楼梦>所记西洋物品考故事的背景》一文中,述及葡萄酒甚详,并引彭孙贻《客舍偶闻》云:“汤若望……取西洋蒲桃酒相酌,启一匣锦囊,又一匣出玻璃瓶,高可半尺,大于碗,取小玉杯二,莹白无瑕,工巧无匹,谓吏部范公曰:‘闻公大量,可半杯。’若望斟少许相对,吏部以为少。若望笑曰:‘此不可遽饮,以舌徐濡之。’潞公如言,才一沾舌,毛骨森然若惊,非香非味,沁入五脏,融畅不可言喻,数舐酒尽,茫茫若睡乡,生平所未经。若望亦如寐,良久始醒。仆从分饮半杯,仆不能起。若望命取粥各举一碗,身柔缓,须扶乃登车,仆从皆踉跄欹侧归。”盖顺治间事也。康熙二十五年,荷兰贡品中有“葡萄酒两桶”。
西洋葡萄酒有两种:葡萄红露酒、葡萄黄露酒。葡萄红露酒可称“玫瑰”露(非玫瑰清露)、葡萄黄露酒可称“木樨”露(非木樨清露),此处“玫瑰”“木樨”均以质言色。相反,第十七回脂批中,【“紫”玛瑙碟】之“紫”,则是以色言质,指的是鲜荔枝:【“紫”玛瑙碟】说的是第三十七回“配了鲜荔枝才好看”的缠丝白玛瑙碟。
康熙时期庚辰本中的“道”字,乾隆时期“甲辰”本、列藏本、梦稿本、蒙府本、戚序本为“当”字,这是甄别原版与盗版的核心标志之一)母女两个忙说:“快拿旋子烫滚水,你且坐下。”芳官笑道:“就剩了这些,连瓶子都给你们罢。”五儿听了,方知是“玫瑰露”,忙接了,谢了又谢。(按:像玫瑰露一样的东西、“胭脂一般的汁子”。五儿眼中、口中)芳官又问他“好些?”五儿道:“今儿精神些,进来逛逛。这后边一带,也没什么意思,不过见些大石头大树和房子后墙,正经好景致也没看见。”芳官道:“你为什么不往前去?”柳家的道:“我没叫他往前去。姑娘们也不认得他,倘有不对眼的人看见了,又是一番口舌。明儿托你携带他有了房头,怕没有人带着逛呢?只怕逛腻了的日子还有呢。”芳官听了,笑道:“怕什么,有我呢。”柳家的忙道:“嗳哟哟,我的姑娘,我们的头皮儿薄,比不得你们。”说着,又倒了茶来。芳官那里吃这茶,只漱了一口就走了。柳家的说道:“我这里占着手,五丫头送送。”
  五儿便送出来,因见无人,又拉着芳官说道:“我的话到底说了没有?”芳官笑道:“难道哄你不成?我听见屋里正经还少两个人的窝儿,并没补上。一个是红玉的,琏二奶奶要去还没给人来;一个是坠儿的,也还没补。如今要你一个也不算过分。(按:这就是第二十七回脂批所谓【“红玉“后有宝玉大得力处】段落。红玉的退出,使得宝玉能够折腾五儿的进入。所谓【得力】,就是得真空“负压”之力)皆因平儿每每的和袭人说,凡有动人动钱的事,得挨的且挨一日更好。如今三姑娘正要拿人扎筏子呢,连他屋里的事都驳了两三件,如今正要寻我们屋里的事没寻着,何苦来往网里碰去?倘或说些话驳了,那时老了,倒难回转。不如等冷一冷,老太太、太太心闲了,凭是天大的事先和老的一说,没有不成的。”五儿道:“虽如此说,我却性急等不得了。趁如今挑上来了,一则给我妈争口气,也不枉养我一场;【庚辰夹批:为母。】二则添了月钱,家里又从容些;【庚辰夹批:二为家中。】三则我的心开一开,只怕这病就好了。——便是请大夫吃药,也省了家里的钱。”芳官道:“我都知道了,你只放心。”二人别过,芳官自去不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宝玉的生日:
第六十二回
当下又值宝玉生日[按:六月初二。次日即是贾敬的死日]已到,原来宝琴也是这日,二人相同。
……正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笑嘻嘻的走来:“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嚷。”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按:通“攘”)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按:芍药花期阳历5-6月,果期阳历8月。宝玉生日在芍药花落时节,故知不可能是农历四月二十六日或四月十五日。
宋代王禹偁《芍药诗》:“牡丹落尽正凄凉,红药开时醉一场。”牡丹花期阳历4-5月。)
