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batsbird

《石头记》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的附会“像思病”

[复制链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康熙几暇格物编•白粟米》:
  粟米[《本草》粟米即小米],有黄、白二种,黄者有粘有不粘,《本草注》云:粟,粘者为秫,北人谓为黄米是也。惟白粟则性皆不黏。七年前乌喇地方,树孔中忽生白粟一科,土人以其子播获,生生不已,遂盈亩顷。味既甘美,性复柔和。有以此粟来献者,朕命布植于山庄之内,茎、干、叶、穗较他种倍大,熟亦先时,作为糕饵,洁白如糯稻,而细腻,香滑殆过之。想上古之各种嘉谷,或先无而后有者概如此。可补农书所未有也。)
  贾珍便命带进他来。一时,只见乌进孝进来,只在院内磕头请安。贾珍命人拉他起来,笑说:“你还硬朗?”乌进孝笑[回:“托爷的福,还能走得动。”贾珍道:“你儿子也大了,该叫他走走也罢了。”乌进孝笑](按:梦稿本“笑笑”窜行脱文31字,被后人旁添上。“甲辰”本使用梦稿本故脱文。程甲本脱文,程乙本脱文。)道:“不瞒爷说,小的们走惯了,不来也闷的慌。他们可不是都愿意来见见天子脚下世面?他们到底年轻,怕路上有闪失,再过几年就可放心了。”贾珍道:“你走了几日?”乌进孝道:“回爷的话,今年雪大,外头都是四五尺深的雪,前日忽然一暖一化,路上竟难走的很,耽搁了几日。虽走了一个月零两日,因日子有限了,怕爷心焦,可不赶着来了。”贾珍道:“我说呢,怎么今儿才来。我才看那单子上,今年你这老货又来打擂台来了。”乌进孝忙进前了两步,回道:“回爷说,今年年成实在不好。从三月下雨起,接接连连直到八月,竟没有一连晴过五日。九月里一场碗大的雹子,方近一千三百里地,连人带房并牲口粮食,打伤了上千上万的,所以才这样。小的并不敢说谎。”贾珍皱眉道:“我算定了你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这够作什么的!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今年倒有两处报了旱涝,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乌进孝道:“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谁知竟大差了。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今年也只这些东西,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也是有饥荒打呢。”贾珍道:“正是呢,我这边都可,已没有什么外项大事,不过是一年的费用费些。(按:年指年关、过年)我受些委屈就省些。再者年例送人请人,我把脸皮厚些,可省些也就完了。比不得那府里,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倒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乌进孝笑道:“那府里如今虽添了事,有去有来,娘娘和万岁爷岂不赏的!”【庚辰夹批:是庄头口中语气。脂砚】贾珍听了,笑向贾蓉等道:“你们听,他这话可笑不可笑?”贾蓉等忙笑道:“你们山坳海沿子上的人,(按:海西四部。“海西”的本义为海西四部今松花江一带,转用作指称地中海以西地区(《康熙几暇格物编》中“海西”“海西人”)后,海西四部地区的称谓为“西海沿子”这个词所取代。)那里知道这道理。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了我们不成!他心里纵有这心,他也不能作主。岂有不赏之理,按时到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顽意儿。纵赏银子,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了一千两银子,够一年的什么?这二年那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算那一注共花了多少,就知道了。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贾珍笑道:“所以他们庄家老实人,外明不知里暗的事。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庚辰夹批:新鲜趣语。】贾蓉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凤姑娘【庚辰夹批(靖藏眉批):此亦南北互用之文,前注不谬。】(按:
靖藏本批语中,“此”字起头,独立为一行;“亦南北互用之文”为第二行,“前注不谬”为第三行。毛国瑶抄录靖批时与所有红学家一样对脂批一窍不通而神经过分紧张,误将汉字上的笔画兼认作旁添符号,如将“之”字上的点和“不”字下的点均误认作旁添符号,故出现【前注“不”/亦南北互用/此/“之”文/谬】这样怪诞的靖批,使靖批的权威受到极大的质疑。
毛抄靖藏本批语之“令人大跌眼镜”的颠倒错乱部分,是散光性脂批。它是脂批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这种艺术不是脂批本身固有的,而是脂批在毛国瑶眼中所呈现出来的。因此我们推测,毛国瑶先生生前或害有散光眼病。)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出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贾珍笑道:“那又是你凤姑娘的鬼,那里就穷到如此。他必定是见去路太多了,实在赔的狠了,不知又要省那一项的钱,先设此法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我心里却有一个算盘,还不至如此田地。”说着,命人带了乌进孝出去,好生待他,不在话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3: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tsbird 于 2016-2-14 14:02 编辑

