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77|回复: 0

《红楼十三谜》文人之小妹情结

[复制链接]

343

主题

1787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7987
发表于 2016-1-9 0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人之小妹情结


      在古代民间传说中,才气最高的无疑是苏小妹。曾流传有诗称道:

文章华国是三苏,小妹聪明胜丈夫;

借问古人谁得似,不羡班家有大家。

      此诗末一句,盖言班昭,即汉儒班彪之女,班固,班超之妹,能作女诫,续汉史,才名重于当世,适曹氏,人皆称为曹大家;苏氏父子三人,又加小妹,可与三班大家齐名考也!

      班固(32年—92年),字孟坚,东汉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其父班彪、伯父班嗣,皆为当时著名学者。

       建武三十年(54年),班彪过世,班固从京城迁回老家居住,开始在班彪《史记后传》的基础上撰写《汉书》,前后历时二十余年,于建初中基本修成。《汉书》是继《史记》之后古代又一部重要史书,称“前四史”之一。

      汉和帝永元元年(89年),大将军窦宪率军北伐匈奴,班固随军出征,任中护军,行中郎将、参议军机大事,大败北单于后撰下著名的《封燕然山铭》,该铭文典重华美,为历代所传诵,并成为常用的典故。其辞曰:

铄王师兮征荒裔,

剿凶虐兮截海外,

夐其邈兮亘地界,

封神丘兮建隆嵑,

熙帝载兮振万世。

      后窦宪因擅权被杀,班固受株连,死于狱中,时年六十一岁。

      班固是“汉赋四大家”之一,所作《两都赋》开创了京都赋的范例,萧统《文选》列其为第一篇。同时,班固还是经学理论家,他编辑撰成的《白虎通义》,集当时经学大成,使谶纬神学理论化、法典化。

      与班固同时代的傅毅也是有名的文史学家,两者均为扶风郡人,经历也极为相似,与班固不相上下。王充在《论衡》中记载了当时人们的评价:“是以兰台之史,班固、贾逵、杨终、傅毅之徒,名香文美。”三国时期,曹丕在《典论》中也说:“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耳。”

      遇到这样影子般的对手,班固心中颇有不平,他在给弟弟班超的信中讥讽傅毅“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由此引出了“文人相轻,自古而然”的千古话题。

      文人相轻不可取,但班固曾作诗为一女子立传,却也展现了其眼界心胸开阔的一面。

      汉文帝十三年(公元前167)五月,齐太仓令淳于公(名意)有罪当刑,诏狱逮徙系长安。太仓公无男,有女五人。太仓公将行会逮,骂其女曰:“生子不生男,有缓急非有益也!”其少女缇萦自伤泣,乃随其父至长安,上书曰:“妾父为吏,齐中皆称其廉平,今坐法当刑。妾伤夫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属,虽复欲改过自新,其道无由也。妾愿没入为官婢,赎父刑罪,使得自新。”

      书奏天子,天子怜悲其意,乃下诏曰:“盖闻有虞氏之时,画衣冠异章服以为僇,而民不犯。何则?至治也。今法有肉刑三,而奸不止,其咎安在?非乃朕德薄而教不明欤?吾甚自愧。故夫驯道不纯而愚民陷焉。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今人有过,教未施而刑加焉?或欲改行为善而道毋由也。朕甚怜之。夫刑至断支体,刻肌肤,终身不息,何其楚痛而不德也,岂称为民父母之意哉!其除肉刑。”

      淳于缇萦的故事见于《史记•孝文本纪》和刘向的《列女传》,上述即为《史记》所载内容;班固以史学家的笔法作五言诗记之如下:

《咏史》

三王德弥薄,惟后用肉刑。

太苍令有罪,就递长安城。

自恨身无子,困急独茕茕。

小女痛父言,死者不可生。

上书诣阙下,思古歌《鸡鸣》。

忧心摧折裂,《晨风》扬激声。

圣汉孝文帝,恻然感至情。

百男何愦愦,不如一缇萦。

      这首五言诗《咏史》,虽“质木无文”,却是现存最早完整的文人五言诗,也是诗歌史上第一首真正意义上的咏史诗,由此开启“咏史”这一诗题。

     “百男何愦愦,不如一缇萦”,对比之下,班固充分肯定了孝女淳于缇萦的所作所为,这在男权社会背景下,尤为难能可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可看作是文人对小女子立传之肇始。