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
    泉香而酒冽,【列藏双行夹批:古文】玉碗盛来琥珀光。【列藏双行夹批:古诗】直饮得梅稍月上,【列藏双行夹批:骨牌名】醉扶归。【列藏双行夹批:曲牌名】却为宜会亲友。
  众人笑推他,说道:“快醒醒儿吃饭去,这潮凳上还睡出病来呢。”湘云慢启秋波,见了众人,低头看了一看自己,方知是醉了。原是来纳凉避静的,不觉的因多罚了两杯酒,娇嫋不胜,便睡着了,心中反觉自愧。连忙起身扎挣着同人来至红香圃中,用过水,又吃了两盏酽茶。探春忙命将醒酒石拿来给他衔在口内,一时又命他喝了一些酸汤,方才觉得好了些。(按:苏轼《次韵范纯父涵星砚月石风林屏诗》:“陶泓不称管城沐,醉石可助平泉醒。”王十朋集注引《唐馀录》:“李德裕于平泉别墅,采天下珍木怪石,为园池之玩。有醒酒石,德裕尤所宝惜,醉即踞之。”)
时‘宪书’:
第六十二回
湘云等不得,早和宝玉“三”“五”乱叫,划起拳来。那边尤氏和鸳鸯隔着席也“七”“八”乱叫划起来。平儿袭人也作了一对划拳,叮叮当当,只听得腕上的镯子响。一时湘云赢了宝玉,袭人赢了平儿,尤氏赢了鸳鸯,三个人限酒底酒面。湘云便说:“酒面要一句古文,一句旧诗,一句骨牌名,一句曲牌名,还要一句时‘宪书’上的话,共总凑成一句话。酒底要关人事的果菜名。”(按:“时‘宪书’”即历法书。汉代刘向《新序•杂事二》:“子贱辞去,因请借善书者二人,使书宪书教品。”
“时‘宪书’上的话”与“古文”“旧诗”相对。若“时‘宪书’”一词有显性或隐性的书名号,则“古文”“旧诗”也应冠以书名号。也就是说,乾隆时期成书胡说者须另行提供《古文》《旧诗》这两份文献作为自己的立论证据,提供不了就证明以将“时‘宪书’”强行冠以书名号为基础的乾隆时期成书胡说是荒谬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闲為仙人扫落花:
第六十三回
又注着:“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众人看了,都笑说:“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说着,大家共贺了一杯。宝钗吃过,便笑说:“芳官唱一支我们听罢。”芳官道:“既这样,大家吃门杯好听的。”于是大家吃酒。芳官便唱:“寿筵开处风光好。”众人都道:“快打回去。这会子很不用你来上寿,拣你极好的唱来。”芳官只得细细的唱了一支《赏花时》:
翠凤毛翎扎帚叉,闲为仙人扫落花。您看那一风起玉尘沙。猛可的那一层云霞,抵多少门外即天涯。您再休要剑(按:庚辰本因上“一风”而出现了错文)斩黄龙一线儿差,再休向东老贫穷卖酒家。您与俺眼向云霞。洞宾呵,您得了人可便(按:己卯本“便”字象“使”字,第三十四回“且在别处能自便吧”也是如此)早些儿回话;若迟呵,错教人唱恨碧桃花。
才罢。(P1492。(按:汤显祖《邯郸梦•扫花•赏花时》的原文是“翠凤毛翎扎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己卯本、庚辰本、蒙府本、戚序本皆作“翠凤毛翎扎帚叉,闲为仙人扫落花”。曹寅《些山有诗<谢梦奉和二首>,(按:杜甫有《梦李白二首》,些山奉和的是杜甫的五言诗)时亮生(按:施道渊(? —1678),清初道士。字亮生,自号铁竹道人)已南旋》诗后自注:“予留别有‘愿為筇竹杖’之句,些山(按:杜岕,明诸生,有《些山集》)集青莲句有‘闲為仙人扫落花’,故及之。”李白《寄王屋山人孟大融》最后一句是:“愿随夫子天坛上,闲與仙人扫落花。”杜岕《些山集》将李白的诗“闲與仙人扫落花”化为“闲為仙人扫落花”。作书人和曹寅均读过《些山集》,故出现了此文是曹家店特产的假象。此处曲子是用《些山集》对《赏花时》进行改造的结果。杜岕《些山集》卷二《思贤篇》题下有批【送荔轩还京时乙丑(1685年)五月,登舟日也】。方苞《杜苍略先生墓志铭》:“先生生于明万历丁巳(1617)四月初九日,卒于康熙癸酉(1693)七月十九日,年七十有七,后茶村先生凡七年。而得年同。所著《些山集》藏于家。”《清史稿》杜濬(1611-1687)“嗜茗饮,尝言吾有绝粮,无绝茶。既有花冢,因拾残茗聚封之,谓之‘茶丘’。”《清史稿》中提及杜茶村葬花:
“余性爱瓶花,不减连林。偿窃有概世之蓄瓶花者,当其荣盛悦目,珍惜非常。及其衰悴,则举而弃之地,或转入溷渠,莫恤焉。不第唐突,良亦负心之一端也。余特矫其失,凡前后聚瓶花枯枝,计百有九十三枚,为一束,择草堂东偏隟地,穿穴而埋之。
铭曰:汝菊、汝梅,汝水仙、木樨。莲房坠粉,海棠垂丝。有荣必落,无盛不衰。骨瘗于此,其魂气无不之,其或化为至文与真诗乎?”《石头记》葬花原型于杜濬,当然,这必须是杜濬死后之事,生前以之为原型且变性为林黛玉是不得体的,故由此可判《石头记》起作于1688年。)
第十七回
王夫人等日日忙乱,直到十月将尽,幸皆全备:各处监管都交清帐目;各处古董文玩,皆已陈设齐备;采办鸟雀的,自仙鹤、孔雀以及鹿、兔、鸡、鹅等类,悉已买全,交于园中各处像景饲养;贾蔷那边也演出二十出杂戏来;小尼姑、道姑也都学会了念几卷经咒。贾政方略心意宽畅,【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好极!可见智者心无一时痴怠!】又请贾母等进园,色色斟酌,点缀妥当,再无一些遗漏不当之处了。于是贾政方择日题本。【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至此方完大观园工程公案,观者则为大观园费尽精神,余则为若许笔墨却只因一个葬花塚。】(按:P378。杜浚(1611-1687)死后,《石头记》起创旧有“《风月宝鉴》”之书(《石头记》前十六回)。《石头记》前十六回中并无“葬花”迹象和“大观园”迹象,只谈得上省亲别墅。但康熙皇帝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二月二十二日首次驻跸畅春园,“大观园”已孕于其中。
脂云【观者则为大观园费尽精神,余则为若许笔墨却只因一个葬花塚】,葬花的内容并非用杜岕原型,而是用其兄杜浚即茶村先生的行为为原型。作书人在第六十三回中“抄袭”杜岕的“闲为仙人扫落花”不是偶然的,乃因其兄而必然。
二杜与《石头记》有莫大联系,“甲戌”本第三回中“杜撰”写作“肚撰”,也可略视为一种避讳。明代金木散人编著的白话小说《鼓掌绝尘》第四回:“杜开先道:‘已肚撰多时,只候老伯到来,还求笔削。’”杜开先用“肚撰”一语乃谐音修辞,自我调侃,其意是打腹稿。
“肚撰”“杜撰”二语语源不同,乃并列关系。“杜”与下里巴人相联系,乡巴佬、外行说的话,自造的,非雅正之音,就是“杜撰”了。“肚撰”则是私造,臆想或打腹稿等,两个词是不同的,但修辞性使用中却可以负阴抱阳联系起来,如《鼓掌绝尘》第四回即是。
“肚撰”“杜撰”二语不仅语源不同,词汇化程度也不同。“杜撰”词汇化程度高乃词汇词,甚至有杜田、杜园、杜酒之论,“杜”已经词缀化了。但“肚撰”始终停留在短语词状态,用的人少,现在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个词,此词已为“臆想”等所替代。)本上之日,奉朱批准奏:次年正月十五日上元之日,恩准贵妃省亲。贾府领了此恩旨,益发昼夜不闲,年也不曾好生过的。【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一语带过。
是以“岁首祭宗祀,元宵开夜宴”一回留在后文细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星玻璃”宝石:
第六十三回