五、老Q的曹学故事
针对已故红学革命“战”友老Q《曹雪芹的著作权不容置疑——综合分析与逻辑思维的必然结论》,坏鸟分列文本如下:
1
第一回
【甲戌眉批(甲辰夹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
(按:乾隆中期梦觉主人敦诚的“甲辰”本中有此批。
正文中的雪芹之“雪”为谓语动词,“雪芹”乃动宾短语意为昭传“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的“几个异样女子”,“曹”意为曹衣乃绘画术语,与“吴玉峰”之吴带相对。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无款非人的“吴玉峰”“曹雪芹”是吴带当风-曹衣出水的人格化形式,它们反映的是“总其全部”的第五回《红楼梦》判词判曲与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小说的纲-目体裁转换关系。畸记中的【雪】字为非谓语动词,断取修辞格。【雪芹[]】藏代修辞格指儒教作书人梅溪即所谓“东鲁孔”梅溪——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的长子张廷瓒(1655-1702)。【旧有“《风月宝鉴》”之书】指《石头记》前十六回,与头部和尾部皆不分章或不分回的【“今书”】【今作】【[后文]“《十二钗》”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为对偶概念。【旧有“《风月宝鉴》”之书】是原书,【今作“《十二钗》”之书】是内在续书,两者前后相继,合成七十九回《石头记》完璧原著。含有“《风月宝鉴》”一回即第十二回的《石头记》上半身部分即为【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之书”的章回总数一元一次方程式为:(79-x/3=[38-42-41]-x。【其弟】之弟通“悌”[tì],“其弟”藏词修辞指僚友,用典《礼记·曲礼》“僚友称其弟也”。【棠村】即棠村相国梁清标(1620-1691)。【仍因之】即虽不像预备版本己卯本、庚辰本中那样插入楔子,但仍保留棠村序言,于最后整理版暨待曹寅刻印而因其故终未刻印的“甲戌”本中将其纳入凡例。【仍】字证明今传“甲戌”本是后起本。
梁清标《棠村词/·题张卣臣所藏画册》:“万顷澄江翻石。一叶渔舟,横吹中流笛。漠漠闲云汀草碧。高岩飞练悬千尺。惊起眠鸥涛欲立。囗写沧洲,道是龙眠笔。梦到五湖三亩宅。晨钟唤醒金门客。”
论理基于伦理,悖论出自悖伦。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前辈作序,晚生题跋。无论棠村是曹雪芹的弟弟还是孔梅溪的弟弟,作弟弟的是不可能为兄长之书作序的。这就是汉家规矩,不知规矩就是不懂事。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需要坚决使用伦理反证法。
科学红学先打80后探佚学(包括80后探佚学的始作俑者——“义重冒[]”的曹家“雪芹”百二十回《红楼梦》之后四十回续书),将文本版图收缩至80内。再打红外索隐学,收缩文本版图至70内。在此基础上再进行版本学内战,收缩文本版图至16回内。这就是科学红学帖战的文本版图收缩战略,称费长房“方士缩地”战略。
能用章回结尾套语将作品文本划分为原著(“不知”书)与续书(“未知”书)的,可为红学探花。能用横山断部性脂批【直事欲显,假事将尽】将原著文本划分为前七十回直事隐与后十回直事显两大部分的,可为红学榜眼。能以内在续书首尾皆不分章或不分回的原版版本学特征将原著文本划分为原书(《石头记》前十六回,即【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与内在续书(《石头记》后六十三回,即【“《十二钗》”书】或称【今作】【今书】)两大书的,可为红学状元。
今传“甲戌”本是四大原版中的最后整理版,它以名副其实的“甲戌”本——靖藏本为底本,两者版本格式一致。甲戌本和靖藏本第一回比其他诸本多(12*18*2=432字石变玉文,但靖藏本无棠村序两页。这说明棠村序两页是制作己卯本时开始追加的,这种追加造成的后果是己卯本、庚辰本石变玉文两页432字被删去,此增彼删。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则将棠村序言纳入凡例,恢复了靖藏本石变玉文两页432字。)
【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后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靖藏眉批:)这正是作者[梅溪]用画家[顾恺之]烟云模糊处,(按:畸记【作者[梅溪]用画家[顾恺之]烟云模糊处】中的“用”字翻译正文“后因曹雪芹”中的“因”字。用“吴带曹衣”典,顾恺之画风属曹家样。《晋书·列传第六十二·文苑·顾恺之》:尤信小术,以为求之必得。桓玄尝以一柳叶绐之曰:此蝉所翳叶也,取以自蔽,人不见己。恺之喜,引叶自蔽,信其不见己也,甚以珍之。高士奇《蓬山密记》:上召近膝前,许久言及西洋人写像,得顾虎头神妙。因云:“有二贵嫔像,写得逼真,尔年老,久在供俸,看亦无妨。”先出一幅云:“此汉人也。”次出一幅云:“此满人也。”)
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弊(按:通“蔽”)了去,方是巨眼。】(按:曹雪芹无款非人公理。灰太狼是知名人士,曹雪芹是著“名”作家。曹雪芹墓石无论是真是伪,都因违背【死者亡后三年方可立碑】的规矩而无法证明曹家雪芹死于壬午年。《石头记》内,无论曹雪芹是真名还是笔名,都因违背【无款非人】的公理而不是人名。
传统曹学认为“曹雪芹”是真名,而反曹的另类曹学则认为“曹雪芹”是笔名,两者的思维处在同一平面上。须知,无论是真名还是笔名,都是需要以落款作为证据的。“曹雪芹”有落款吗?