      事实上,在同时代的班固家族之中,先后就出现了两位名垂青史的女子。

      先是班婕妤(前48——前 6年),楼烦(今山西省宁武)人,左曹越骑校尉班况的女儿、汉成帝的妃子,善诗赋、有美德、立为婕妤。班婕妤在后宫中的贤德有口皆碑,班婕妤的文学造诣高,尤熟史事,常引经据典,开导汉成帝,班婕妤还擅长音律,赵飞燕入宫之前,汉成帝对她最为宠幸。相传其为班固、班超和班昭的姑母。

      后来是“曹大家”,即班昭,“大家”,是汉代关中地区对年长女子的尊称。《后汉书》第八十四卷《曹世叔妻传》中说:“(班昭)博学高才。------帝数召入宫,令皇后诸贵人师事焉,号曰大家。”

      班昭(约49——约120),名姬,字惠班,班固死时,所《汉书》的“八表”及《天文志》遗稿未能完成,班昭奉命与马续共同续撰。《汉书》初出,读者多不通晓,班昭又教马融等诵读。汉和帝时,班昭常出入宫廷,担任皇后和妃嫔们的教师;著有《东征赋》、《女诫七篇》等文;班昭在汉和帝元年时(公元89年),已经41岁了,其学识渊博受宫里人的尊敬,因为她的丈夫曹世叔的缘故,从夫姓,被称为“曹大家”。

      不仅如此,班固之弟,班超(32-102),字仲升,也为东汉名将。

      班超为人有大志,不修细节,但内心孝敬恭谨,审察事理。他口齿辩给、博览群书,早年班固因继续完成其父班彪所著《史记后传》,被人告发私改国史,下狱治罪,班超上书力辨,班固才得释放。

      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班超传》记:“超家贫,尝为官佣书以供养。久劳苦。尝辍业投笔叹曰:‘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傅介子、张骞立功西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研间乎?’后立功西域,封定远侯。”后代多以“投笔从戎”指文人从军,其行为影响由此可见。

      班超在西域活动近三十年,曾遣甘英出使大秦(罗马帝国)至条支西海(今波斯湾)而还。永平十四年回洛阳,不久病死,葬于洛阳邙山之上。

      要梳理才女小妹之肇始,则不能不讲谢道韫。

      晋代多风流名士,狂狷有之、潇洒有之、不羁有之,物同其理,在晋代亦有不少女名士,谢道韫就是其中的一员。

      谢道韫出生名门望族,为名士谢安之侄女、安西将军谢奕之女、大书法家王羲之的二儿媳、王羲之之子王凝之之妻;谢道韫才学过人,聪慧且勇敢果断,品味高雅,《晋书》本传记她“风韵高迈”、“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

      一次谢安问:“毛诗何句最佳?”谢道温答:“吉甫作诵,穆如清风。”吉甫是周朝的贤臣尹吉甫,“吉甫作诵”是指尹吉甫写的“丞民之诗”,这诗赞美周宣王的卿士仲山甫,帮助周宣王成就中兴之治;此诗辞清句丽,传诵不衰。谢安也不无同感,由此认为谢道韫颇有深致。

     《晋书•王凝之妻谢氏传》则云:“王凝之妻谢道韫,聪明有才辩,尝内集,雪骤下,叔谢安曰:‘何所拟也?’安兄子朗曰:‘撒盐空中差可拟。’道韫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安大悦,众承许之。”由此,后世多以“咏絮才”来称颂能诗善文的女子。

      谢道韫的咏雪佳作有句而无篇,令人有意犹未尽的遗憾;谢道韫后来有诗《泰山吟》,虽不及她的咏雪句著名,亦差可见其文才气度,现录之如下:

《泰山吟》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

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

非工非复匠,云构发自然。

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

逝将宅斯宇,可以尽天年。

      王羲之三儿子王献之传其衣钵,得其真谛,后世称“二王”。晋代名士多清谈,王献之常邀文苑中顶尖的人物来家里相聚,席间多有论战。

      一次,王献之与友人谈论诗文,一时窘于应对,处于下风,特此经过的谢道韫知其窘迫,欲为解围,就差丫鬟悄悄递出书有“欲为小郎解围”字样的纸条。

      魏晋时代,男女授受不亲的礼防渐受重视,大家闺秀偶尔参与清谈,常张设青绫幕幢以自蔽,使对谈的客人,只闻其声而不见其面。

      谢道韫便在青帘后,接着所谈论的话题,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很快便使得在座客人理屈词穷而甘拜下风。

      谢道韫嫁到王家数十年,克尽妇道,王凝之在谢安的保荐下,曾出任过江州刺史、左将军,一直作到主管一郡军政大权的会稽内史。

      在王凝之在担任会稽内史时,贼兵孙恩造反,率众攻城,书呆子气十足却又迷信道教的王凝之不加设防,每天闭门默祷,以求道祖庇佑一郡生灵。谢道韫在劝谏无效的情况下,亲自招募数百家丁加以训练,组成一支突击队伍。

      孙恩大军长驱直入,王凝之仓皇出逃,在城门附近被对方截杀。《晋书•列女传》载:“(道韫)及遭孙恩之难,举措自若,既闻夫及诸子已为贼所害,方命婢肩舆抽刃出门,乱兵稍至,手杀数人,乃被虏。其外孙刘涛时年数岁,贼又欲害之,道韫曰:‘事在王门,何关他族!必其如此,宁先见杀。’恩虽毒虐,为之改容,乃不害涛。”

      孙恩早听过谢道韫的才名,及见她义正辞严,毫无畏惧之意,不免大为心折,改容相待,不但没有杀她的小外孙,并且命属下为善加保护,送她安返故居。从此谢道韫寡居会稽。

      孙恩之乱既平,新到太守刘柳素曾拜访谢道韫。事后刘柳素常对人说:“内史夫人风致高远,词理无滞,诚挚感人,一席谈论,受惠无穷。”

      能够与谢道韫相提并论的在当时有同郡的张彤云,张彤云是张玄的妹妹,论家世自然不及谢家,论才情却差堪比拟,张彤云后嫁到顾家。朱、张、顾、陆是江南的四大世家,张玄也常自夸自己的妹妹比得上谢道韫。有个叫济尼的人,常出入王、顾两家,有人曾问济尼,谢道韫与张彤云谁更好些,济尼道:“王夫人神清散朗,故有林下之风;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有闺房之秀。”二人各有所长,大家都以其所评公允。

      如谢道韫这般才情出众的女子,被后世才子佳人追诉敬仰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宋代蒲寿宬就有《咏史八首•谢道韫》,其诗赞曰:

当时咏雪句,谁能出其右;

雅人有深致,锦心而绣口;

此事难效颦,画虎恐类狗。

      而真正使小妹这个概念深入人心的,却是民间无中生有而来的苏小妹!

      话说宋代苏洵、苏轼、苏辙父子因文学成就为后世所景仰,而说起这个文学世家,人们却经常会提到一个女子——苏小妹;传说中的苏小妹,一直以来就是聪慧女子的象征,其在民间的知名度甚至于要高过一代文豪苏东坡。

     “苏小妹”这个名字最早见于南宋无名氏的《东坡问答录》(又名《东坡居士佛印禅师语录问答》),“东坡之妹,少游之妻也。”明末清初作家冯梦龙的《醒世恒言》里,有“苏小妹三难新郎”的故事;清代文人李玉则在其文《眉山秀》里,浓墨重彩地描写了苏小妹的才华横溢、文思敏捷。

      史料记载,苏轼有姐三人,并没有妹妹,由此可知苏小妹完全是杜撰出来的人物。

      历史上虽无苏小妹,却实实在在有个秦观秦少游。秦少游是宋代著名词人、婉约词派的代表人物、苏门四学士之一,确与苏门有所来往,但既然女主角缺位,所谓“东坡之妹,少游之妻”也就只能是纯属虚构的故事了。

