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batsbird

《石头记》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的附会“像思病”

[复制链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带:
第六十七回
且说凤姐见兴儿出去,回头向平儿说:“方才兴儿说的话你都听见没有?”平儿说:“我都听见了。”凤姐说:“天下哪有这般没见世面的男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见一个爱一个,真成了喂不饱的狗,实在是个弃旧迎新的坏货。只是可惜这五六品的顶带给他!(按:顶带并非顶戴花翎,它泛指官,并非特指清朝的官。满清官制对《石头记》研究没有什么用处,属冗馀知识、垃籍资料)他别想着俗说的‘家花哪有野花香’,他要信了这话可就错了。多早晚在外面闹个没脸,亲戚朋友见不得的时,他才罢手呢!”
第十三回
这日夜间,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薰绣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所谓“计程今日到梁州”是也。】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平儿已睡熟了。凤姐方觉星眼微朦,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来,含笑说道:“婶婶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子,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一语贬尽贾家一族空顶冠束带者。】(按:指贾府男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参膏芦须和就三十换:
第七十七回
话说王夫人见中秋已过,凤姐病已比先减了,虽未大愈,可以出入行走得了。仍命大夫每日诊脉服药,又开了丸药方子,来配调经养荣丸。(按:改变剂型,不改变方子。膏药只适合“居家”使用,丸药则可以“旅行”使用,方便凤姐出入行走办理公务)因用上等人参二两,王夫人取时,翻寻了半日,只向小匣内寻了几枝簪挺粗细的。王夫人看了嫌不好,命再找去,又找了一大包须末(按:参芦、参须“上半身通便大补”悖论证明:芦非参芦,须非参须。芦可为芦根,须当为相须配伍。“须”字后加“末”字,方可为与参芦相并列的参须)出来。王夫人焦躁道:“用不着偏有,但用着了,再找不着。成日家我说叫你们查一查,都归拢在一处。你们白不听,就随手混撂。你们不知他的好处,用起来得多少换买来还不中使呢。”彩云道:“想是没了,就只有这个。上次那边的太太来寻了些去,太太都给过去了。”王夫人道:“没有的话,你再细找找。”彩云只得又去找,拿了几包药材来说:“我们不认得这个,请太太自看。除这个再没有了。”王夫人打开看时,也都忘了,不知都是什么药,并没有一枝人参。因一面遣人去问凤姐有无,凤姐来说:“也只有些参膏(按:芦根、人参、枇杷叶各一两煎成的粘稠的成药,即《普济方》“芦根饮”)芦须。(按:参膏芦须即配置膏药所用相须配伍的芦根。芦根别称苇根、芦头,与人参相须配伍,雅曰芦须。)虽有几枝(按:配置膏药所用相须配伍的人参,即参须),也不是上好的,每日还要煎药里用呢。”王夫人听了,只得向邢夫人那里问去。邢夫人说:“因上次没了,才往这里来寻,早已用完了。”王夫人没法,只得亲身过来请问贾母。贾母忙命鸳鸯取出当日所余的来,竟还有一大包,皆有手指头粗细的,遂称二两与王夫人。王夫人出来交与周瑞家的拿去令小厮送与医生家去,又命将那几包不能辨得的药也带了去,命医生认了,各包记号了来。【庚辰夹批:此等家常,细“是”:岂事揣拿得此“皆”(“皆有手指头粗细的”)者?】(按:P1895。芦根治产后吐利,霍乱,心腹痛:芦根、人参、枇杷叶各一两。上捣筛,每服五钱,水一盏半,煎八分,去滓,温服,不拘时。(《普济方》芦根饮)
《普济方》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方剂书籍,它载方竟达61739首。普济方医方著作。一百六十八卷。明太祖第五子朱橚(周定王)主持,教授滕硕、长史刘醇等编。刊于15世纪初。系明初编修的一部大型医学方书。书中广泛辑集明以前的医籍和其他有关著作分类整理而成。原书今仅存残本,清初编《四库全书》时将本书改编四百二十六卷。
曹家奏折1:
今商人王惠民采交人参一千二百五十斤,连同库存之特等参六斤十两一钱,头等参二十五斤,二等参二十七斤,上等普通参三十五斤,普通参三百八十七斤二两,次参六百三十七斤五两四钱——总共二千三百六十八斤一两五线,及杂掺芦须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其中除特等参不卖,并将头等参、二等参、上等普通参每种二十斤,及商人王惠民所交人参中之三百零一斤七两四钱留下备用外,再将头等参五斤,二等参七斤,上等普通参十五斤,普通参一千三百三十五斤十两六钱,次参六百三十七斤五两四钱——总共人参二千斤,及杂掺芦须二百十六斤二两二钱,仍依康熙五十七年例,均交三处织造官员售卖,售出後,著将价银交江南藩库,并将所交银两数目,由织造官员明白奏闻,该藩司亦著呈报户部,呈报後,即由户部按数咨送内库等因,於康熙六十年三月二十五日具奏。(按:分门别类进行统计。同类者总计,不同类而相关联者不总计,单列)
曹家奏折2:
查康熙五十三年,交祟文门关监督尚志杰售卖之:二等参每斤银七十二两,上等普通参每斤银六十四两,普通参每斤银四十八两,次参每斤银三十二两;芦须,每斤银七两。(按:芦须(即芦根)因与人参配伍,故经常与人参相提并论,雅称“杂掺芦须”。杂掺即配伍之意。也就是说,待与人参配伍用芦根,称为杂掺芦须,简称芦须;与之相应,人参称参须。这跟供奉五位遮天大王特别是圣诞千秋为四月二十七日、曾做过刑部大司寇范承业的清虚观称为【狱神庙】,配上鲜荔枝才好看的缠丝白玛瑙碟称为【“紫”玛瑙碟】是一样的道理。)