正、反、非三相思维中,传统曹学与反曹学在正、反层面上集体肉搏,而科学科学所持无款非人公理,则是第三相思维——非思维,故对曹学和反曹学各打四十大板,并将反曹学即笔名曹学逐出红门,因为它们百无一用。)
【甲戌、甲辰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按:《金陵十二钗》是此“绝”标题,用典宋代俞紫芝《咏草》买断金钗十二愁,藏词一个字。第二首标题诗为《好了歌》。
此诗不是绝句。其“绝”乃用典顾恺之痴绝——引叶自蔽之绝。它从正文的角度证明:“曹雪芹”因无款非人而不是作者(既非实名也非笔名),它只是一片柳叶;引叶自蔽、有落款的梅溪,才是被藏代修辞的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2)
第一回
【甲戌(靖藏)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余不遇獭头和尚,何怅怅!】
(按:哭成此书即原著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作成此书。“解”为排解、【以顽石、草木为偶,实历尽风月波澜,尝遍情缘滋味,至无可如何,始结此木石因果,以泄胸中悒郁】。
【獭头和尚】指原稿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高士奇(1645-1703)。《长短经》:“鹿头侧长,志气雄强。兔头蔑颉,意志下劣。獭头横阔,心意豁达。”荀子《成相篇》:“人主无贤,如瞽无相何怅怅。”
【书未成】特指第二十二回下半回即【此后‘破失’】文字(用典宋代黄庭坚《次韵君庸寓慈云寺待韶惠钱不至》“问安儿女音书少,破失壶觞梦寐同”,指贾政悲谶语)未完成。此半回文字丁亥夏由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补作于靖藏本,丁亥春(1707年)起抄的最后整理版“甲戌”本予以过录。以靖藏本为底本的蒙府本保存了这半回文字。
原著作书人“梅溪”张廷瓒 (1655–1702)壬午年十月去世,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在此年除夕合家团圆夜曾哭芹。从原版落款分布情况看,壬午年到乙酉年间隔三年无题记,此为守制之期(父母为长子守制也是守制);壬午九月之后畸笏叟就再无题记,而“甲戌”本【泪笔】眉批提及【壬午除夕】这个团圆时间,那就说明作书人死于壬午九月之后壬午除夕之前。康熙时期,只有张廷瓒满足这个条件。
原著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字卣臣,号随斋,是清代名臣、文学家、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老宰相)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的长子,与纳兰容若(1655年1月19日-1685年7月1日)同龄且齐才。靖藏本中曹寅(1658-1712)诗后有其【卣臣,己卯年录】字样题记。我们百度“‘干涉政事’+康熙”,可一步到位得知原稿批书人松斋(空空道人)-脂砚斋(情僧)是高士奇(1645-1703)。原著作书人、原稿批书人、版本校书人皆为康熙南直书房大内国手级超级精英,《石头记》为弘扬封建主旋律的国家巨制,它天生就是按名著的规格打造的。)
【甲戌(靖藏紧接)眉批:今而后,惟愿造化主(v.)再出一芹,一“脂”(v.)是书何本——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甲午八日泪笔】       
(按:【余二人】指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自己和已经过世的原著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
【再出一芹】意为再出一最后整理版即期望中的此本“甲戌”本,“一芹”为指物谦语。【一脂】之“脂”为动词,意为附加脂批,且是朱批,包括眉批、侧批和双行夹批。诸版本中,有且只有“甲戌”本的眉侧夹是清一色的朱批,故所谓【一芹】乃是特指“甲戌”本。
【造化主(v.)】典出《三命通会卷十二络绎赋》:“参造化之无机,测五行之妙理,判人命之得失,决一世之荣枯。”“亦有源浊而流清,岂无松散而裔苦。(如水,生于土令,其源本法,运行西北,主化金,金化水,其流不亦清乎?若此者,先生凶,后主吉……)。”【主(v.)】在这里是个动词,为命理学术语。版本校书人希望汇靖藏本、己卯本、庚辰本三大预备版本之源浊,形成正式版本“甲戌”本之流清。康熙时期有且仅有三脂一靖四大原版,预备版本与正式版本之间是浊源与清流的关系。
【甲午八日】是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别号,乃是以其长子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45-1702)的生期或曰投胎入世时间顺治甲午年正月初八日为意境的时间性署名落款,有见此书成如见作书人重生之意。此题记自身的落款时间仍是上文中的【壬午除夕】。从甲戌【泪笔】眉批我们既可知作书人卒年,也可知作书人生年。
今传“甲戌”本是四大原版中的最后整理版,它以名副其实的“甲戌”本——靖藏本为底本,两者版本格式一致。“甲戌”本和靖藏本第一回比其他诸本多(12*18)*2=432字石变玉文,但靖藏本无棠村序两页。这说明棠村序两页是制作己卯本时开始追加的,这种追加造成的后果是己卯本、庚辰本石变玉文两页432字被删去,此增彼删。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则将棠村序言纳入凡例,恢复了靖藏本石变玉文两页432字。棠村序言恰好占有靖藏本版式的两整页,共(12*18)*2=432字。)
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按:砚通“研”。批评中仍用“《石头记》”指称作品。“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是正文,但却是版本校书人畸笏叟插入的正文。