      相传,东坡与小妹常戏谚玩笑,苏小妹额头凸出,眼窝凹下,就被苏轼抓出来调侃道:

未出堂前三五步,额头先到画堂前;

几回拭泪深难到,留得汪汪两道泉。

苏小妹当即反唇相讥东坡的络腮胡须道:

一丛哀草出唇间,须发连鬓耳杳然;

口角几回无觅处,忽闻毛里有声传。

      女孩子天生怕人说她长相的弱点,小妹愤愤不平,岂肯罢休,经仔细观察,发现东坡额头扁平,两只眼睛距离远,脸还显长,就再作诗形容道:

天平地阔路三千,遥望双眉云汉间;

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未到耳腮边。

小妹如此戏谑,直听得苏轼大笑不已。

      东坡多跟朋友往来,苏小妹亦步亦趋跟着凑热闹,对这个伶牙俐齿的妹妹,东坡也乐得随她,况且,小妹有时还不定帮东坡的忙呢!

      一次,苏东坡跟和尚出外游玩,有和尚在江中游泳,光头在水面载沉载浮,苏小妹看得兴致盎然,谩声道:“清江水中洗和尚,浪滚葫芦。”边上一位主持僧也是个爱开玩笑的,当即对道:“碧纱帐内坐佳人,烟笼芍药。”苏小妹岂甘示弱,再出联道:“僧眠锦被,万花丛中一葫芦。”主持也对道:“女对青铜,半亩塘中两菡萏。”苏小妹正为之语拙,抬头见江心有和尚在撑船,话题一转道:“和尚撑船,篙打江心罗汉。”这联难处在于,“江心罗汉”从“影子”落笔,虚实结合,主持推敲半天,艰难对道:“佳人汲水,绳牵井底观音。”苏小妹不甘心,再次发难道:“五百罗汉渡江,岸畔江心千佛手。”有了上对的经验,主持僧迅速对道:“一个佳人望月,人间天上两蝉娟。”

      虽然几番下来,这主持表面上不落下风,暗地里却也惊出一身的冷汗:有妹如此,那东坡岂不是更高一筹?

      东坡在瓜州任职,常与隔江的金山寺住持佛印谈禅论道,十分投缘。一日,东坡写诗道: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写罢,特遣一书童送佛印鉴赏,佛印却直接拿笔批注道:“放屁!”即叫书童带回。

      回文收到,东坡打开一看,又羞又怒,即刻乘船过江找佛印理论。船至岸边,佛印早已在江边恭候。东坡怒气不息,责难佛印为何羞辱自己?佛印缓道:“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啊!”东坡恍然有悟,惭愧不已。

      后东坡和佛印在林中打坐,佛印对东坡道:“观君坐姿,酷似佛祖。”东坡心实欢喜,看佛印褐色袈裟透迄在地,却有意打趣道:“上人坐姿,活像一堆牛粪!”佛印微笑而已。

      分别回家,东坡想这次让佛印吃了闷亏,得意非凡,就把这事告诉苏小妹。小妹一听之下,掩口笑道:“哥哥你又输了。佛家经云:‘心有所想,目有所见。’佛印心中有佛,所以看你像佛。而你看他像牛粪,是因为你心中只有牛粪呀!”东坡为之愕然。

      佛印与东坡交好,曾登门拜访东坡,却巧遇小妹守在庭院门口,小妹素知佛印善为文作对,信口出联道:“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涉及到佛道尊严,佛印也是不含糊的,马上回联道:“女卑为婢,女又可称奴。”小妹无奈,只得放佛印经过。

      佛印德行学问大好,却经不起美食诱惑,偶尔也破戒弄鱼吃,却是唯恐别人知晓。一次,煮好的鱼刚上桌,东坡来访,佛印情急,忙把鱼扣在磬中,却去迎东坡进来,并安排看茶,东坡喝茶时,却闻到阵阵鱼香,又见桌上反扣的磬,不由暗自好笑,却一本正经道:“今日遇一难题,友人出对云:‘向阳门第春常在’。一时对不出,特向长老请教。”

      佛印心有所属,不假思索道:“这是老对,下联对:‘积善人家庆有馀’不就行了?”