五十九内务府郎中倭和等奏清茶房太监领内用参须折3: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
据查:去年十一月月折内奏闻,二十四日,副总管太监刘进忠、李进朝遣清茶房大太监孙国安、明自忠来称取去内月参须一两,二十八日,副总管太监刘进忠、李进朝遣清茶房大太监孙国安、明自忠来称取去内用参须一两。
于本年三月二十二日由郎中倭和、员外郎乌勒瑚交奏事治仪正傻子、主事双全具奏。
奉旨:知道了。此后各处取参,著将芦须搀合发给,若仅给参须,没有力量。再将库存人参,除留二百斤外,其余著发交曹寅变卖。所得价银,俟伊冬季回京时带来可也。钦此。(按:“去内”之内为通假字,通“纳”,意为胃纳呆滞。“相须为用互增效”,“须”是后缀,中药配伍术语。芦须、参须是并列关系,二者是相须配伍,也只有相须配伍才能后缀化。)
(译自内务府满文奏销档)
康熙五十七年正月初三日
      总管内务府奏奏:为请旨事。
      案据康熙五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为前事具奏事。是月十九日,奏事六品官双全等,交出郎中尚志杰所奏售卖人参、貂皮价格之汉文折,传旨:著将此交与十二阿哥,查其真假。钦此钦遵。经将商人于廷全、吴谦、张有禄、王万全等传来询问,据称:我等因须先向广储司交银,始能领取人参、貂皮;而由於缺少本银,尚须借银交款,又因在京售卖,一时恐不能完结,而运往外省售卖,又需盘缠运费,因此不能再增价钱等语具奏。奉旨:此项貂皮、人参,若运往南省售卖,有无利益,著问曹頫具奏。钦此钦遵。当经询问曹頫,据称:韶皮现已过时,因南省地方潮湿,不易收藏。若人参送到南省,购买者多,确是有利。惟钱粮事关重要,我若独自承办,深恐不能胜任,拟请派苏州织造李煦,与我共同办理等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如此,除将所售貂皮一万五千张,交与尚志杰,依照现在商人所给价格出售外,请将连同芦须之人参一千零二十四斤十两五钱,交与曹頫、李煦、孙文成运往南省售卖。售得之银,若由彼处雇工送交内库,又须耗费工钱,请即交与江南藩库,并著曹頫等将交付藩库银两数目,明白奏闻;该布政司亦应将实收银数,呈报户部;户部据报,按照曹頫等交付藩库之银两数目,送交内库。惟官参运往南省,难免有乘机夹运私参情事,应由臣等将运去之参,亲自监视秤量,装箱加封,由部领凭交付曹頫发出,到南省后,著李煦与孙文成共同监视开箱,此次出售后,若确实有利,此后应售之参,请亦照此交付曹頫、李煦、孙文成售卖。为此,谨奏请旨。等因缮折。
      署理内务总管事务.固山贝子胤祹,署理内务府总管事务.郎中海章、董殿邦,交与奏事六品官双全、奏事张文彬、编修齐哷伦转奏。
      奉旨:依议。钦此。
    (译自内务府满丈奏销档)
《中药七情歌》:相须为用互增效,相使一药助一药;相杀能制它药毒,相畏毒性被制约;相恶配伍功效减,单行无需它药配;相反增毒要记牢,七情配伍真奥妙。“杂掺芦须”中的“芦”是个实义词,指芦根。“杂掺...须”则是通用虚词结构,这种结构口语中可简称为“...须”。在分品级排列人参并统计后附加“杂掺芦须”一项,这就意味着芦根与人参的配伍(“杂掺”)是相须(“...须”)配伍,而非相使配伍,更非其他配伍。曹家奏折中的“杂掺芦须”是一种很讲究、很中医的表达,而《石头记》第七十七回的“芦须”表达则很简练。
袁隆平高科技杂交稻是秕谷吗?若杂交稻是秕谷,则大葱是增屁香料。“杂(v.)掺芦须”嵌字造词法亚里士多才“骑马倚斜桥”指数双因素分析二维三段论审“丑”容“错”幽默推理:
∑p1•q1/∑(±p0)•(±q0)=∑(±p0)•q1/∑(±p0)•(±q0)×∑p1•q1/∑(±p0)•q1
相须配伍•杂(v.)掺...须/芦•根=芦•杂(v.)掺...须/芦•根×相须配伍•杂(v.)掺...须/芦•杂(v.)掺...须
成书于清康熙三十四(1695)年的张璐《本经逢原》即沿袭首载“参芦”的汉华佗著《华氏中藏经》“不去者吐人”的记述云“参芦能耗气,专入吐剂”。
若“杂(v.)掺芦须”之芦指参芦,须指参须,则参芦当在去除之列,怎么会“与参须搀合发给”“连同芦须之人参”呢?参芦、参须“上半身通便大补”悖论(芦、须悖论)证明:芦非参芦,须非参须。芦可为芦根,须当为相须配伍。“须”字后加“末”字,方可为与参芦相并列的参须。芦须(相须配伍用芦根)可名配参,配参非参。人参的芦、须悖论(吐人悖论),“芦根•人参”相须配伍——捆绑销售消解(《普济方》芦根饮)。中药材销售天然就是“啤酒•尿布”捆绑销售,美的国《反垄断法》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
  一时,周瑞家的又拿了进来说:“这几包都各包好记上名字了。但这一包人参固然是上好的——如今就三十换也不能得这样的了,但年代太陈了。(按:列藏本写作“八十换”,乃盗改。梦稿本划去“如今就三十换也不能得这样的了,但”旁改为“只是”。程甲本程乙本同是无“三十换”有“只是”,程甲本以“甲辰”本为底,程乙本以梦稿本为底,我们可以推知程甲本此回使用的是参本舒序本,舒序本使用了梦稿本。此处“就”乃“用”意)这东西比别的不同,凭是怎样好的,只过一百年后,便自己就成了灰了。如今这个虽未成灰,然已成了朽糟烂木,也无性力的了。请太太收了这个,倒不拘粗细,好歹再换些新的倒好。”王夫人听了,低头不语,半日才说:“这可没法了,只好去买二两来罢。”(按:人参与芦根是相须配伍的,两者分别称为参须与芦须。芦须在曹寅奏折中叫杂(v.)掺芦须。贾府所用一等人参是用芦根换来的。两者单价比为13:1,换二两一等人参得二十五六两芦根。宝钗说的就是这个兑换比例15:1。“换”并非计量单位。他们谈的既非人参的单价,也非人参的总价,而是人参与芦根的比价,类似于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一只羊=两把斧子”。