逻辑上,“甲戌”在干支年中是第11位,这里的意思是第十一年,上承所谓“披阅十载”(意为截至第十载)。正文中的纪年不同于脂批和畸记,正文中的“甲戌”既非康熙甲戌年1694年也非乾隆甲戌年1754年。
《石头记》成书于康熙丁丑1697年仲春,脂砚斋在原稿上开始作批就是1698年。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七月,高士奇第二次在籍赋闲。康熙皇帝赐御制诗一首:“廿年载笔近螭头,心慕江湖难再留;忽忆当时论左国,依稀又是十三秋。”靖藏本、己卯本、庚辰本之戊寅(1698)、己卯(1699)、庚辰(1700)是连续的三年,以脂砚斋(情僧)为名分别定评第一回至第三十回、第三十一回至四十回、第四十一回至七十九回三个递进的部分,批书人“脂砚斋”高士奇是在浙江余姚老家完成批书任务的。
脂砚斋(情僧)以松斋(空空道人)为名一阅,在【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中的第十三回题记两条。一阅三评,是为【凡四阅、评】。无论是阅还是评都是在原稿上进行的,脂砚斋(高士奇,1645-1703)不涉及版本的制作或组织制作。组织版本制作的是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3)
第一回
那僧乃指着他大笑,口内念了四句言词道:
    惯养娇生笑你痴,【甲戌侧批:为天下父母痴心一哭。】(按:用典欧阳修《玉楼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不关风月关雪花)
    菱花空对雪澌澌。【甲戌侧批:生不遇时。(按:下文中)遇又非偶。(按:第四回中)】
    好防佳节元霄后,【甲戌侧批: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按:前为霍启,后为竹篱木壁。两者同化用成语“祸起”“萧墙”,故曰【前后一样】。“样”相当于现在所谓模板,同一个模子出来的,就叫一样。霄通“宵”,柳咏《雨霖铃》“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便是烟消火灭时。【甲戌侧批(甲辰夹批):伏后文。】
4)
第一回
【甲戌(甲辰)夹批:这是第一首[中秋]诗。后文“香奁”(高吟一联)“闺情”(口号一绝)皆不落空:余谓雪芹[者]撰此[于]书中,亦为传诗之意。】(按:此批是夹批,夹批批的是上文而非下文,此批批的是“口占五言一律”,而非诗的具体内容,故不可挪于诗后。
第一首[中秋]诗即伏笔[中秋]诗,第二首[中秋]诗即应笔[中秋]诗。从口占一律到口号一绝,这就是“传”:传就是以伏传应,由低潮到高潮。诗传中秋诗:以“口占一律”,用“高吟一联”过渡,传“口号一绝”。类比第五回“情传幻境情,梦演红楼梦”。雪芹[者]传诗有三种类型:传他人诗歌入自己诗歌,传他人诗歌入自己小说,用自己诗歌传自己诗歌。脂批这里说的是第三种情况,关键词是“亦”。
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将夹批挪于诗后,且在【后文】【“香奁”】之间加“多少”二字,显然是把一个段落过渡照应问题当成“偌大”的回部问题来处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5)
第二回
【甲戌侧批:“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按:指读者诸公)堕泪,故不敢用“西”字。】(按:设问修辞格,与【宁府如此大家,阿凤如此身份,岂有使贴身丫头与家里男人(按:指宁府奴才)答话交事之理呢?此作者怱略之处(按:繁中简之处)】同。先生指读者诸公,与第三回【这一句都是写贾赦,妙在全是指东击西打草惊蛇之笔。若看其写一人即作此一人看,先生便呆了】同。用典《三命通会/卷七论小儿》“又一说,一时分方向:如木命,向东方者受生气,向西方者受克生;贵贱寿夭,以是别之”)
第五回
茶未吃了,只见一个穿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的丫鬟【甲戌侧批:金乎?玉乎?】(按:是鸳鸯呢,还是琥珀?“金”指鸳鸯[姓金。第四十六回“青缎掐牙背心”,鸳鸯的穿着由鸳鸯这种鸟的“穿着”化来],“玉”指琥珀)走来笑说道:“太太说,请林姑娘到那边坐罢。”【蒙府侧批:唤去见,方是舅母,方是大家风范。】老嬷嬷听了,于是又引黛玉出来,到了东廊三间小正房内。正房炕上横设一张炕桌,桌上磊着书籍、茶具【甲戌侧批:伤心笔,堕泪笔。】(按:“西”字敏感论。用典明代万民英《三命通会/卷七论小儿》“又一说,一时分方向:如木命,向东方者受生气,向西方者受克生;贵贱寿夭,以是别之”。由此批可知:侧批一般是向下作批,夹批一般是向上作批。也就是说,侧批批侧批几何位置以下的文本,夹批批夹批几何位置以上的文本,此之谓侧批下向定理和夹批上向定理。两大定理的证明:
我们把侧批和夹批广义化,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对一回文字而言,标题就是它的侧批(“题曰”“诗云”的可算是副标题),尾联(“正是”)就是它的夹批;对一部作品而言,序言就是它的侧批,题跋就是它的夹批。故侧批总是“立地”的,夹批总是“顶天”的。当然,回部级的侧批和夹批是正文的自我批评而非批评,这是与狭义侧批和狭义夹批不一样的地方。)——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
第十三回
正说着,只见秦业、秦钟并尤氏的几个眷属【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甲辰夹批):伏后文。】尤氏姊妹也都来了。贾珍便命贾琼、贾琛、贾璘、贾蔷四个人去陪客,一面吩咐去请钦天监阴阳司来择日,推准停灵七七四十九日,三日后开丧送讣闻。这四十九日,单请一百单八众禅僧在大厅上拜大悲忏,超度前亡后化诸魂,以免亡者之罪;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甲戌侧批(靖藏眉批):删,却是未删之笔。】(按:略写。详写的越礼而丧的文字被删去。这一节处在“甲戌”本的第五页正面开头部分)【靖藏眉批:何必定用“西”字?读之令人酸鼻!(按:“天香楼”,靖藏本作“西帆楼”。)】(按:用典明代万民英《三命通会/卷七论小儿》“又一说,一时分方向:如木命,向东方者受生气,向西方者受克生;贵贱寿夭,以是别之” 。西帆楼改为天香楼,是因为二者同出一典:宋代贺铸《楼下柳•天香》“满马京□,装怀春思,翩然笑度江南。白鹭芳洲,青蟾雕舰,胜游三月初三。舞裙溅水,浴兰佩、绿染纤纤。归路要同步障,迎风会卷珠帘。离觞未容半酣。恨乌樯、已张轻帆。秋鬓重来淮上,几换新蟾。楼下会看细柳,正摇落清霜拂画檐。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梅隐王 诗词”和“楼天香 诗词”都是倒序检索法所用关键词,此记)。后文“樯木”段落亦因此诗衍生而来)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芳园中,灵前另有五十众高僧、五十众高道,对坛按七作好事。(按:[好事终]指的是第十三回“对坛按七作好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6)