      东坡哈哈笑道:“长老明示磬(庆)有鱼(余),岂能只安排上茶了事?”

      苏轼曾邀佛印江上乘船游玩,苏轼见上游岸上有只狗在啃骨头,就笑指岸上那只啃骨头的狗,然后又指佛印。佛印看苏轼的表情就知苏轼又骂人了。佛印却将手中写有苏轼诗句的扇子丢入江中,任其顺流漂去。二人心照不宣,相对大笑。原来,作为动作谜,苏轼所指为:“狗啃河上(和尚)骨。”佛印却还以:“水流苏轼诗(尸)。”双方才思相当,互以哑谜嘲谑,幽默诙谐风趣盎然。

      说到动作谜,东坡可谓个中好手,贬黄州期间,东坡办“讲学堂”,一时求学弟子云集,引起朝廷关注,就派来个钦差视察,钦差好事,有意要东坡难堪,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塔道:“宝塔尖尖,七层四面八方;”却让现场的学子出来对答,事出突然,钦差又位高权重,被点到的学子个个摇手推辞。

      钦差越发趾高气昂起来,当面质问东坡:“怎么所教学子连个对子也对不上来?”东坡何等聪明之人,忙应道:“学子都答上来了,是大人没看明白!”钦差为之愕然,东坡又从容解释道:“学子摇手推辞,是为谦让,其所对下联却是明明白白放着的:玉手摇摇,五指三长两短!”挑不出毛病的钦差无奈拂袖而去!

      同时代的王安石,与东坡政见相左,两人言语间也自相互抵牾,相传,一次东坡与王安石同行,遇一房子根基已动,一面墙向东倾斜。王安石乘机出句戏东坡道:“此墙东坡斜矣!”

      东坡即对下联反讥王安石道:“是置安石过也!”

      传说中苏小妹、苏东坡和黄山谷曾在一起讨论诗句。苏小妹出题道:“轻风细柳,淡月梅花。两句中间各加一个字,作为诗的‘腰’,成为五言联句。”

      东坡略加思索,即道:“轻风摇细柳,淡月映梅花。”

      黄山谷接着道:“轻风舞细柳,淡月隐梅花。”

      苏小妹却道是:“轻风扶细柳,淡月失梅花。”

      东坡、黄山谷听了,连连自叹弗如!

      一次,东坡有上联道:“水仙子持碧玉簪,风前吹出声声慢”以为必能难倒小妹,却不料,小妹见月下丫环端来茶水,触景生对道:“虞美人穿红绣鞋,月下引来步步娇”,这样的佳对令东坡赞叹不已。

      苏氏家宴,席间以吟诗为乐,这里面自然少不了精灵古怪的小妹,父亲苏洵命题,定以“冷、香”二字,每人写两句诗,要求是要切合时景。

      苏洵在花池边,先吟道:“水自石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

      苏轼拂一拂石凳,作骑马要走势,笑吟两句道:“拂石坐来衣带冷,踏花归去马蹄香!”

      苏辙摘了瓣腊梅,轻弹一下道:“冷字句佚不可知,梅花弹遍指头香”。

      然小妹也去摘花,苏辙便笑她模仿自己,小妹却有诗云:“叫月杜鹃喉舌冷,宿花蝴蝶梦魂香”,吟罢摊开手掌,却是一只死了的蝴蝶在手,家人为之叹绝。

      苏小妹渐渐长大,才高、聪明、却不拘小节,顽皮甚至耍赖的性格却一点也没改变,“女大不中留”,小妹的婚姻问题自然成为关注的焦点,关于其与秦观秦少游喜结良缘的传说更是妙趣横生、广为流传。

      传说,苏家有意把苏小妹嫁给秦观为妻,中间传话人是黄庭坚,秦观虽当即应允,但传言苏小妹突额凹睛,秦少游从来没见过苏小妹,着实放心不下,但又不好向别人打听,一天得知小妹要入庙进香,秦少游就扮成“化缘道人”,在庙门前等着,小妹的轿子到了,秦少游就凑上前去求告:“小姐有福有寿,愿发慈悲!”苏小妹在轿子里立即回言拒绝:“道人何德何能,敢求布施?”

