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问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5|回复: 2

谓予不信之《诗无达诂》系列之《欲穷千里目》?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1911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5303
发表于 2018-10-1 20: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欲穷千里目
     “欲穷千里目”句出唐代诗人王之涣《登鹳雀楼》。
      王之涣(688—742),盛唐时期著名塞诗人之一,字季凌,绛州(今山西新绛县)人。豪放不羁,常击剑悲歌,早年由并州迁居至绛州,曾任冀州衡水主簿。
传衡水县令李涤将三女儿许配他;后遭人诬谤,乃拂衣去官,“遂化游青山,灭裂黄绶。夹河数千里,籍其高风;在家十五年,食其旧德。雅谈圭爵,酷嗜闲放。”
     王之涣“慷慨有大略,倜傥有异才”,为人豪放不羁,常击剑悲歌;早年精于文章,其诗作多引为歌词。
     传王之涣尤善五言诗,其写西北风光的诗篇,大气磅礴、意境开阔;其作韵调优美、朗朗上口,故广为传颂。有言其诗用词朴实,然造境深远,令人裹身诗中,回味无穷。
     王之涣后复出担任文安县尉,在任内期间去世。靳能《王之涣墓志铭》称其诗“尝或歌从军,吟出塞,曒兮极关山明月之思,萧兮得易水寒风之声,传乎乐章,布在人口。”
    《登鹳雀楼》、《凉州词》为王之涣代表作,章太炎推《凉州词》为“绝句之最”(小子此前另有文解读,此处从略),作品现存仅有六首绝句,其中三首边塞诗,辑入《全唐诗》中。
约704年前后,王之涣游蒲州,作《登鹳雀楼》诗云: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宋沈括《梦溪笔谈》云:“河中府鹳雀楼两层,前瞻中条,下瞰大河,唐人留诗者甚多,唯李益、王之涣、畅当三篇,能状其景。”
     鹳雀楼,又名鹳鹊楼,位于山西省永济市(古称蒲坂、蒲州)蒲州古城西的黄河东岸。传始建于北周(557-580),初为刁楼。其时,北周都长安、治蒲州,而邻蒲州的平阳(临汾)以东则为北齐属地。为镇守河东之地蒲州不失,北周大冢宰宇文护在蒲州城西门外筑高楼以作军事瞭望。因临黄河,常有鹳鹊(颧,鹤一类水鸟)栖其上,所以得名;宋以后该楼曾被水淹没,至元初废毁。
     因着王之涣登楼赋诗的缘故,鹳雀楼声名远扬,与武昌黄鹤楼、洞庭湖畔岳阳楼、南昌滕王阁齐名,被誉为我国古代四大名楼。
     传统赏析云:
     首句写遥望一轮落日向着楼前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群山西沉,在视野的尽头冉冉而没。这是天空景、远方景、西望景。
     次句写目送流经楼前下方的黄河奔腾咆哮、滚滚南来,又在远处折而东向,流归大海。
     这两句诗合起来,把上下、远近、东西的景物,全都容纳进诗笔之下。称太阳为“白日”,是写实。落日衔山,云遮雾障,那本已减弱的太阳的光辉,此时显得更加暗淡,所以诗人直接观察到“白日”的奇景。“黄河”宛若一条金色的飘带,飞舞于层峦叠嶂之间,也是写实。
  白日依山而尽,是一个极短暂的过程;黄河向海而流,却是一种永恒的运动。这是一种动态的美,不是所谓“定格”,不是被珍藏的化石或标本。
     后两句写所想;是千古传诵的名句,既别翻新意,出人意表,又与前两句诗承接得十分自然、十分紧密。
    “欲穷千里目”,写诗人无止境探求的愿望;还想看得更远,看到目力所能达到的地方,唯一的办法就是要站得更高些、“更上一层楼”。这里有诗人向上进取的精神、高瞻 远瞩的胸襟,也道出了要站得高才看得远的哲理。
    “千里”“一层”,都是虚数,是诗人想象中纵横两方面的空间;在收尾“楼”字点题,说明这是一首登楼诗。
     中华书局曾出版《唐诗排行榜》一书,其中,根据武汉大学王兆鹏教授对唐诗影响力的研究,《登鹳雀楼》荣登排行榜第四位;坊间云:“《登鹳雀楼》全诗四句二十个字,无一字生僻,无一句难懂,在中国就连三岁孩子都能背诵。”
     说《登鹳雀楼》在海内外影响力超大,说“在中国就连三岁孩子都能背诵”,说“全诗四句二十个字,无一字生僻”,这些都接近实际情况;但,说其“无一句难懂”,小子绝不苟同,起码小子解析“白日依山尽”颇费周折是真的,而解析“黄河入海流”则用了双倍的力气不止。
     两句已过,堪称“思过半矣”,再接再厉是必须的,故“欲穷千里目”提上日程。
     为申明“鹳雀楼的朝向,王之涣的视角,王之涣登楼的时间”等,在“白日依山尽”一文中实有诸多“不当言论”,向者“方便说法”、尽情挥霍,今天难免啪啪打脸,“世事难预料”,此之谓也!
     打脸事小,求真事大,小子不得不厚颜努力一试。
    “欲”,六欲。《吕氏春秋·贵生》注:“生死耳目口鼻也。又,以欲竭其精。《黄帝内经》注:“乐色曰欲。”
    “穷”,《说文》穷,极也。《小尔雅·广诂》穷,竟也。又,竟 :乐曲尽为竟,谓愉悦。
    “千里”,《礼·王制》千里之外曰采,曰流。采,引申为彩色;后写作“彩”。
     目者,气之清明者也。《礼记·郊特牲》
     以上释义或有与“欲穷千里目”相洽,但毕竟“云山雾罩”不太容易看得明白。
     小子的意见,“‘千里’,《礼·王制》千里之外曰采,曰流。采,引申为彩色;后写作‘彩’。”这个是重点。
     缘何以上是重点呢?举其来历或可见其端倪。
    《孟子·梁惠王上》有载:
     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王笑而不言。
     曰:“为肥甘不足於口与?轻煖不足於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於目与?声音不足听於耳与?便嬖不足使令於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
     曰:“否。吾不为是也。”
     曰:“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
     其言“欲”云:“抑为采色不足视於目与?”
     其言“大欲”云:“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
     同是言“欲”,较于“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采色视於目”实在微不足道、小的不能再小;但,虽则“微不足道、小的不能再小”,却也还是“货真价实”的“欲”,这一点不容置疑。
    “穷,极也。穷,竟也。乐曲尽为竟,谓愉悦。”这内容跟“‘微不足道、小的不能再小’的‘欲’”相去几何呢?借现代话来讲:“小确幸”,是之谓也。
     故,“欲穷千里目”者,“采色视於目”之马甲而已!
    “目者,气之清明者也。《礼记·郊特牲》”,与“老眼昏花”相对,这里强调:是身体倍棒情况下的“小确幸”!
     换言之,这里摆明态度:虽年富力强,但对所谓的“大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不感兴趣,对“采色视於目”这个“小确幸”是真爱!
     把“欲穷千里目”逼到这个地步,小子这是豁出去了!
     最后,直译“欲穷千里目”云:(你有你的疯狂)“我有我的精彩。”
     1300年有矣,聊为之记!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8

主题

714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9579
发表于 2018-10-30 18: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解读,周汝昌对杨万里诗选亦如是言
哈哈,索隐家深文周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1

主题

1911

帖子

8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5303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体道本非真,入化亦坏身;漫有心思存,淡看一山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红楼问对 Inc.| ( 豫ICP备15002043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管理员邮箱:[email protect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