贾府芦雪庐即第四十一回靖藏本批语所谓【“瓜州渡口”】附近盛产芦根。第五十六回探春兴利除弊实行新政后,这些地方有了专人管理、采收芦根,第七十七回贾府用于换人参的芦根就是这么来的。他们是用自产芦根换外面的商品人参。
清代赵翼(1727~1814)《瓯北集》(1812年出版)卷三十八载有一首《人参诗》,其小序说:“乾隆十五年,余以五经应京兆试,恐精力不支,以白金一两六钱,易参一钱。”又写道:“(乾隆)二十八年(1763),余病服参,高者三十二换,次亦仅二十五换,时已苦其难买。以今较之,更增十余倍矣。”显而易见,赵翼与曹家店盗版制作有关或见识过《石头记》抄本。无论如何,康熙时期成书成本的《石头记》文本是不能用乾隆时期文献记录来解释的。要解释“换”字为量词,须提供康熙时期及其前的文献记录。)也无心看那些,只命:“都收了罢。”因向周瑞家的说:“你就去说给外头人们,拣好的换二两来。倘一时老太太问,你们只说用的是老太太的,不必多说。”周瑞家的方才要去时,宝钗因在坐,乃笑道:“姨娘且住。如今外头卖的人参都没有好的。就是有一枝大的,他们也必截做两三段,厢嵌上芦泡(按:体积大质量轻的干芦根)须枝,掺匀了好卖(按:因中药配伍而形成的“捆绑销售”),看不得粗细。我们铺子里常和参行交易,如今我去和妈说了,叫哥哥去托个夥计过去和参行商议说明,叫他把未作的原枝好参兑二两来。不妨咱们多使几两银子,也得了好的。”王夫人笑道:“倒是你明白。就难为你亲自走一趟更好。”于是宝钗去了,半日回来说:“已遣人去,赶晚就有回信的。明日一早去配也不迟。”王夫人自是喜悦,因说道:“‘卖油的娘子水梳头’,自来家里有好的,不知给了人多少。这会子轮到自己用,反倒各处求人去了。”说毕长叹。宝钗笑道:“这东西虽然值钱,究竟不过是药,原该济众散人才是。咱们比不得那没见世面的人家,得了这个,就珍藏密敛的。”【庚辰夹批:调侃语。】王夫人点头道:“这话极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姽婳词:
第七十八回
彼时贾政正与众幕友们谈论寻秋之胜,又说:“快散时忽然谈及一事,最是千古佳谈,‘风流隽逸,忠义慷慨’八字皆备,倒是个好题目,大家要作一首挽词。”众幕宾听了,都忙请教系何等妙事。贾政乃道:“当日曾有一位王封曰恒王,出镇青州。这恒王最喜女色,且公余好武,因选了许多美女,日习武事。每公余辄开宴连日,令众美女习战斗攻拔之事。其姬中有姓林行四者,姿色既冠,且武艺更精,皆呼为林四娘。恒王最得意,遂超拔林四娘统辖诸姬,又呼为‘姽婳将军’。” (按:《池北偶谈/卷二十一/谈异二/林四娘》:
闽陈宝钥,字绿崖,观察青州。一日,燕坐斋中,忽有小鬟,年可十四五,姿首甚美,搴帘入曰:“林四娘见。”陈惊愕,莫知所以。逡巡间,四娘已至前万福,蛮髻朱衣,绣半臂,凤觜靴,腰佩双剑。陈疑其仙侠,不得已,揖就坐。四娘曰:“妾故衡王宫嫔也,生长金陵。衡王昔以千金聘妾,入后宫,宠绝伦辈,不幸早死,殡于宫中。不数年,国破,遂北去。妾魂魄犹恋故墟,今宫殿荒芜,聊欲假君亭馆延客,固无益于君,亦无所损于君,愿无疑焉。”陈唯唯。自是日必一至。每张筵,初不见有宾客,但闻笑语酬酢。久之,设具宴陈,及陈乡人公车者十数辈咸在坐。嘉肴旨酒,不异人世,然亦不知何从至也。酒酣,四娘叙述宫中旧事,悲不自胜,引节而歌,声甚哀怨,举坐沾衣罢酒。如是年馀。一日,黯然有离别之色,告陈曰:“妾尘缘已尽,当往终南,以君情谊厚,一来取别耳。”自后遂绝。有诗一卷,长山李五弦司寇(化熙)有写本云。又程周量会元记其一诗云:“静锁深宫忆往年,楼台箫鼓遍烽烟;红颜力弱难为厉,黑海心悲只学禅。细读莲花千百偈,闲看贝叶两三篇;梨园高唱〔升平曲〕,君试听之亦惘然。”《康熙几暇格物编•石鱼》:“喀尔沁地方有青白色石,开发一片,辄有鱼形,如涂雌黄,或三或四,鳞鳍首尾,形体具备,各长数寸,与今所谓马口鱼者无异。扬腮振鬣,犹作鼓浪游泳状,朕命工琢磨以装砚匣,配以松花江石,诚几案间一雅玩也。尝读《水经注》及《酉阳杂俎》,言衡阳有石鱼山,石具鱼体,宛若刻画。又《池北偶谈》述汧阳县有石鱼沟,取石破之两两成鱼,可以辟蠹。故宋人石鱼诗云:“相传此石能辟蠹,功在琅函并玉储。”然未有如斯之纤悉克肖者也。其与石俱生耶,抑鱼之化?如零陵之燕,海南之蟹耶?物理之不可全穷又如此。”《池北偶谈》第二十二卷《谈异三/鱼石》:“前即墨令周屺公(斯盛,1637~?)说:汧阳县有鱼石,如馒头状,破之即成两石,各有一鱼形,鳞鬣宛然,以手摩揩之,作鱼腥云。此山一溪中所产石子尽然。溪有鱼石娘子庙,求石者必祷之,不祷则石皆无鱼也。前郏令陆云士(次云)又说:新昌县有水帘洞,洞口出石,亦如馒头状。人戏云欲得糖者,或肉或菜者,破之一一逼肖。造物狡狯如此。”)众清客都称“妙极神奇。竟以‘姽婳’下加‘将军’二字,反更觉妩媚风流,真绝世奇文也。想这恒王也是千古第一风流人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与原稿成书起止时间
第六回
【甲戌夹批:音老,出《偕声[品]字笺》。称呼毕肖。】(按:《字汇数求声》宣城梅鹰祚、钱塘虞德升同撰。康熙十六年展园刊。以地支等字分次。脂批中所说的《偕声[品]字笺》,注音用的是杭州地区读书音。“读书音”这个概念,表示它是官话(普通话);“杭州地区读书音”这个概念,表示它是南方官话(普通话)。杭州是南方文化中心,南方官话以它的方言为基本标准,但也不尽用杭州方言。此批能证明批书人是杭州地区人。批书人不用《康熙字典》注音,是因为那时还没有《康熙字典》,故《偕声[品]字笺》不仅是个地理问题,也是一个历史问题。)
第十一回