      秦少游终于抓住了机会,岂肯错过,连声道:“愿小姐身如药树,百病不生!”苏小妹本就好斗,不甘示弱,越发坚定道:“随道人口吐莲花,分文无舍。”小妹话虽这样讲,一边却起了疑惑,忍不住掀轿帘要看个究竟。

      秦少游终借此得偿所愿,惊鸿一瞥见到了苏小妹,苏小妹是个伶俐的,豁然觉得这人就是秦少游,香也不进,示意丫环转轿回走,秦少游还追着说:“小娘子一天欢喜,为何撒手宝山?”苏小妹愤愤答道:“疯道人恁地贪痴,那得随身金穴”。

      回府后,苏小妹是气不打一处来,决意要找机会难一难秦少游、报一箭之仇。可宋代理学盛行,未成婚的男女根本是见不上面的,女子出嫁的那天头上都还要顶一块红布不让看,所以苏小妹也只有把这机会放在新婚之夜了。

      话说新婚之夜,小妹却命丫鬟将秦少游锁在洞房门外,称要通过考试方可进入洞房,那秦观自持才高,况新婚大喜,正志得意满之时,哪里将区区考试放在心上,当即允准,却不知苏家上下都替他捏把冷汗。

      很快第一道诗谜上来:

铜铁投烘冶,缕蚁上粉墙;

阴阳无二义,天地我中央。

      这四句合起来就指“化缘道人”,可见小妹对前事还耿耿于怀,意有所指,对秦观也是善意提醒。

      秦少游略一思考便想通此节,不禁哑然失笑,提笔回诗一首道:

化工何意把春催,缘到名园花自开;

道是东风原有主,人人不敢上花台。

      此诗中每句句首字合起来也是“化缘道人”,且承认前事确是自己不对,全诗也隐含了道歉的意思,苏小妹看了自然芳心窃喜,一喜丈夫才思敏捷,二喜终有人认错道歉。

      第一关过去,又一首诗谜传出:

强爷胜祖有施为,凿壁偷光夜读书;

丝缕缝线常忆母,老翁终日倚门闾。

——打四位历史人物

       秦少游也是学富五车的人物,这样的问题自然难他不倒,答案很快就有了:分别是孙权、孔明、子思、太公望。

秦少游再次过关,闺房的窗户慢慢打开道缝,小妹纤纤素手,再递出一张纸来,上面写道:

      “闭门推出窗前月,月明星稀,今夜断然不雨。”

      苏轼在旁看了,暗暗发笑摇头,却伸出一指,指“雨”字,有了东坡的指点,秦少游心领神会,很快答出:

“投石击破水底天,天高气爽,明朝一定成霜。”

      值此,秦少游凭才华顺利过关,最终得到了小妹的认可。

      有传,东坡曾邀少游登高饮酒赏秋菊。其间东坡问少游可有意中人?是哪家闺秀?少游即赋词作答道:“园中花,化为灰,夕阳一点已西坠。相思泪,心已碎,空听马蹄归。秋日灿红萤火飞。”东坡听了恍然大悟,原来少游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妹妹苏小妹。于是,引线穿针做红娘,成全了这桩美事。

       还有传说,当时秦观等一干青年才俊去苏家求婚,苏洵让每个求婚者写一篇文章,交女儿批阅,小妹在少游的文章上批道:“不与三苏同时,当是横行一世。”由此苏洵将苏小妹许给了秦少游,可见,小妹一直以来对秦观是青眼有加的。

      关于小妹难秦少游的题目,民间还有众多的版本,属于对联的居多,如:

      小妹出“东厢房,西厢房,旧房新人入洞房,终生伴郎。”