因饭后平儿还席,说红香圃太热,便在榆荫堂中摆了几席新酒佳肴。【列藏正文括出:榆荫中者,余荫也。兹盖感灵,今故怀亲,所谓不失忠孝之大纲也。】(按:P1509。)可喜尤氏又带了佩凤偕鸳二妾过来游顽。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过来的,今既入了这园,再遇见湘云、香菱、芳、蕊一干女子,所谓“方以类聚,物以群分”二语不错,只见他们说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里,只凭丫鬟们去伏侍,且同众人一一的游顽。一时到了怡红院,忽听宝玉叫“耶律雄奴”,把佩凤、偕鸳、香菱三个人笑在一处,问是什么话,大家也学着叫这名字,又叫错了音韵,或忘了字眼,甚至于叫出“野驴子”来,引的合园中人凡听见无不笑倒。宝玉又见人人取笑,恐作践了他,忙又说:“海西(按:地中海之西)‘福朗思’牙,闻有“金星玻璃”宝石——他[它]本国番语,以金星玻璃名为‘温都里纳’。如今将你比作他,就改名唤叫‘温都[里](按:己卯本无“里”字)纳’,可好?”(按:P1510。用典唐代张说《杂曲歌词•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圣王至德与天齐,天马来仪自海西”。《吕氏春秋•本味》:“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伯牙游于泰山之阴,卒逢暴雨,止于岩下,心悲,乃援琴而鼓之。初为霖雨之操,更造崩山之音。曲每奏,钟子期辄穷其趣。伯牙乃舍琴而叹曰:善哉,善哉,子之听夫志,想象犹吾心也。吾于何逃声哉?” 福朗思指法国,牙指朋友。《康熙几暇格物编/水多伏流》:“以类推之,海西所谓地中有海,亦理之所有者。”《康熙几暇格物编/风无正方》:“又《淮南子》云:‘风者,天之偏气。’‘偏’字义旨微妙。盖风之所起不自东西南北正向,皆从四隅而发,及其旋转,则有时而偶值正方。曾以此谕海西人,彼初未深信,令至观星台验相风乌,乃叹服焉。此皆切近之事,却未有人道出。”
“金星玻璃”宝石即像维纳斯一般美丽的透明(Verre de la Vénus,法语中的修辞性表达,相当于中文“美若天仙”)宝石。法语拉丁语中,金星和维纳斯是同一个词。宝玉给芳官取名“温都里纳”,意为“美女”,是为中国版的维纳斯。
后世所谓“金星玻璃”古董或曰所谓“温都里纳石”,皆为假古董;它们是《红楼梦》印本风行之后,因不解“金星玻璃”本义而名的,故款识总是语焉不详,且乾隆朝之后就“失传”了。
第三十九回中“‘一个纱罗裹的美人’一般的一个丫鬟”中文表达与第六十三回中“‘金星玻璃’宝石”法文表达结构相同。)芳官听了更喜,说:“就是这样罢。”因此又唤了这名。众人嫌拗口,仍翻汉名,就唤“玻璃”。
献俘:
第六十三回:
宝玉听了,喜出意外,忙笑道:“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按: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 丙子)
正月 下诏亲征噶尔丹。于西苑蕉园设内监官学,以敕授太监读书。
二月 康熙帝亲统六师启行,征噶尔丹。张玉书、高士奇、张廷瓒、陈元龙等随行。命皇太子留守,凡部院章奏听皇太子处理。妃赫舍里氏逝,追赠平妃。
五月 侦知噶尔丹所在,康熙帝率前锋先发,诸军张两翼而进。前哨中书阿必达探报噶尔丹闻知皇上亲率大军而来,惊惧逃遁。康熙帝率轻骑追击。上书皇太后,备陈军况,并约期回京。康熙帝追至拖纳阿林而还,命内大臣马思喀追之。康熙帝班师。抚远大将军费扬古大败噶尔丹于昭莫多(今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东南),斩首三千,阵斩其妻阿奴。噶尔丹以数骑逃遁。
七月 以平定朔漠勒石于太学。(七月乙未(十七,1697年9月2日)康熙皇帝派遣翰林院侍读学士张廷瓒赴九疑山祭告舜帝平定漠北噶尔丹。祭舜时间为康熙三十六年十月初一(1697年11月14日)前后。)
十月 大将军费扬古献俘至。
十一月 噶尔丹遣使乞降,其使格垒沽英至,盖微探康熙帝的旨意。康熙帝告之说:“俟尔七十日,过此即进兵。”)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 (按:
“[盖]天子之邦,[亦]当以中为尊”=正统王朝当以中为尊×天子之邦是正统王朝。通过三段论反演推理我们可以得到“正统王朝”四个字:这就是信息。那么,第六十三回中宝玉的“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就是赞满而非排满、反满。这是因为,标志一个王朝正统地位的不是民族而是地区:将中原纳入版图、“以中为尊”的,就是正统王朝——“大舜之正裔”。“正统王朝当以中为尊”,称为历史方程的地缘政治判别式。
《孟子•离娄下•第一章》:“孟子曰:「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岐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馀里;世之相后也,千有馀岁: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先圣后圣,其揆一也。」”《康熙几暇格物编•瀚海螺蚌甲》:“瀚海一望斥卤,无溪涧山谷,而沙中往往见螺蚌甲。蒙古相传云:当上世洪水时,此皆泽国也。水退而为壅沙耳。因思八卦之位,坎居于北,故天下水源大抵从北来。《孟子》云:洪水泛滥于中国。言泛滥者指其委如此,知其源必有所自矣。大凡水性就下,以东南为虚壑。故古来西北泽区水汇,见之史册者,今考据地志,已半为平陆,且以几千里枯泻,而仍名曰瀚海,意其本来必非即砂碛也。洪水之说近似有理,录之,以补前人所未发。”
1696年作《北征扈从图》手卷(设色绢本):“越二日复谕翰林掌院张公英曰:“记注:不可无汉人,可令尔子侍讲学士张廷瓒及侍读陈元龙随行。”时大学士张公玉书、内廷詹事高公士奇皆自请随行。督捕胡公会恩亦请行。汉文臣同时扈从者五人。”)
芳官笑道:“既这样着,你该去操习弓马,学些武艺,挺身出去拿几个反叛来,岂不进忠效力了。何必借我们,你鼓唇摇舌的,自己开心作戏,却说是称功颂德呢。”宝玉笑道:“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宾服,八方宁静,千载百载不用武备。咱们虽一戏一笑,也该称颂,方不负坐享升平了。”(按:【坐享】为第十三回脂批批评语)芳官听了有理,二人自为妥贴甚宜。宝玉便叫他“耶律雄奴”。(按:茜香国女国王与耶律雄奴的语词联系,是靠“茜香罗”用典宋代杨万里(1127年—1206年)《正月五日以送伴借官侍宴集英殿十口号》所涉及的《辽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来衔接的。如果没有这种衔接,第二十八回茜香国这个国度就会显得非常神秘,第六十三回耶律雄奴这种称谓也会显得非常突兀。
章法上,茜香国女国王(耶律普速完)与耶律雄奴构成隐性的伏应关系。这种伏应涉及二阶原型。南明野史分子如朱光东、陈斯园、土默热等因不擅长典故检索,故在第六十三回耶律雄奴问题上做足了“反满”文章,刘梦溪也因支持反满论而堕落为可笑的红学小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官:
第六十六回
二姐笑道:“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家里做生日,妈和我们到那里给老娘拜寿。他家请了一起串客,里头有个作小生的叫作柳湘莲,【己卯(庚辰)夹批:千奇百怪之文,何至于此!】(按:明•田艺蘅《留青日札•沈尤之秀》:“元时称人以郎、官、秀为等第,至今人之鄙人曰不郎不秀,是言不高不下也。”高士奇《天禄识馀》:“洪武初,每县分人为哥、畸、郎、官、秀五等,家给户田一纸,哥最下,秀最上,每等中又各有等,巨富者谓之万户、三秀,如沈万三秀乃秀之三者。”明代戏子艺名多用“秀”,《石头记》中称“官”因此而来,且另有“职能”“角色”义。)他看上了,如今要是他才嫁。旧年我们闻得柳湘莲惹了一个祸逃走了,不知可有来了不曾?”贾琏听了道:“怪道呢!我说是个什么样人,原来是他!果然眼力不错。