第二回
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按:“甲辰”本多“为人端方正直”几个字。“端方正直”一语为“甲辰”本原创。“甲辰”本抄手梦觉主人敦诚因误将“祖、父最疼”读为“祖父最疼”,觉得韵律不和谐而添进了“为人端方正直”几个字。此可参阅杜甫“却看妻、子愁何在”)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额外赐了这政老爹一个主事之衔,【甲戌侧批:嫡真实事(按:主事),非妄拥也。】令其入部习学,如今现已升了员外郎了。【甲戌侧批:总是称功颂德。】
7)
第五回
[收尾•飞鸟各投林](按:方干《旅次钱塘》“此地似乡国,堪为朝夕吟。云藏吴相庙,树引越山禽。潮落海人散,钟迟秋寺深。我来无旧识,谁见寂寥心”。起头曲中“寂寥”亦出此典)【甲戌夹批:收尾愈觉悲惨可畏。】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二句先总宁荣,与树倒猢狲散作反照。】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将通部女子一总。】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甲戌夹批(戚序、蒙府夹批:又照看“葫芦庙”。)与“树倒猢狲散”反照。】(按:《太平广记》419卷《柳毅》洞庭龙君:“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
8)
第十三回
凤姐听了,恍惚问道:“有何心事?你只管托我就是了。”秦氏道:“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庚辰侧批:称得起。】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你如何连两句俗语也不晓得?常言‘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甲戌侧批(庚辰眉批):“倘或”二字酷肖妇女口气。】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甲戌眉批:“树倒猢狲散”之语,全犹在耳,曲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恸杀!】【庚辰眉批:“树倒猢狲散”之语,全犹在耳,屈指“卅五年”矣。哀哉伤哉,宁不痛杀!】(按:P270。《资治通鉴》第一卷“周纪一”首句“起著雍摄提格,尽玄黓困敦,凡三十五年”意思是:本卷记录的内容是从戊寅年开始,到壬子年结束的,共三十五年历史。《石头记》中的“三十五年”藏词修辞指《资治通鉴》。脂批指称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和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都用的是藏词修辞格,一个叫【《庄子》《离骚》之亚】一个叫【“三十五年”】,分别用典金圣叹“六才子书”排名和《资治通鉴》开场白。
施瑮有“廿年树倒西堂(曹寅的斋室)闭”的诗句,注云:“曹楝亭公(寅)时拈佛语,对坐客云:‘树倒猢狲散’。今忆斯言,车轮腹转。”曹寅的“树倒猢狲散”之所以是佛语,是因为它因徐渭《雌木兰》“花开蝶满枝,树倒猢狲散”而藏词修辞指“花开蝶满枝”。原诗为:楝子花开满院香,幽魂夜夜楝亭旁。廿年树倒西堂闭,不待西州泪万行。也就是说,藏词修辞格具有佛语纶音的艺术效果。
《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假如那王孙公子倚傍着祖宗势耀……只图快乐,落得受用。却不知乐极悲生,也终有马死黄金尽的时节。”【“树倒猢狲散”之语】指“马死黄金尽”)
岂不虚称了一世诗书旧族了!”凤姐听了此话,心胸大快,十分敬畏,忙问道:“这话虑的极是,但有何法可以永保无虞?”【甲戌侧批(庚辰):非阿凤,不明;盖古今名利场中“患失之”同意也。】(按:《论语•阳货》: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阳货,季氏家臣,名虎。尝囚季桓子而专国政。季氏是鲁国的权臣,阳货是季氏家的权臣,是当时炙手可热的人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9)
第十六回
【甲戌:借[元妃]省亲事写南巡(按:“当年太祖皇帝访舜巡”。“南巡”在这里是典雅语体词,用舜帝南巡至苍梧典故),出脱[凤姐、赵妪]心中多少忆、惜感今!】(按:借[元妃]省亲事让凤姐回忆当年太祖皇帝访舜巡。指赵嬷嬷“‘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等。凤姐之忆,赵妪之惜。
凤姐•忆/赵妪•惜=赵妪•忆/赵妪•惜×凤姐•忆/赵妪•忆
《康熙三十六年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祭舜帝文》
康熙三十六年,遣翰林院侍读学士张廷瓒致祭,告平漠北:
自古帝王,受天景命,制治绥猷,必禁暴除残,以乂安黎庶。缅怀往烈,道实同符。朕钦承帝祉,临御九围。兹以狡寇跳梁,亲征漠北,荡涤寇氛,廓清边徼,永靖兵革,以与普天率土,乐育太和。敬遣专官,代将牲帛,昭告古先哲后,虔修禋祀,式彰安攘之模,用展景行之志。
仰企明灵,俯垂鉴飨!)