      秦观对“南求学,北求学,小学大试授太学,方娶新娘。”

      小妹出:“小妹虽小,小手小脚小嘴,小巧但不小气,你要小心。”

      秦观对:“少游年少,少家少室少妻,少见且又少有,愿娶少女。”

      小妹出:“闭门推出窗前月”

      秦观对:“投石冲开水底天”

      小妹出:“酒过三巡,交杯换杯干杯,杯杯尽在不言中。”

      秦观对:“菜过五味,形美色美鲜美,美美都在心中留。”

      不同版本有不同的试题,但却有着类似的故事情节,譬如:前面的试题秦观势如破竹,最后一题却抓耳挠腮不得其解,这时或者东坡提点,或者小妹提点,最终才子顺利过关,两人结成美满姻缘。

      少游和小妹婚后,吟诗赋词,属对猜谜,欢洽自不必说,甚至丫环受薰陶,也多能猜谜。一天备餐,少游要添一样小菜,却出题道是:“一刀剖开舟两叶,内有黄金白玉。”

      丫环讲:“晓得!”很快就拿一碟切开的咸蛋上来。

      小妹有心再试一下,便也要加个东西,其题却是:“双手打破坛一个,中藏玛瑙珍珠。”

      小丫环笑着转身出去,一会儿就托着一盘张嘴的石榴回来交差了!

      小妹少游于十五之夜,猜谜以为戏,小妹随口吟道:

欲问千年往事,三皇五帝凄然;

秋菊枯草覆满园,何必谦让再三。

——每句打一古人名。

      少游略加思忖便给出答案:盘古楚怀王黄盖陆逊。

      少游又道:“这《西江月》只半阕,续完方为满月。”即吟道:

醉眼黄粱正好,赤枫夕照峰峦;

喜与小妹聚缠绵,人面桃花相伴。

——每句答一花名。

      苏小妹却也张口即来:睡香映山红合欢对红。

      东坡小妹少游凑一起,故事自然是少不了的,一天,三人一起闲聊,不远处传锯木声,少游首先出诗谜道:

      我有一间房,半间租给转轮王;

      有时射出一线光,天下邪恶不敢挡。

      苏小妹接着道:

      我有一只船,一手摇橹一手牵;

      去时拉纤往,回时摇橹还。

      东坡笑道:“你们一个有房,一个有船,为兄寒酸,只有一张琴。这便是:

      我有一张琴,琴弦腹中藏;

      对着树木弹,专引锯木声。

      三人所出谜面不同,却指向同一谜底“墨斗”,文人雅事,莫过于此!

      东坡和少游出城游玩,经过三块石头垒起的“磊桥”时,东坡用脚踢下石桥,出对曰:

      踢破磊桥三块石

      却回头看少游;少游想了又想,终无言以对,回到家里犹自闷闷不乐;小妹一问之下,知是为了这句对联。小妹就在一张纸上写了个“出”字,再用剪刀剪成两段;少游登时大悟,道出下联:

      剪断出字两重山

      小妹锦心绣口,文思敏捷,才如秦观也时时力有不逮,一次小妹出谜题曰:

两日齐相投,四山环一周;

两王住一国,一口吞四口。

      少游挖空心思,到底没猜出来,不得已相求于东坡,却正赶上东坡进餐,听罢谜题,东坡已知晓原委,却命厨子赶做一道“西湖醋鱼”来,鱼到,苏轼将醋鱼的头和尾夹出,留下中段,笑指盘中道:“就是这个了!”到此少游才醒悟,小妹所指谜底乃是个“田”字!

      虽然历史上并没有苏小妹这样一个真实人物,但她却比真实的人有名、也有才华的多,其实,小妹可视作是群众群体智慧的象征与体现;以上许多小妹高才的例子,其内容多为历代文人墨客附会而来,因其形式喜闻乐见,所以在民间流传甚广,从潜意识里,大家都希望真能有这么一位冰雪聪明的小妹出现活跃在文坛之上,这可谓是文人抹不去的情结之一——小妹情结!《红楼梦》这里出现的小妹,也正是文人小妹情结的体现与延续!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