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68|回复: 13

《红楼十三谜》后记

[复制链接]

426

主题

1920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6490
发表于 2016-1-6 21: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后记

      雪,时落时停。

      车马在梅二先生的指挥下,转入了一条山脚下的小道,走到一座小桥前,就通不过去了。

      小桥上积雪如新,看不到人的足迹,只有一行黄犬的脚印,像一连串梅花似的洒在栏杆旁。

      虬髯大汉扶着李寻欢走过小桥,就望见梅树丛中,有三五石屋,红花白屋,风物宛如图画。

      梅林中隐隐有人声传来,走到近前,他们就见到一个峨服高冠的老人,正在指挥着两个童子洗树上的冰雪。

      虬髭大汉悄声道:“这就是梅大先生。”

      梅二先生道:“除了这疯子,还会有谁用水来洗冰雪。”

      虬髭大汉也不禁失笑道:“他难道不知道洗过之后,雪还是要落在树上,水也立刻就会结成冰的。”

      梅二先生叹了囗气,苦笑道:“他可以分辨出任何一幅画的真伪,可以配出最厉害的毒药和解药,但这种最简单的道理,他却永远也弄不懂的。”

      他们说话的声音传入梅林,那高冠老人回头看到了他们,就好象看到了讨债鬼似的,立刻大惊失色,撩起了衣襟,就往里面跑,一面还大呼道:“快,快,快,快把厅里的字画全都收起来,莫要又被这败家子看到了,偷出去换黄汤喝。”

      梅二先生笑道:“老大你只管放心,今天我已找到了酒东,只不过特地带了两个朋友来……”

      他话未说完,梅大先生已用手蒙起眼睛,道:“我不要看你的朋友,你的朋友连一个好人也没有,只要看一眼,我至少就要倒三年的霉。”

      梅二先生也跳了起来,大叫道:“好,你看不起我,我难道就不能交上个象样的朋友么。好好好,李探花,他既然不识抬举,咱们就走吧!”

      虬髭大汉正在着急地问:“解药未得,怎么能走呢。”

      谁知梅大先生这次反而回头走了过来,招手道:“慢走慢走,你说的可是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小李探花么。”

      梅二先生冷冷道:“你难道还认得第三个李探花不成。”

      梅大先生盯着李寻欢,道:“就是这位。”

      李寻欢微笑道:“不敢,在下正是李寻欢。”

      梅大先生上上下下望了他几眼,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大笑道:“慕名二十年,不想今日终于见到你了,李兄呀,李兄,你可真是想煞小弟也!”

      他前倨后恭,忽然变得如此热情,李寻欢反而怔住了。

      梅大先生已一揖到地,道:“李郎休怪小弟方才失礼,只因我着兄弟实在太不成材,两年前带了个人回来,硬说是鉴定书画的法家,要我将藏画尽拿出来给他瞧瞧,谁知他们却用两卷白纸,换了我两幅曹不兴的精品跑了,害得我三个月睡不着觉。”

      李寻欢失笑道:“梅大先生也休要怪他,酒瘾发作时若无钱打酒,那滋味确不好受。”

      梅大先生笑道:“如此说来,李兄想必也是此道中人了。”

      李寻欢笑道:“天子呼来不上船,自道臣是酒中仙。”

      梅大先生笑道:“好好好,骑鹤,先莫洗梅花,快去将那两坛已藏了二十年的竹叶青取出,请李探花品尝品尝。”

      他含笑揖客,又道:“好花赠佳人,好酒待名士,在下这两坛酒窖藏二十年,为的就是要留着款待李兄这样的大名士。”

      梅二先生道:“这话倒不假,别的客人来,他莫说不肯以酒相待,简直连壶醋都没有,只不过,李兄此来,却并非来喝酒的。”

      梅大先生只瞧了李寻欢一眼,就笑道:“寒鸡之毒,只不过是小事一件而已,李兄只管开怀畅饮,这件事在下自有安排的。”

      草堂中自然精雅,窖藏二十年的竹叶青也极香冽。

      酒过三巡,梅大先生忽然道:“据说大内所藏的‘清明上河图’,亦为膺品,真迹却在尊府,此话不知是真是假。”

      李寻欢这才知道他殷勤待客,其意在此,笑道:“这话倒也不假。”

      梅大先生大喜道:“李兄若肯将之借来一观,在下感激不尽。”

      李寻欢道:“梅大先生既然有意,在下岂有不肯之理,只可惜,在下也是个败家子,十年前便已将家财荡尽,连这幅画也早已送人了。”

      梅大先生坐在那里,连动都不会动了,看来就象是被人用棍子在头上重重敲了一下,嘴里不住喃喃道:“可惜,可惜,可惜……”

      他一连说了十几声可惜,忽然站起来,走了进去,大声道:“骑鹤,快将剩下的酒再藏起来,李探花已喝够了。”

      梅二先生皱眉道:“没有‘清明上河图’,就没有酒喝了么。”

      梅大先生冷冷道:“我这酒本来就不是请人喝的。”

      李寻欢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他觉得这人虽然又孤僻,又小气,但率性天真,至少不是个伪君子。”

      虬髭大汉却已沉不住气,跳起来大喝道:“没有‘清明上河图’,连解药也没有了么。”

      这一声大喝,震得屋顶都几乎飞了起来。

      梅大先生却是面不改色,冷冷道:“连酒都没有了,哪有什么解药。”

      虬髭大汉勃然大怒,似乎就想扑过去。

      李寻欢却拦住了他,淡淡道:“梅大先生与我们素不相识,本来就不是定要将解药送给我们的,我已叨扰了人家的美酒,怎可再对主人无礼。”

      虬髭大汉嘎声道:“可是少爷你……你……”

      李寻欢挥了挥手,长揖笑道:“恨未逢君有画时,在下等就此别过。”

      谁知梅大先生反而又走了回来,道:“你不要解药了。”

      李寻欢道:“物各有主,在下从来不愿强求。”

      梅大先生道:“你可知道若没有解药,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