凤姐儿听了,款步提衣上了楼,见尤氏已在楼梯口等着呢。尤氏笑说道:“你们娘儿两个忒好了,见了面总舍不得来了。你明日搬来和他住着罢。你坐下,我先敬你一钟。”于是凤姐儿在邢、王二夫人前告了坐,又在尤氏的母亲前周旋了一遍,仍同尤氏坐在一桌上吃酒听戏。尤氏叫拿戏单来,让凤姐儿点戏,凤姐儿说道:“亲家太太和太太们在这里,我如何敢点。”邢夫人王夫人说道:“我们和亲家太太都点了好几出了,你点两出好的我们听。”凤姐儿立起身来答应了一声,方接过戏单,从头一看,点了一出《还魂》,一出《弹词》(按:作书人作书时最新鲜的曲目。《弹词》是洪升《长生殿》(1688年成,1689年名)中的第三十八出。九转:这琵琶曾供奉开元皇帝,重提起心伤泪滴!俺也曾在梨园籍上姓名题,亲向那沉香亭花里去承值,华清宫宴上去追随。俺不是贺家的怀智,黄幡绰与咱皆老辈。俺虽是弄琵琶却不姓雷,吓哈他呵!骂逆贼早已身死名垂。俺也不是擅场方响马仙期。那些旧相识多休嗳话题。俺只为家亡国破兵戈沸,因此上孤身流落在江南地。恁官人絮叨叨苦问俺是谁,则俺老伶工名唤做龟年身姓李。),递过戏单去说:“现在唱的这《双官诰》,【蒙府侧批:点下文。】唱完了,再唱这两出,也就是时候了。”(按:书检生载,人索卒年,它们是互相掣肘的向量。两相结合,可以将序数化归基数,而有效解决问题。《双官诰》属南曲(即传奇),而非北曲(即杂剧)。陈二白(明末清初戏曲作家,字于令,生卒年及生平均不详,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所撰传奇4种:《双官诰》、《称人心》,今存;《彩衣欢》仅存佚曲;《昼锦归》,已佚)撰《双官诰》传奇康熙抄本末题记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改校删录”于明人《双官诰》。原故事见明人《断机记》传奇、杨善之《双官诰》传奇。《石头记》中第十一回提及《双官诰》,棠村(梁清标)逝于1691年,这说明【旧有“《风月宝鉴》”之书】(《石头记》前十六回,《石头记》上半身)始创于1690-(1691-1690)*(11-1)/(16-11)=1688年。设棠村逝于x年,则作品起创时间y=3x-3382(年)。书之生载是人之卒年的一次函数,它由人之卒年来决定,故人索卒年是很重要的。在人之卒年问题上煞有介事、骑马找马、自相矛盾、模棱两可,是反科学的、滑稽可笑的。
捕风谐音捉影拆字、红内穿凿(证)红外附会(考)的六十八种口中雌黄“母蝗”虫作者论【胡说(通“悦”。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胡说乎)】式胡说中,朱建军的朱允炆卒年无考。
温文的崇祯(1611年2月6日-1644年4月25日)、俎永湘的朱慈烺(1629~1644)、孙维中的陈洪绶(1599~1652)、王梦阮的顺治(1638~1661)、陈贤富的方以智(1611~1671)、傅波&钟长山&陈斯园&吴雪松&金俊俊&何玄鹤的吴伟业(1609~1672)、隋邦森&隋海鹰的查继佐(1601~1676)、李明鸟的张岱(1597~1679)、朱江兵的李渔(1611~1680)、郭励的曹溶(1613~1685)、何新的纳兰性德(1655~1685)、王巧林的顾景星(1621~1687)、杨军康的王夫之(1619-1692)、冒连泉的冒襄(1611~1693)、卫艳春的吴乔(1611~1695)、冯作会的林云铭(1628~1697)等16人死早了。
黄砚堂的万斯同(1638~1702)、美国人铁安的严绳孙(1623~1702)2人死的时间还不错,只是死的精度不够:这两种胡说只能精确到年,不能精确到月。
包秦的洪升(1645~1704)、覃拓的朱耷(1626-1705)、加拿大人崔虎刚&孙慧敏的曹曰玮(1671~1706)、钟云霄的石涛(1642~1707)、贾岩的朱慈焕(1633~1708)、袁登华的曹寅(1658~1712)、刘同顺的曹顒(1689~1714)、张许文的蒲松龄(1640~1715)、兰晓东&赵国栋的郑克塽(1670~1717)、唐钤砚的何焯(1661~1722)、蒋国震&张师定的胤礽(1674~1725)、王诚基的雍正(1678~1735)、寿鹏飞的曹一士(?—1736)、齐玉瑞&李信田&董耀昌的弘晳(1694~1742)、张志坚的赵执信(1662~1744)、刘宗玉的方苞(1668~1749)、蔚来愚的允禵(1688~1755)、胡适&周汝昌的曹家“雪芹”(1715-1764)、周传授的弘晓(1722~1778)、陈传坤的永瑢(1743~1790)、李红旗的敦诚(1734~1791)、奉宽的高兰墅(1758-约1815)及任辉的袁枚(1716-1797)等23人死迟了。
马兴华的朱由槤、陈林&郑忠权的曹頫、李百春&欧阳健的曹顺、李雪菲的曹硕、戴不凡的曹竹村、王家惠&刘润为的曹渊、徐乃为的曹颜、张杰的曹骥、张放的墨香、台湾岛民王以安的查澄、孙华天的弘皎、蒋友林&程丽萍的永琛、陈志烨的高霑、张登儒的李霰、王洪军的李鼎、马孝亮的马锜、谢志明的谢再诏、王喜山的薛香玉、胡荣荣的秦玉、霍国玲的柳惠兰、童力群的程日兴、段晴也&吴玲的李含章、邓牛顿的施廷龙、王钰报的曹頔,及刘廷玑、纳兰揆方等26人要么无名要么卒年无考,均与作者论侯选人无缘。
曹学和它的敌人——反曹学有一个共同的恒假预设:曹雪芹是人。这个预设之所以恒假,是因为所有版本中均无曹雪芹的落款,无款非人,曹雪芹既非实名也非“笔”名。人格化为“吴玉峰”“曹雪芹”的第五回《红楼梦》判词判曲与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小说的吴带-曹衣负阴抱阳纲-目体裁转换是读通《石头记》文本的关键,它昭彰的是作品的美学结构和总体章法;也就是说,吴玉峰、曹雪芹在《石头记》原著内无款非人,它们属于文本论而不属于作者论。与吴带(吴玉峰)-曹衣(曹雪芹)同样人格化的,还有作品题材“情”(秦氏)、作品主题“幻情”(引幻仙姑,名兼美字可卿,警幻仙姑之妹)和作品立意“警(v.)幻情”(警幻仙姑)。
红内有显(后十回),就不需要红外索隐,将作者与文本“捆绑销售”是徒劳的。司马见异思《史记》不是司马迁《报任安书》。一切作者论胡说者(曹学和反曹诸学)都是抄本的叛徒。他们本质上都是程前脂后红外学乱党。因为只有程本才将神瑛侍者(被记者,被作者)与石头(记者,作者)混为一谈,从而为其作者论红外学索隐、“考证”提供版本学《史记》=《报任安书》“证据”,故其文献之根均在印不在抄。
土默热红学之洪升胡说的逻辑基础是将第一回“半世”概念偷换为五十年并将作者石头与被作者神瑛侍者“统一”以附会洪家血史,而其南明野史胡说的逻辑基础则是将第二回“女儿”概念偷换为女人并将其与男人“对立”以与“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勾搭成奸证附会南明野史,因此,所谓的土默热红学,跟其他六十多种作者论胡说一样,其实是彻头彻尾的拐弯抹角、盲人摸象的伪红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回