你不知道这柳二郎,那样一个标致人,最是冷面冷心的,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他最和宝玉合的来。去年因打了薛呆子,他不好意思见我们的,不知那里去了一向。后来听见有人说来了,不知是真是假。一问宝玉的小子们就知道了。倘或不来,他萍踪浪迹,知道几年才来,岂不白耽搁了?”尤二姐道:“我们这三丫头说的出来,干的出来,他怎样说,只依他便了。”(按:宋代黄庭坚《减字木兰花•终宵忘寐》:“终宵忘寐。好事如何犹尚未。子细沈吟。珠泪盈盈湿袖襟。与君别也。愿在郎心莫暂舍。记取盟言。闻早回程却再圆。”唐代陈子昂《上军国机要事》:“若纵怀二,奸乱必渐。” )
第十七回       
此时王夫人那边热闹非常。【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四字特补近日千忙万冗,多少花团锦簇文字。】原来贾蔷已从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按:大腔戏源于江西弋阳一带,距今已有670多年的历史。永安大腔戏形成于明代中期,是弋阳腔的一个流派,因是"大锣大鼓唱大戏,大嗓子唱高腔",故称大腔戏。大腔戏的脚色行当分四门九行头,四门为生、旦、净、丑,九行头即正生、小生、副生、正旦、小旦、夫旦、大花、二花、三花,此外还有老旦和贴旦。因"大嗓子唱高腔,大锣大鼓唱大戏"而得名。大腔戏戏班一般由15人组成,舞台陈设十分简单,演出时舞台上仅陈设一桌二椅。贾蔷从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名“十二个”,实十五人,其中有三人无艺名。菂官死后,蕊官替补作了与小生藕官配对的小旦;具体某戏中谁演某角都是灵活安排的,只是有相对固定的组合而已。这个群体口头称谓时仍称“‘十二个’女孩子”,因为虽买的是在姑苏的一个大腔班子连带教习,但却用她们唱家常小杂剧,即投入大腔班底,产出家常小杂剧。在宋元杂剧和明传奇时代,有“杂剧十二科”之说,角色分为:副末、老生、正生、老外、大面、二面、三面、老旦、正旦、小旦、贴旦、杂。因此,龄官也可为小旦,宝官也可为小生,玉官也可为正旦,人数是够用的。《素问•灵兰秘典论篇第八》:“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肾者,作强之官,技巧出焉。三焦者,决读之官,水道出焉。膀航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以此养生则寿,殁世不殆,以为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以此养生则殃,以为天下者,其宗大危,成之戒之!”《石头记》中戏子称“官”,正是就角色、职能而言的,也就是说只有十二个角色,故针对她们,从未有“十二人”之论,只有“十二个”之说。凡有“十二人”或“十二个人”字样的皆为盗版。紧邻下文中,脂砚斋数正十二钗也是按“官”数的,但正文中已经明确指出“此或咏叹一人或感怀一事”,十二钗判词判曲并非十二钗被判词被判曲),并聘了教习,以及行头等事来了。那时薛姨妈另迁于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居住,将梨香院早已腾挪出来,另行修理了,就令教习在此教演女戏。又另派家中旧有曾演学过歌唱的众女人们,如今皆已皤然老妪了,【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又补出当日宁、荣在世之事,所谓此是末世之时也。】着他们带领管理。就令贾蔷总理其日用出入银钱等事,以及诸凡大小所需之物料帐目。【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补出女戏一段,又伏一案。】(按:下回中龄官执意不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