赵嬷嬷道:“阿弥陀佛!原来如此。这样说,咱们家也要预备接咱们大小姐【庚辰侧批:文“忠公之嬷”。】了?” (按:⊙式鉴定法。【庚辰侧批:文“忠公之嬷”】一批中的“文”字因上文【甲戌眉批:赵嬷一问是文章家进一步门庭法则】而来。《石头记》全部文本中,有且只有此处有“文章家”字样。脂批是文学批评,文学批评是哲学,故总能战胜史学,且能以挑逗、勾引的方式,轻挑牙签战胜史学。当前脂批所批当前正文是“[‘咱们’]大小姐”几个字,而“[‘咱们’]大小姐”又与上文“周贵人”“吴贵妃”相对,故应读为【文“忠公之嬷”】。“文”为谓语动词,“忠”为非谓语动词,“忠公之嬷”用典《后汉书•左雄传》“时顺帝新立,大臣懈怠,朝多闕政,雄数言事,其辞深切。尚书僕射虞詡以雄有忠公节,上疏荐之”,翻译成现代汉语类似于“公仆”“公务员”之类;公仆、公务员赵嬷痛饮惠泉,两个儿子,一曰赵天梁一曰赵天栋,皆“栋梁之材”。李嬷并不姓李,赵嬷并不姓赵。其子随父姓而不随母姓,并无证据证明栋梁之父是倒插门的女婿。)贾琏道:“这何用说呢!不然,这会子忙的是什么?”【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一段闲谈中补明多少文章。真是费长房“壶”中天地也。】(按:明•陈继儒《小窗幽记卷二•集情》“费长房,缩不尽相思地;女娲氏,补不完离恨天。”)凤姐笑道:“若果如此,我可也见个大世面了。可恨我小几岁年纪,若早生二三十年,如今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了。【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忽接入此句,不知何意,似属无谓。】说起当年太祖皇帝访(按:诸本中,只有戚序本校改为“倣”(仿)字,这是戚序本为盗版的标志)舜巡(按:访巡,察访巡查。皇帝察访巡查,口头就叫“访‘舜’巡”。第四十三回脂批中【刚“丙”庙】[第三次修建后的金刚庙]的造词方式与此类似。有清一代,太祖未南巡,南巡非太祖,“太祖南巡”对于清代而言是个悖论。这种悖论就像“西洋酒令”一样。
《康熙三十六年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祭舜帝文》
康熙三十六年,遣翰林院侍读学士张廷瓒致祭,告平漠北:
自古帝王,受天景命,制治绥猷,必禁暴除残,以乂安黎庶。缅怀往烈,道实同符。朕钦承帝祉,临御九围。兹以狡寇跳梁,亲征漠北,荡涤寇氛,廓清边徼,永靖兵革,以与普天率土,乐育太和。敬遣专官,代将牲帛,昭告古先哲后,虔修禋祀,式彰安攘之模,用展景行之志。
仰企明灵,俯垂鉴飨!)的故事,比一部书还热闹,【庚辰侧批:既知“舜”巡而又说热闹,此妇人女子口头也。】(按:【“舜”巡】是借代修辞格。皇帝察访巡查,关防甚严,不可能热闹,让妇人女子看到,所以她们只是过嘴瘾,耳闻而不目睹)我偏没造化赶上。”【庚辰侧批:不用忙,往后看。】赵嬷嬷道:“嗳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按:唐•韩愈《潮州刺史谢上表》:“当此之际,所谓千载一时不可逢之嘉会。”)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按:此处是接龙驾)一次,【庚辰侧批:又要瞒人。】把银子都花的淌海水似的!说起来……”凤姐忙接道:【甲戌侧批:又截得好。】【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忙”字妙!上文“说起来”必未完,粗心看去则说疑团,殊不知正传神处。】“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候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点出阿凤所有外国奇玩等物。】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赵嬷嬷道:“那是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儿呢,说‘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庚辰侧批(甲辰夹批):应前“葫芦案”前文。】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嗳哟哟,【庚辰侧批:口气如闻。】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按:接凤驾,四人次),【庚辰侧批:点正题正文。】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按:
语言的最小单位是词汇词而非短语词,也非貌似词汇词的短语词。短语词只有基于辩证逻辑或曰辩证论理进行概念乘法因素分析,分解为词汇词后,才能够被理解。这种“理”“解”过程,称为“拆词”。双音短语词拆词后形成的是两个“义节”,如“现在”这个双音短语词拆出来的就是“现•在”——“现”“在”都是不可再分的词汇词。
男女授受不亲。赵嬷嬷耳闻接龙驾,目睹接凤驾。如今现在江南,“当时”在都中——接[凤]驾四[人]次是“当时”事。甄家有两个女儿在宫中为妃(第五十六回中),甄妃每妃有两次省亲机会,4人次÷2人=2次,故贾妃在第十八回用一“倘”字期待二次省亲,2次-1次=1次,而第五十五回开头文字则是应笔。)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庚辰侧批:极力一写,非夸也,可想而知。】(按:化用明•冯梦龙《警世通言》第32卷:“然尊大人所心怒兄者,不过为迷花恋柳,挥金如土。”)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按:化用明•凌蒙初《初刻拍案惊奇》卷十七:“那日观看的人,何止挨山塞海。”)——‘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按:【忆、惜感今】)【庚辰侧批:真有是事?经过,见过?】凤姐道:“常听见我们太爷们也这样说,岂有不信的。【庚辰侧批:对证。】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甲戌(庚辰)侧批:是不忘本之言。】(按:化用元•萧德祥《杀狗劝夫》:,“既然哥哥有酒,我们借花献佛,与哥哥上寿咱。”)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甲戌侧批(己卯、庚辰、戚序、蒙府夹批):最要紧语。人苦不自知,能作是语者吾未尝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10)