【靖藏:此回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贾珍虽奢淫岂能逆父哉!?特因敬老不管,然后恣意——足为世家之戒。
“秦‘可卿’淫丧[sāng]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可卿]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宝玉]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却[第]四、五页也。】
(按:唐代李商隐《咏史》:“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淫丧[sāng]天香楼】即正文“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它仅仅只是上半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中的一小节,不是指整个上半回。【淫丧[sāng]】即非“礼丧”,“淫”乃奢意,指秦‘可卿’的丧礼不合礼制、越规逾节。《礼记•曲礼》:“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淫祀无福。”《后汉书•文苑传下•边让》:“设长夜之淫宴,作北里之新声。”
【贾家后事二件】指祖茔和家塾两件家计长策大事。【“安富尊荣”(第七十一回中)“坐享”(第六十三回中)人】指被警幻的贾宝玉。【赦之】即详改略,故有【删,却是未删之笔】之论。【遗簪】是成语“遗簪堕履”的缩成语,二字格成语。【遗簪“[宝玉]更衣”诸文】意为旧有诸文中宝玉“要衣服换了”之后两页文字,用典宋代卫宗武《和玉峰春吟》“料得宫花仍似旧,庆无堕珥与遗簪”。
畸记用【遗簪】字样,是特指【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即原书)。也就是说,就像【[后文]“《十二钗》”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即内在续书)另有概念称谓【今作】【“今书”】一样,其对偶概念【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即原书)也有概念称谓【遗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今作“《十二钗》”之书】=《石头记》,16+63=79。
【今作】【“今书”】【[后文]“《十二钗》”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内在续书)都是原稿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高士奇(1645-1703)狭义脂批中的概念,【遗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原书)都是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畸记中的概念。显而易见,版本校书人畸笏叟是针对原稿批书人脂砚斋的概念,完形其对偶概念而有【遗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之谓。同样地,畸笏叟针对原著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的“曹雪芹”(曹衣出水的幽默人格化形式),在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楔子中也插入了“吴玉峰”(吴带当风的幽默人格化形式)。“‘芹’溪”是对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的谦式尊称,藏代修辞格。
[第]四、五页是按“甲戌”版式计的,“甲戌”本的版式协同最早的誊清本靖藏本的版式,故靖藏本有此批。
第十三回正文标题中的“可卿”,本意是指警幻之妹,这里藏代修辞,指秦氏。这个修辞意思是秦氏有警幻之妹的兼美之美。第七回标题中的“周瑞”,也是藏代修辞指周瑞家的。第十五回标题中的“铁槛寺”藏代修辞指馒头庵。标题中的藏代修辞,为我们理解藏代修辞格提供了很好的范例。
“安富尊荣”(第七十一回中)“坐享”(第六十三回中)都属于庚辰秋月定评的内容,而该批在靖藏本中先在,若作书人七十九回完璧全部成书时间是庚辰年当年,则无版本誊抄时间,故成书时间必在庚辰年(1700)之前,四大原版中最早的落款——靖藏本中的【丁丑(1697)仲春】可作为成书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一回
【靖藏眉批:尚记丁未春日谢园(按:意为幽梦)送《茶[蔬]》乎?展眼二十年矣。——[康熙]丁丑[1797年]仲春,畸笏(张英,1637-1708)】(按:丁丑[1697年]仲春全部七十九回已创作完成。从1688年到1697年,《石头记》创作历时十年。己卯年、庚辰年脂砚斋高士奇不在京城,与作书人、校书人不在同一空间,故庚辰年不应作为作品成书时间标记。张英畸记所说的展眼二十年是说1677年十月张英与高士其入职南书房。在任职期间,张英还充任过皇太子胤礽的师傅,或阅览过许次纾《茶疏》一书。
《茶疏序》:       
陆羽品茶,以吾乡顾渚所产为冠,而明月峡尤其所最佳者也。余辟小园其中,岁取茶租自判,童而白首,始得臻其玄诣。武林许然明,余石交也,亦有嗜茶之癖。每茶期,必命驾造余斋头,汲金沙玉窦二泉,细啜而探讨品骘之。余罄生平习试自秘之诀,悉以相授。故然明得茶理最精,归而著《茶疏》一帙,余未之知也。然明化三年所矣,余每持茗碗,不能无期牙之感。丁未春,许才甫携然明《茶疏》见示,且征于梦。然明存日著述甚富,独以清事托之故人,岂其神情所注,亦欲自附于《茶经》不朽与。昔巩民陶瓷,肖鸿渐像,沽茗者必祀而沃之。余亦欲貌然明于篇端,俾读其书者,并挹其丰神可也。万历丁未春日,吴兴友弟姚绍宪识明月峡中
《茶疏》小引:
吾邑许然明,擅声词场旧矣,余与然明游龙泓,假宿僧舍者浃旬。日品茶尝水,抵掌道古。僧人以春茗相佐,竹炉沸声,时与空山松涛响答,致足乐也。然明喟然日,阮嗣宗以步兵厨贮酒三百斛,求为步兵校尉,余当削发为龙泓僧人矣。嗣此经年,然明以所著《茶疏》视余,余读一过,香生齿颊,宛然龙泓品茶尝水之致也。余谓然明日,鸿渐《茶经》,寥寥千古,此流堪为鸿渐益友,吾文词则在汉魏间,鸿渐当北面矣。然明日,聊以志吾嗜痂之癖,宁欲为鸿渐功匠也。越十年,而然明修文地下,余慨其著述零落,不胜人琴亡俱之感。一夕梦然明谓余日,欲以《茶疏》灾木,业以累子。余遂然觉而思龙泓品茶尝水时,遂绝千古,山阳在念,泪淫淫湿枕席也。夫然明著述富矣,《茶疏》其九鼎一脔耳,何独以此见梦。岂然明生平所癖,精爽成厉,又以余为自味也,遂从九京相托耶?因授剞劂以谢然明,其所撰有《小品室》、《荡栉斋》集,友人若贞父诸君方谋锓之。丁未夏日社弟许世奇才甫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女仙外史》】和【在园杂字】
第二回
【甲戌侧批:《女仙外史》中,[刹魔主]论“魔”道已奇;此又非《[女仙]外史》(民国十五年因“甲戌”本又由上海梁溪图书馆别名《石头魂》出版)之立意,故觉愈奇。】(按:《女仙外史》六十七位评者中,李澄中(1630-1700)、乔莱(1642-1694)均为翰林院修明史的,故知《女仙外史》成书于1694年(甲戌年)前。
刘廷玑品题末中,“将作”乃敬称,相当于今“大作”;问者问向者何为,答者不可能答将要进行的事,否则就存在时态悖论。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甲戌年,高士奇重新擢用,奉召入京,充《明史》纂修官。
胡适收到胡星垣卖的“甲戌”本是在1927年2月以后,他和徐志摩、宋春舫1927年7月正式创办的新月书店,与梁溪图书馆一样同为出版机构。因此,胡星垣当是梁溪图书馆的人或相关人,买卖是出版业同行之间的阳光交易,并非一个生猛卖家卖给一个名流买家的黑市交易。
胡适记不起来的原藏书人当为《青楼梦》(原名《绮红小史》)评者梁溪潇湘馆侍者,即邹弢(1850—1931)。据李生占先生文章,邹弢的好友很多,如著《青楼梦》(成书于光绪四年即1878年)的俞达,曾因谈论《红楼梦》中宝钗、黛玉谁好谁差而挥起老拳的许伯谦,另有俞樾、葛其龙、潘钟瑞、王韬、孙桐生、汪孟邹等江南文人才子。邹弢为朋友俞达的《青楼梦》作了详细的批注,与汪孟邹这位上海亚东图书馆老板来往密切,为《红楼梦》的出版发行在幕后出了不少的力。在湖南时,又与孙桐生结成忘年交;从孙桐生处又了解刘铨福的情况。从这些人的交往中,可以看出邹弢是一位早期红学研究者,让人注目的是:邹弢批《青楼梦》的批语2803条中,有100多条的批语与“甲戌”本《红楼梦》上的脂砚斋批语相同、相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十三回
贾珍吃过饭,盥漱毕,换了靴帽,命贾蓉捧着银子跟了来,回过贾母王夫人,又至这边回过贾赦邢夫人,方回家去,取出银子,命将口袋向宗祠大炉内焚了。又命贾蓉道:“你去问问你琏二婶子,正月里请吃年酒的日子拟了没有。若拟定了,叫书房里明白开了单子来,咱们再请时,就不能重犯了。旧年不留心重了几家,不说咱们不留神,倒象两宅商议定了送虚情怕费事一样。”贾蓉忙答应了过去。一时,拿了请人吃年酒的日期单子来了。贾珍看了,命交与赖升去看了,请人别重这上头日子。因在厅上看着小厮们抬围屏,擦抹几案金银供器。只见小厮手里拿着个禀帖并一篇帐目,回说:“黑山村的乌庄头来了。”(按:《石头记》中的黑山村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黑山村及其周边区域。
据史籍《清朝通志•氏族略•满洲八旗姓》、《吉林通志》记载:
  ⑴.满族乌色氏,亦称吴色氏,源出金国时期女真吾塞部,满语为Use Hala,汉义“皮带”,世居叶赫(今吉林梨树)、佛阿拉(今辽宁新宾永陵镇二道村)、吉林乌喇(今吉林永吉)、长白山区、松花江流域等地,是满族最古老的姓氏之一,所冠汉姓为乌氏、吴氏等。
  ⑵.满族乌苏氏,亦称吴苏哈里氏,源出金国时期女真温古孙部(吾古孙、乌孙),以部为氏,满语为Usun Hala,汉义“水”,世居乌苏(今吉林伊通)、瓦尔喀(今南自长白山、图门江以北,北自黑龙江下游乌扎拉地方以南,东至俄罗斯滨海地区南部)、讷殷(今吉林抚松松花江上游流域)、长白山区等地,是满族最古老的姓氏之一,所冠汉姓为乌氏、吴氏、苏氏、关氏、穆氏、戴氏、柏氏、武氏、常氏等。
  ⑶.满族乌雅氏,源出唐朝末期女真“通用三十姓”之一的乌延,在金国时期为女真兀颜部,满语为Uya Hala,汉义“猪”,世居哈达(今辽宁西丰小清河流域)、乌喇(今吉林永吉)、德尔吉穆湖(今黑龙江虎林)、讷殷(今吉林抚松松花江上游流域)、伯都讷 (今吉林松源)、长白山区等地,是满族最古老的姓氏之一。后有锡伯族引为姓氏者。清朝中叶以后多冠汉姓为乌氏、吴氏、穆氏、包氏、鲍氏、黄氏、邵氏、朱氏、牛氏等。
  ⑷.满族乌裕氏,亦称沃岳氏,满语为Uyu Hala,汉义“绿松石”,世居乌喇(今吉林永吉),后多冠汉姓为乌氏。
  ⑸.满族乌库理氏,亦称乌色里氏,源出金国时期女真乌古伦部,满语为Ukuri Hala,汉义“细鳞鲮鱼”,世居黑龙江流域,是满族最古老的姓氏之一,后多冠汉姓为乌氏、商氏、刘氏、李氏、讷氏、桑氏等。
  ⑹.满族乌苏哩氏,亦称乌苏拉氏,满语为Usuri Hala,世居德尔吉色钦(今黑龙江虎林)、讷殷(今吉林抚松松花江上游流域)、辉发(今吉林柳河、辉发河以及沙河下游,桦甸、辉南一带)等地,后多冠汉姓为乌氏、武氏、吴氏等。
  ⑺.满族乌雅拉氏,亦称吴雅拉氏,满语为Uyara Hala,世居黑龙江沿岸,所冠汉姓即为乌氏。