第七回
【甲戌眉批:余素所藏仇十洲幽窗听莺暗春图,其心思笔墨已是无双,今见此阿凤一传,则觉画工太板。】(按:仇英《西厢图记》。有宣德御览之宝(朱)仪周鉴赏(朱)鉴藏印。安岐(1683~?)清代书画鉴藏家。字仪周,号麓村、松泉老人。天津人,一说朝鲜人。约卒于乾隆九年至十一年间(1744~1746) 。《文端公年谱》康熙五十九年中记载:“麓村安氏精鉴赏,凡槜李项氏、河南卞氏、真定梁氏所蓄古迹,均倾赀收藏。图书名绘,甲于三辅。”此批当是棠村(“真定梁氏”)批语。
棠村逝后,作书人继创“《十二钗》”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其中的第二十六回就化用了棠村所提及的仇英《西厢图记》的意境,上下半回过渡段落则与第十三回【不写之写】相关,故第二十六回成为脂批、畸记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第二十八回畸记【《西》堂】(“每日家情思睡昏昏”的潇湘馆)第三十一回脂批【若“兰在射圃”】(若第二十六回贾兰骑射的第四十九回湘云胡服)便因此而来。棠村用绘画术语批评小说文本也深深影响了批书人的用语,棠村序言中的批评用语和“不写之写”的说法也频频被批书人所沿袭。)
第二十八回
【庚辰眉批:“大海”饮酒,“《西》”堂产“九台灵芝”日也——批书至此,宁不悲乎!壬午重阳日】(按:第二十六回中薛蟠执壶、宝玉把盏给冯紫英斟的酒是两大海。【“《西》”堂】藏代修辞指“每日家情思睡昏昏”的潇湘馆,【“九台灵芝”】是指冯紫英。灵芝纹或称紫英,古以灵芝为瑞草,汉武帝因为甘泉宫内长出九茎连体的灵芝写过《芝房》之歌以自美。第二十八回【“《西》”堂产“九台灵芝”】和第三十一回【“兰在射圃”】所指都在第二十六回中。第二十六回中【“卫若兰”射《圃》文字】(所指在第二十八回中。冯紫英蟋蟀文字)与【“《西》”堂产“九台灵芝”】(所指在第二十六回中)都说的是冯•紫英。其中,前者是顾名拆姓,后者是顾名拆名。
【“《西》”堂产“九台灵芝”】类同“临潼盛产石榴裙”,属幽默表达。【“《西》”堂产“九台灵芝”日】即著名的芒种节四月二十六日(或二十七日)前一日四月二十五日(或二十六日),亦即遮天大王(大王李大亮或五王范承业)圣诞前一日。五王范承业曾做过刑部大司寇,故靖藏本第二十九回供奉五位遮天大王的清虚观,畸记称作【狱神庙】。也就是说,第二十六回潇湘馆就是畸记所谓【“《西》”堂】,第二十九回清虚观就是畸记所谓【狱神庙】。【“《西》”堂】不在曹家店,【狱神庙】不在80后;前者涉及汉唐名色乃朝代年纪问题,后者涉及台湾民俗乃地舆邦国问题。
秦观云:“草之有芝,犹鸟之有凤、兽之有麟。从古相传,以为瑞物。”因此,《石头记》在“冯•紫英”“王•熙•凤”“金•麒麟”这三个玩意上,“集中优势兵力”,泼墨式地进行了修辞,如同美的国在伊拉克投掷集束炸弹。这些繁文缛节的修辞,其汉学文化基础,就是因为它们都是该类中的精华。越是复杂的问题,其答案越简单。如集中指向第二十九回的芝、凤、麟繁缛修辞问题,其答案就是平常的民俗。相反,越是简单的问题,其答案越复杂。如正文中十例反切修辞格,批书人甚至对它们压根就没加批,而反切却是《石头记》最有哲学价值的修辞格和逻辑格,是读者须花最大气力予以研究的东西,不能以“谐音”或“飞白”敷衍了事。
欧阳修《郑驾部射圃》:“梦早西堂射圃连,兰苕初日露华鲜。”《祭石曼卿文》:“呜呼曼卿!吾不见子久矣,犹能仿佛子之平生。其轩昂磊落,突兀峥嵘而埋藏于地下者,意其不化为朽壤,而为金玉之精。不然,生长松之千尺,产灵芝而九茎。”第二十六回正文意境性化用了欧阳修的文章)
【甲戌侧批:谁曾经过?叹叹!“《西》”堂故事。】(按:“甲戌”本中,庚辰本上大段眉批被压缩,形成甲戌侧批。这说明【“《西》”堂】是关键词,它只与“大海”有关,故CTRL+F检索全部作品,定位于第二十六回“大海”,即可获知【“《西》”堂】藏代修辞指第二十六回“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西厢记》中句)的潇湘馆。该批(畸批而非狭义脂批)谈的是第二十六回大海与第二十八回大海的伏应关系,论的是文章章法,而非论的是所谓红外一阶原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6:28 | 显示全部楼层
11)
第五十二回
宝玉在旁,一时又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急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宝玉见他着急,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庚辰夹批:按:“[自鸣钟已敲了]四下”,乃“寅正初刻”寅。[“胡乱睡下”——宝玉]此样法,避讳(按:即怕晴雯着急。《书•舜典》“夙夜惟寅,直哉惟清”)也。】(按:P1226。当前脂批所批当前正文是“宝玉见他着急,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一截。避讳三段论:宝玉避讳晴雯,晴雯避讳外间值宿的老嬷嬷;宝玉避讳外间值宿的老嬷嬷。第七十一回脂批【直(通“值”)事欲显,假事将尽】已经说的很清楚,告密的直接或间接地是外间值宿的老妈妈子。 第五十二回脂批所谓【避讳】,说的就是这么回事。外间值宿的老妈妈子是管理者。只有管理者才喜欢打小报告,袭人、晴雯同事之间怎么可能会戳屁股呢?康熙三十三年(1694)甲戌年,康熙皇帝作《戏题自鸣钟》诗:“昼夜循环胜刻漏,绸缪宛转报时全。阴阳不改衷肠性,万里遥来二百年”。第三十四回:二爷素日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後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如此左思右想,一时五内沸然,炙起黛玉——由不得馀意绵缠,便命掌灯,也想不起嫌疑避讳等事,便向案上研墨蘸笔。第六十五回:说话之间,尤二姐已命人预备下酒馔,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原无避讳。