  ⑻.满族乌尔瑚济氏,亦称吴讷虎沁氏、乌尔胡济氏,满语为Urhugi Hala,世居松花江流域、乌苏里(今乌苏里江流域)、察哈尔(今河北张家口一带,包括河北、内蒙乌兰察布盟、锡林郭勒盟一部、山西部分地区),后多冠汉姓为乌氏、吴氏等。
  ⑼.满族乌尔衮克勒氏,本费雅喀奇勒尔人,满语为Urgunkele Hala,世居希占噶山(今俄罗斯伏尔加河中游喀山),所冠汉姓即为乌氏。
  ⑽.满族吴佳氏,亦称乌佳氏、武佳氏,满语为Ugiya Hala,祖先原为汉族,东汉末期被辽东鲜卑乌桓部虏携,融入鲜卑,后逐渐演化为辽东女真,世居乌喇(今吉林永吉)、索伦(今黑龙江嫩江以西广大地区),后多冠汉姓为乌氏、武氏、吴氏等。
  ⑾.满族伊尔库勒氏,满语为Irkule Hala,世居诺罗(今黑龙江饶河)、虎尔哈(今黑龙江黑河对岸俄罗斯地区)、乃明村(今黑龙江下游俄罗斯境内右岸阿纽依河口一带)、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后多冠汉姓为乌氏、于氏等。
  满族乌氏的姓氏读音皆作wū(ㄨ)。)
  贾珍道:“这个老砍头的今儿才来。”说着,贾蓉接过禀帖和帐目,忙展开捧着,贾珍倒背着两手,向贾蓉手内只看红禀帖上写着:“门下庄头乌进孝叩请爷、奶奶万福金安,并公子小姐金安。新春大喜大福,荣贵平安,加官进禄,万事如意。”贾珍笑道:“庄家人有些意思。”贾蓉也忙笑说:“别看文法,只取个吉利罢了。”一面忙展开单子看时,只见上面写着(按:《九云记》第三十回“是年除日,又是‘腊日’,复钦赐单子一件。忙展开双手看时,上面写着”中的“双手”字样,证明《九云记》是在韩国《九云梦》的基础上派生的,它产生于《红楼梦》印本风行之后,是《红楼梦》续书潮的一个旁支。也就是说,程高印本推出后,陆续出现了各种代程高的续书,其中一种续书竟是用《红楼梦》续韩国出口到中国的汉文版《九云梦》,将十六回扩展为三十五回。这也可以算是《红楼梦》的一种反切式变相续书。“九云梦”用典高丽著名诗人林椿《游绀岳正觉僧舍书其壁》“临轩一望大千界,不啻胸中九云梦”, 林椿用典苏轼““永辞角上两蛮触,一洗胸中九云梦”,故知“九云记”为盗版,乃是将百二十回《红楼梦》刊本中的“石头记”与“九云梦”反切而成。春谷先生黄承吉不仅校定了《梅花梦弹词》,而且续书十六回《九云梦》将其扩充为三十五回的《九云记》。《九云记》中有《九云楼》一回,故《九云楼》又可指称《九云记》。此君校定《梅花梦弹词》后自号梅花——历史上神秘的作家梅花创作《九云楼》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所谓的“余官西省”,指的是广西省,这是南方称谓。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黄承吉是《九云记》的作者,他是对《红楼梦》很上心的一个人。):“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狍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按:吴震方《岭南杂记》:“龙猪,出南雄龙王岩,在城东百里,重一二十斤,小耳库脚细爪,土人薰,以竹片绷之,皮薄肉嫩,与常猪不类,广城亦重之,又出江西赣州龙南县。”乃乳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野山羊)二十个,青羊(Blue sheep)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鲟鳇鱼二个,(按:康熙皇帝曾有诗赞鲟鳇鱼:“更有巨尾压船头,载以牛车轮欲折,水寒冰结味益佳,远笑江南夸鲂鲫”。)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鹅各二百只,风鸡、鸭、鹅二百只,野鸡、兔子各二百对,(按:这里的兔子显然指的是野兔。下文中的活兔乃家兔。“甲辰”本及底其本的程甲本、梦稿本及底其本的程乙本改为“野猫”,均为盗版修改。它们修改的原因,一是因为“兔子”乃不洁之谓,二是因为与下文疑似重复,三是因为野猫肉与野鸡肉一样是酸的。其实两种酸味各二百对本身就是悖论,不合情理)熊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按:周亮工《闽小纪》:“海参以辽河产者为良。”)鹿舌(窄体舌鳎,干品)五十条,牛舌(宽体舌鳎,干品),蛏干二十斤,榛、松、桃、杏穰各二口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上等选用一千斤、中等二千斤,柴炭三万斤,御田(按:列藏本为“用”字。蒙府本、戚序本为“玉”字。世界上并无碧糯、碧粳这类东西存在,而张江裁(1908~1968)《燕京民间食货史料》“粳米粥,俗称京米粥,汤纯青,味美,附售脆麻花与此同食,此为燕京清晨点心之一”之所谓纯青,是说作汤技术好。谢墉在《食味杂咏》中写道:“京米,近京所种统称京米,而以玉田县产者为良,粒细长,微带绿色,炊时有香。其短而大,色白不绿者,非真玉田也。”有诗赞曰:“京畿嘉谷万邦崇,玉种先宜首善丰。近纳神仓供玉食,全收地宝冠田功。泉溲色发兰苕绿,饭熟香起莲瓣红。人识昆仑在天上,青精不与下方同。” 结合蒙府本(戚序本抄自蒙府本)上第五十三回独有异文,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谢墉(1719—1795)与蒙府本的抄写有关,或乃是蒙府本的主抄手之一。也就是说,他这条记录是在对自己的“玉田”独有异文进行附会。《石头记》文本中的碧粳、碧糯之“碧”,皆用典“炉火纯青”藏词修辞指红粳、红糯。进知:御田胭脂米并非红糯,而是指紫糯即黑糯,可因乌进孝而称“乌糯”)胭脂米二石,【庚辰夹批:在园杂字曾有此说】(按:P1233。此批以“石”字上多一点表示批的是“石”字,与后文“斛”相对,并非批胭脂米或御田胭脂米。
古以十斗为斛,南宋末改为五斗。张自烈(1597-1673)《正字通》:“斛,今制五斗曰斛,十斗曰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园杂字”即所谓《庄农杂字》。蒲松龄《日用俗字》序:“每需一物,苦不能书其名。旧有《庄农杂字》,村童多诵之。无论其脱漏甚多,而即其所有者,考其点画,率皆杜撰。故立意详查《字汇》,编为此书。土音之讹,……悉从《正字通》。其难识者,并用音切于大字之侧,若偏旁原系谐声,例应读从半字,概无音切;或俗语有南北之不同者,偶一借用,要皆字汇所有,使人可以意会。虽俗字不能尽志,而家常应用,亦可以不穷矣。康熙甲申岁正月下浣,柳泉氏志。”马益著(1722—1807,字锡朋,一字梅溪,,山东临朐胡梅涧村人)《庄农日用杂字》是后起者。
孔尚任《得刘在园太守处州消息缄诗即寄》一诗作于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刘在园康熙二十七年任处州知府,孔尚任写此诗时刘仍在处州任上。由此可知:“在园”之号早已有之,《庄农杂字》编者当是刘廷玑。也就是说,刘在园的《庄农杂字》是其第一部作品,《在园杂志》是其第二部作品,《石头记》第五十三回脂批中提及的是他的第一部作品。
刘廷玑的号“在园”因其处女作《庄农杂字》而来,故知《庄农杂字》成书在1693年之前。此号后来又成为他的第二部作品的作品名。简言之,“在园”从《庄农杂字》中来,到《在园杂志》中去。
《在园杂志》并非脂砚斋所说的【在园杂字】。在脂砚斋高士奇(1645-1703)去世时,《在园杂志》还没有出版呢,且《在园杂志》中并无“胭脂米”字样。夹批批上不批下,下文中所谓粉粳才是《在园杂志》中所说的“朱红色大米饭”,而胭脂米却是紫糯。
田通“佃”,御田即钦拨佃户。佃户本为自行招募,正统四年(1439年)“奉圣旨,准存全户五百户,共凑人二千丁,见丁百亩”,成为钦赐。佃户的职责是“专一耕种,办纳籽粒,以供本庙祭祀等项支用”,免其“一应杂泛差役”。
刘廷玑《在园杂志》卷一:岁甲午(1714),圣寿六旬有一,是为本命元辰,普天瑞应,不胜详敷。四海内寿臻百龄、奏请建坊以表熙朝人瑞者,如福建巡抚满公保具题德化县老人百岁,镇守宁古塔将军孟公俄洛具题李三年百有三岁,直隶巡抚赵公弘燮具题文安县原任副将马自新妻徐氏百岁,江南巡抚张公伯行具题山阳县张氏百岁,湖广巡抚刘公殿衡具题江夏县欧阳氏百岁,陕西巡抚永公泰具题醴泉县丘氏百岁,咸于甲午同登期颐,是寿域弘开之征也。又,山东巡抚蒋公陈锡具题李氏一产四男,若一产三男者甚多,是户口广裕之征也。再,浙闽总督范公时崇随驾热河,每赐御用食馔内有朱红色大米饭一种,传旨云:此本无种,其先特产上苑,只一两根,苗穗迥异他禾,乃登剖之粒,如丹砂,遂收其种,种于御园;今兹广获其米,一岁两熟,祗供御膳。又有白色黏米,系树上天生一株,软滑似黍,不胶齿牙,此皆希世珍品。外间不独未见,抑且未闻,是草木休应之征也。咸据邸抄,未敢臆说。[按:邸抄亦作“ 邸钞 ”, 即邸报,并有“朝报”“条报”“杂报”之称,四者皆用“报”字,可见它是用于通报的一种公告性新闻,是专门用于朝廷传知朝政的文书和政治情报的新闻文抄。])“碧”糯五十斛,白糯五十斛,粉粳(按:粉粳即康熙《几暇格物篇•御稻米》中所谓御稻米。“胭脂米”是植物学专有名词,最早称胭脂秫,后称胭脂糯。)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下用常米一千石,各色干菜一车,外卖粱谷、牲口各项之银共折银二千五百两。外门下孝敬哥儿姐儿顽意:活鹿两对,活白兔四对,黑兔四对,活锦鸡两对,西洋鸭(番鸭。四不象般的珍禽。是一种似鹅非鹅,似鸭非鸭的鸭科家禽,体重比鸭大比鹅小)两对。”(按:《康熙几暇格物编•御稻米》:
丰泽园中有水田数区,布玉田谷种,岁至九月始刈获登场。一日循行阡陌,时方六月下旬,谷穗方颖,忽见一科高出众稻之上,实已坚好,因收藏其种,待来年验其成熟之早否。明岁六月时,此种果先熟。从此生生不已,岁取千百。四十余年以来,内膳所进,皆此米也。其米色微红,而粒长,气香而味腴,以其生自苑田,故名御稻米。
一岁两种,亦能成两熟。口外种稻,至白露以后数天,不能成熟。惟此种可以白露前收割,故山庄稻田所收,每岁避署用之尚有赢余。曾颁给其种与江浙督抚、织造,令民间种之。闻两省颇有此米,惜未广也。南方气暖,其熟必早于北地。当夏秋之交,麦禾不接,得此早稻,利民非小。若更一岁两种,则亩有倍石之收,将来盖藏渐可充实矣。
昔宋仁宗(按:康熙误将宋真宗作宋仁宗)闻占城有早熟稻,遣使由福建而往,以珍物易其禾种,给江淮两浙,即今南方所谓黑谷米也。粒细而性硬,又结实甚稀,故种者绝少。
今御稻不待远求,生于禁苑,与古之雀衔天雨者无异。朕每饭时,尝愿与天下群黎共此嘉谷也。
徐光启《吴兴掌故集•卷一三》:
吾居山中,往往旱荒,乞得早稻,种吴石岐大参(按:吴大参,名中明,字知常,号左海,或别号石岐)家:糯,紫黑色,而稉者白。往时宋真宗因两浙旱荒,命於福建取占城稻三万斛散之,仍以种法下转运司示民,即今之旱稻也。初止散於两浙,今北方高仰处类有之者,因宋时有江翺者,建安人,为汝州鲁山令,邑多苦旱,乃从建安取旱稻种,耐旱而繁实,且可久蓄,高原种之,嵗嵗足食。种法大率如种麦,治地毕,豫浸一宿,然后打潭下子,用稻草灰和水浇之。每锄草一次,浇粪水一次,至于三,即秀矣。
梁克家(1128年-1187年)《淳熙三山志》:“稻 《周礼•职方氏》:“扬州谷宜稻。”州,古扬州南境也,故稻之名亦不一。今州倚郭三县两熟:早种曰献台,曰金州,曰秫(底本作“秫”,库本为“林”。);晚种曰占城,曰白香,曰白芒;通谓之稻。至外县,名色尤多。按《闽清图经》:(底本作“闽青图经”,据库本、崇抄改。)“早稻之种有六:曰早占城、乌羊、赤城、圣林、清甜、半冬,而乌羊最佳;晚稻之种有十:曰晚占城、白茭、金黍、冷水香、栉仓、奈肥、黄矮、银城、黄香、银朱。而白茭、冷水香最甘香;奈肥,独宜卑湿最腴之地。糯米之种十有一:曰金城、白秫、黄秫、魁秫、黄秫、马尾秫、寸秫、腊秫、牛头秫、胭脂秫,而寸秫颗粒最长,盖诸邑亦或通有之。占城,相传其种自占城国来。大中祥符五年,淮浙微旱,遣使福建,取种三万斛分给,令种莳之。今土俗谓之“百日黄”是也。已上名色虽多,不过有二:秫曰糯稻,余皆秔稻。《尔雅》所“粘”与“不粘”之异。秔,古名稌;糯,古名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