“寅正初刻”寅(四点)是与“寅初初刻”寅(三点)相区别的,也就是说寅时有两点,三点和四点,三点称“寅初初刻”寅,四点称“寅正初刻”寅)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说道:“真真一样了。”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象,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按:小牙刷乃节节草,此“牙”指象牙制件,如第四十回象牙镶金的筷子、第六十三回象牙花名签子等。明•李时珍称“此草有节,面糙涩。治木骨者,用之磋擦则光净,犹云木之贼也。”节节草的功用与240目砂纸相当。
第二十一回中“宝玉也不理,忙忙的要过青盐擦了牙嗽了口”字样证明:贾府中人清洁口腔用的是食盐。宋代文莹《玉壶清话》:“猪牙皂角及生姜,西国升麻蜀地黄。木律旱莲槐角子,细辛荷叶要相当。青盐等分同烧煅,研末将来使最良。揩齿牢牙髭鬓黑,谁知世上有仙方。”南宋吴自牧《梦梁录》“狮子巷口徐家纸札铺、凌家刷牙铺......金子巷口陈花脚面食店、傅官人刷牙铺”中的“刷牙”指的就是刷牙揩齿用原材料。元代忽思慧《饮膳正要》:“凡平旦盐刷牙,平日无齿疾。”)
(按:嘉庆(三年)抄本千山试魁藏补、预备续书蒙府本抄手或组织抄写者谢墉原抄的《红楼梦诗词选》取材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的靖藏本,第五十二回有一副回末联:“正是:
有隙怀疑终错误,无心生事自安宁”,为诸本所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2

帖子

246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465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14: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庚辰本“碳-14”(庚辰本抄书人讷尔库)一步到位证伪雍乾时期成书谬论
第五十一回
宝玉道:“披上我的袄儿再去,仔细(按:梦稿本自此留下大片空白)冷着。”麝月听说,回手便把宝玉披着起夜的一件貂鼠下颏子披上,(按:梦稿本自此留下大片空白)冷着。”麝月听说,回手便把宝玉披着起夜的一件貂鼠下颏子披上,(按:P1192。庚辰本旁添“鼠下”,划去“襟暖袄”,象景“披”风nere•ku落款“讷尔库”。此乃康熙时期原添原改。《爱新觉罗宗谱》云:“讷尔特宜于康熙三十三年封奉国将军,五十六年五月十六日卒。子讷尔库因罪将本身黜宗室。”讷尔库就是红学研究者“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庚辰本的抄手。
“甲辰”本、列藏本、蒙府本、梦稿本乾隆中期曹家店四大盗版沿袭原版作“貂颏满襟暖袄”,意为貂皮作大领子的袄子。庚辰本抄手将“满”字误写为“子”字,而又未改“子”字,就口语化为“貂[鼠下]颏子”,语义与原文基本等值。“貂[鼠下]颏子”并非貂鼠下巴皮毛,袄子也不是披风、斗篷。陶洙不解“讷尔库”是抄手落款,误认为是旁改,故将其作为正文抄录于北师大本即庚辰本的副本。此是北师大本后于庚辰本的标志。张俊、曹立波、杨健《北师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概述》中对“讷尔库”备注【满语的意思是斗蓬】乃是望文生义想当然,它是三人对版本学一窍不通的标志。张俊、曹立波、杨健三人行之所以说【满语的意思是斗蓬】,是因为他们为后眼悖论的“乾隆二十一年”所迷糊,认定作品成书于乾隆年间,而“讷尔库”这个人却是康熙年间人,故“讷尔库”结合前后语境,就由人变成斗蓬了。文本中使用无意义的满语音译词是不得体的,且无任何文献证据证明满语的nere•ku(音,意为披风)曾经翻译或可以翻译为“讷尔库”字样。
庚辰本中经常出现旁改是康熙时期原改,但却并不是按照底本己卯本而校改的情况。庚辰本第四十五回“我我”窜行脱文,“我可”抄成了“我是”,旁添“礼的呢赖大家的笑道”,虽为原添不过是强求通顺而已。但缺“也不知道放赏,吃完了一走儿,可别笑话”。这种自求通顺的校改有落款的内在需求,第五十一回讷尔库实名相景落款就是这样形成的。落款显示改文出自抄手本人的主观意识而非遵照底本,也就是说,此时底本已经不在手上,抄完全部后又统一查看文本时发现有脱文就即兴旁改了。
大连图书馆《新刻清书全集》不分卷 ,满汉合璧,五册,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听松楼刻本。白口,四周双边,书名页镌满汉文“新刻清书全集”,“听松树楼藏本”,钤“听松楼”朱文方印和花草图案朱文圆印。其特殊在于第二、三、四、五册为两节版,中间以三条细栏线隔开。一部书两种版式,比较稀见。若在《新刻清书全集》中找不到“讷尔库”汉字字样,甚至在乾隆敕修《钦定清汉对音字式》中也找不到,则“讷尔库”不是落款的概率就极小,宜按“非,同小可”小概率反证法处理)下去向盆内洗手,先倒了一钟温水,拿了大漱盂,宝玉漱了一口;然后才向茶格上取了茶碗,先用温水涮了一涮,向暖壶中倒了半碗茶,递与宝玉吃了;自己也漱了一漱,吃了半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